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三联生活周刊:成吉思汗陵墓的亘古之谜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9月27日09:02 东北新闻网

  成吉思汗陵墓的亘古之谜

  2000年8月,“山河探险协会”发起人徐海鹏曾带领探险队在“寻找成吉思汗”之旅中到达新疆。他告诉记者,阿尔泰地区青河县一个叫“三道海子”(在新疆语中,“三道海子”意为“三个湖”)的地方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我看到有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石堆建筑,其中最大的一个石堆,圆周有100多米、高25米,外面裸露的石头上还有许多壁画。外边的三个湖是人工形成的运河,像护城河一样围住中间的石堆。”徐海鹏回忆,西方研究亚欧草原文化的权威哈佛大学尼古拉·乔教授,尽管见过许多巨石大墓,当时看到如此规模的石堆后仍深感震惊。

  青河县三道海子与蒙古国交界,境内有成吉思汗西征大道遗址,境外蒙古国那边有成吉思汗大军驻扎的营帐遗址。此处森林繁茂,地势开阔,可屯兵百万,相传为蒙古大军西征驻地。徐海鹏说当地人告诉他,他们相信最大的石堆下就埋葬着一代帝王成吉思汗。

  “到目前为止,关于成吉思汗的陵墓所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虽然中、俄、蒙等国探险家或考古家都提出各种各样的观点,但在学术上至今未有定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白翠琴研究员告诉记者。

  按照习俗,元代帝王的墓葬都采用“密葬”形式,所以至今仍未发现一座元代皇家陵墓。一位蒙古专家预言:成吉思汗的陵墓里可能埋藏着大量奇珍异宝,里面的工艺品甚至比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马俑还要壮丽。更有考古专家称:成吉思汗的陵墓一旦被找到,那将比“特洛伊”考古和和图坦卡蒙陵墓的发现更激动人心。

  英国著名探险家蒂姆·谢韦仑(TimSeverin)当年曾骑马横跨蒙古大草原,后来写成著名的《寻找成吉思汗》一书,由台湾马可孛罗出版社出版。此次在出版社帮助下,他专门向记者回顾了当年与一支探险队“狭路相逢”的趣事。

  当时在蒙古境内的不儿罕山附近,谢韦仑和当地向导等一队人马行走在草原上,忽然在荒凉而死气沉沉的原野上看见一个小“城堡”:“其中有几个卡其色的大型军用帐篷,帐篷的柱子很高,帐顶上还有冒着烟的烟囱。”小城里还有一大堆黄、白相间的“超现代”的帐篷,“帐篷后面,十几辆簇新锃新的越野车整整齐齐排成一线。”谢韦仑说,他当时还真以为“是外星人刚刚降下来了呢!”

  蒂姆后来才知道,他见到的是日、蒙两国联合组成的三河探险队(ThreeRiversExpedition)的营地,这支设备精良、秩序井然的队伍是专门准备挖掘成吉思汗陵墓的探险队。

  “他们动用了一大堆仪器,有些像是地雷探测器,有些是挂在脖子上不知名的黑盒子。这些人聚精会神地盯着仪表上的指数看,要不就倾听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拨弄几个转钮或是开关。他们动用卫星摄影技术,照遍了不儿罕山的每个角落,空照图密得跟马赛克一样,然后用经纬仪跟距离测定仪进行田野调查。他们希望寄托遥感技术,彻底检查植物、土壤、岩石和磁场。”

  日本人如此地毯式搜寻的理论依据是,如果某地葬有成吉思汗,这里的地表数据也一定有异常。但也有人不以为然:几个世纪过去,河流可能改道,直接流过陵墓的位置,此外,河水也有可能在陵墓上方汇聚成湖。日本专家由此又利用各种先进技术,精确绘制了湖泊与河流地图,寻找不正常的排水孔道。

  蒂姆·谢韦仑称他遇到这支探险队时,他们刚刚完成第一季的工作。这支探险队得到日本一家大报的赞助,也得到蒙古政府给他们的三年调查时间。但无论是一流的设备还是一流的工作精神,都没能让这支兢兢业业的队伍遇到奇迹——他们除了在肯特山(不儿罕山)附近发掘了两三百座古墓外,一无所获。

  2000年8月,美国的探险家穆里·克拉维兹和他率领的由科学家、考古教授和翻译组成的考古探险特别小组,又信心十足地来到乌兰巴托,继续寻找成吉思汗的神秘陵墓。克拉维兹今年68岁,是一位律师,也是一位亿万富翁,他的私人财产估计有5000万至1亿美元。克拉维兹的计划起先遇到蒙古政府的抵制,他几乎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在蒙古生活了6年,想尽一切办法说服政府,也说服了学术界,成功吸引了两位著名当地历史学教授加入探险。

  2001年8月16日,克拉维兹的考古队在乌兰巴托东北三百多公里处的森林中发现了一个城墙环绕的墓地,里面包括几十座没有打开过的陵墓。古墓部分被森林覆盖,三面有围墙。探险队由此向外界宣布“找到了成吉思汗的陵墓”,但后来被证明是匈奴墓。克拉维兹誓不罢休,去年特意从美国运来能勘探到地下10米深处的先进仪器,发誓非要找到成吉思汗陵墓不可。

  当年蒙古国总统巴嘎班迪访华时,中央电视台记者水均益在采访中曾特地向他提起这个问题。巴嘎班迪的回答很巧妙:“根据成吉思汗传承下来的一个遗嘱,也就是他去世时所说的一段话,他说,让他的陵墓永远不让世人知道。因此,我们遵循成吉思汗的这一遗嘱。我认为,成吉思汗陵墓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这并不重要……让它永远成为一个谜底似的问题,使那些愿意猜谜底的人继续猜这个谜底吧。”

  “我相信他在等着我,而且是非常耐心地。他在那里等了800年了,看来他还要再多等几年。”不死心的富翁探险家克拉维兹说。(三联生活周刊)[编辑: 马哲]1

  寻找成吉思汗

  “勇士们,让我们,跨上马吧!”据说这是当年一代帝王成吉思汗率蒙古大军出征时的一句话,如今却撩拨着许多怀揣梦想的现代勇士们的心,激励他们开始“寻找成吉思汗”之旅,与这位伟人完成超越时空的一次交流缘起

  1995年的最后一天,《华盛顿邮报》公布了他们评选的“千年风云人物”的最终人选——《华盛顿邮报》将“千年风云人物”“授予”成吉思汗,理由是:“最完美地将人性的文明与野蛮集于一身。”

  徐海鹏说他从法新社上看到转载的这条新闻时,也正好是他参加“环球徒步”的第十个年头。1985年,25岁的徐海鹏偶然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上看到主办“环球徒步”的征集活动,在截止日最后一天报了名。徐海鹏说他在大学里学的是轮机工程,酷爱野外活动。“台湾3000米以上的山有近百个,大学四年,我爬了四十多座”,“在山上的日子比在学校里还多”。

  在500多名应征者中,徐海鹏成了幸运的四名远征队员之一。每天背着三四十公斤的背包走30~40公里,从1985年一直走到1987年,徐海鹏用一双脚走了15000多公里、走了22个国家。

  “我一直在想,我的下一站要去哪儿?是否仍要按照西方朋友的游戏规则去设计探险活动,追寻他们去攀登珠珠穆朗玛峰、乔格里峰,还是随他们横越南北极?”徐海鹏说他和他的伙伴们“很严肃地开了几次会”,“从自己的文化里找题目”的想法一下子让他豁然开朗。

  在不久后的“环球徒步”十周年庆祝酒会上,他第一次说出自己的下一个探险梦想:一是蒙古西征,一是郑和下西洋——“他们两位分别是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创始上,也是中西方文化交流功不可没者。”“寻找成吉思汗”的第一个主题很快确立,徐海鹏认为,“探险活动若没有动人的人文背景便缺乏一种力量”。

  1995年底,徐海鹏初步完成了“寻找成吉思汗远征队”的策划。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华盛顿邮报》的评选结果。

  1999年8月,徐海鹏从供职的媒体正式辞职,创办了“山河探险协会”,一心一意准备探访。由此,他成为职业探险家。“寻找成吉思汗”在人群中引起的热烈回应也多少让他有些意外:一个美国人在飞机上看到这个消息,托同机的华裔朋友代为打听;主办单位收到的报名表中,有16岁的高中女生,也有50多岁的女士;年龄最大的是72岁的老先生。(三联生活周刊)[编辑: 马哲]

  2

  在路上

  2000年4月27日,徐海鹏探险队从台北出发,开始“寻找成吉思汗”。当年蒙古大军也是从这个月开始了令整个西方不寒而栗的西征,“蒙古人当年打仗要考虑天气,我们出征也要考虑一下天时地利”。在电话采访中,感觉语速一直很快的徐海鹏是一直带着微笑在说话。

  这支队伍由4男2女组成,从324名报名者中挑选出来。出发前,他们集中训练了6个星期,徐海鹏阅读了手头上的五六十本关于成吉思汗的历史书,最后制定了一条“现代版”的行军路线。

  5月2日,在蒙古东部的“成吉思汗纪念碑”下誓师出发。体能上的挑战自不必说,“我们模仿当年蒙古大军的行进方式:人力+兽力”。从飞机,到牦牛、马、骆驼,再到最原始的双脚,徐海鹏和队友们尝遍各种古老、现代的交通方式。

  哈剌和林(现名为哈拉和林)对当年的蒙古大军而言是个特殊之城。据说依照每次出征以后的惯例,成吉思汗都会回到蒙古。他从西夏带回3万名工匠,其中一些人可能就参与修建了位于蒙古草原上贸易路线交会处的哈剌和林。后来成吉思汗的孙子窝阔台在此建了都城。“从窝阔台,到其儿子贵由汗,再到忽必烈,这里一度是影响整个欧亚的中心。但我们走过那里,只能看见白色围墙、象征着108个罗汉的108年白塔,历史上这么重要的一个城市,现在竟有些萧条和荒凉,想起来真难免生出一股沧桑感。”徐海鹏说。

  势不可当的蒙古大军当年如旋风一样,席卷中亚,破坏了几座当时尚属繁荣的大城市,撒马尔罕就是其中一个。撒马尔罕是花剌子模的国都,当时,花剌子模的版图一路向西延伸至里海,包括现今阿富汗和伊朗境内的部分地区。波斯史家志费尼笔下描述蒙军对当时名为“撒麻耳干”城市的进攻:“其数多于蚂蚁蝗虫,胜于沙漠之沙、天降之雨滴。”

  时光流转,如今再到这个城市,当年城墙被夷为平地的撒马尔罕,已经变成一个满是圆顶清真寺的现代化都市。

  距离撒马尔罕250公里的布哈拉是蒙史记载中的“不花剌”。1220年,成吉思汗本人骑马进入不花剌的清真寺,命人将装着《古兰经》的箱子清空,将里面装满喂蒙古马的饲料,然后放火烧了不花剌城,将城墙夷为平地。逃过大劫的宣礼塔如今矗立在城里,见证着几世纪的沧桑。

  “那里现在也很难寻找当年蒙古大军征战的痕迹。”徐海鹏说,“我们到那里时候,心里确实担心当地的老百姓会有情绪。”所以在出发前,他一再强调这个理念:“我们重走西征之路,并不想夸赞成吉思汗征战的丰功伟绩,也不是炫耀他曾经占领了多少土地,我们更看重的是由西征而在客观上带来的东西方交流。”

  在蒙古的几天,徐海鹏每天都会和成吉思汗“碰面”——在蒙古货币1000圆格里克上,就印着双眸如猫眼般的成吉思汗,“甚至一种酒的上面也有成吉思汗的头像”。相对于在蒙古和中国新疆感觉到的普通民众对成吉思汗的熟知和热衷,当年饱受成吉思汗战火之苦的中亚各国对成吉思汗稍显淡漠。“他们知道有成吉思汗这个人,但具体细节了解不多,也无所谓爱或恨,毕竟时间太久了。”

  远征队原来的行程计划是18个月,但因为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签证问题,整整向后推迟了几个月。“在成吉思汗时期,整个中亚地区几乎是畅通的,往来商队只需交点税而已。现在不但签证很难办,而且每办一个国家的签证都要很多钱。”“人类文明到底是进步还是倒退?”(三联生活周刊)[编辑: 马哲]

  3

  超越时空的交流

  2002年1月7日,远征队到达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最初出发的4男2女,在新疆退出一男队员;在哈萨克斯坦时又各自有一男、女队员退出。”最终是徐海鹏和另外两位男、女队员走完全程后,整整用了21个月,经历了两个寒暑。

  全程下来,徐海鹏最大的感慨不是现代人的艰难,“当年成吉思汗带着数万部队、赶着几百万头牲口,从靠近乌兰巴托的地方出发,一路西征,走过冰天雪地、走过戈壁、草原、高山,进入中亚沙漠地带,那种状态是现代人永远无法想象的。”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的迈克·爱德华两年前也探访过成吉思汗当年征战过的一些城市,他也记录下:“我沿着丝路从撒马尔罕来到布卡拉,这段路如今是柏油马路,行驶于上的是从中国载着鞋子、T恤以及从土耳其满载果汁汽水和零食的一辆辆卡车。”这也是让徐海鹏印象很深的一个场景,包括从新疆的霍尔果斯口岸到哈萨克斯坦,一路上看到不少大型货车,往来于中国和中亚各国之间。“历史确实有许多令人深思之处——当下发生的很糟糕透顶的事,过了一段时间看,它在客观上也起到一些积极作用。”徐海鹏说,“13世纪,全世界人民都不知道彼此是什么样子,成吉思汗从亚洲到欧洲,从东方到西方,客观上促进了许多交流,这也是历史的奇妙之处。”

  在乌兹别克,徐海鹏看到了已被废弃不用的成吉思汗时期的驿站。“他派人传送情报时24小时不间断,每到一个驿站,换人换马,再接着传到下一站。”成吉思汗处理信息的快捷让这些现代人看起来颇为感慨,也有人称这是INTERNET的前奏。美国《华盛顿邮报》有文章说:“在网络还未出现的700多年前,成吉思汗就打开了全球信息交流。可以说,成吉思汗所建立的通讯网络系统就是现在电子信息网络的雏形。”“以前我从教科书上学习到的成吉思汗,只是说是个‘伟人’,但没有具体的概念。”

  1219年,成吉思汗从冰天雪地的北疆而来,在此召来20万大军,驻扎塞里木湖边。近800年后,当徐海鹏再一次驻足在宽阔蔚蓝的塞里木湖边时,不由得开始想象这样一个画面:“20万军队,据说每个人有3~5匹战马,那时塞木湖边的帐篷可能一个挨着一个,还要吃、住、行军,再升起炊烟,是何等气势!”“我在那里静静地站着,想着成吉思汗曾带着千军万马从此经过,可能就路过这里,那一瞬间好像突然感觉跟伟人的距离拉近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成吉思汗扩展疆域示意图

  蒙古战士的优势来自各式各样的箭头。除了专为致人于死而设计的箭头,如最左边那支,还有划空而过时会发出鸣响,以吓唬敌人的箭头。右边数第二支和第三支箭头,都既会鸣响又能伤人攻无不克的蒙古各路军队于1224年会师额尔济斯河畔,然后班师东归。3年后蒙古大军消灭西夏的同时,成吉思汗也去世了

  马鞍:蒙古骑兵的战略源于这个民族在草原上狩猎的经验,蒙古军队大迂回战略的突出特点是:先将敌人包围,再给予歼灭,甚至不惜在初期以轻骑诱敌进入埋伏。

  铁蒺藜:铁铸,用抛石机将其发射或埋于路上,用以阻滞敌人前进。

  铜火铳:铸造于1315年,是中国现存铸造时间最早的铜火铳。蒙元军队从被征服民族那里汲取经验,改进自己的铠甲与武装。宋代的工匠将火器、投石机等先进武器教授给了蒙古人。在三次西征中,火铳等武器成为他们攻城掠地的利器,并通过伊斯兰世界传到了欧洲,深刻影响了欧洲社会进程。

  日本武士画家竹崎季长在自己所著的《蒙古袭来绘词》中描写自己在博多湾迎击于1274年11月登陆的蒙古军队的场景。图画中元军士兵所穿是轻便的布面甲,表面钉有甲泡,内衬铁甲,以防护日渐先进的爆炸型火器。元军的两次入侵不仅使日本武士将单骑独斗的战斗方式转换为步骑协同的编队作战,更使他们对没有能够论功行赏的镰仓幕府极为不满,为足利尊氏创立室町幕府统治打下了基础。

  为了攻克那些防守坚固的城市,善于学习的蒙古人从他们的契丹对手和招揽的汉族工匠那里得到了威力强大的武器,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改进后的抛石车:在一根巨大杠杆后端挂有一块巨大的铁块或石块,平时用铁钩钩住杠杆,放时只要把铁钩扯开,重物下坠,就能抛出石弹,相比起旧式的抛投型武器,它并不要求太多的人员来操纵,射程也更远。甚至在1346年,西征的蒙古军队包围黑海港口城市克法时,把患鼠疫死亡的死者尸体用投石机射入城,成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生物化学武器。(三联生活周刊)[编辑: 马哲]

  4


   发GA至8888445看最新雅典战报推荐】【 小字】【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热 点 专 题
甲午海战110周年
中国网球公开赛
电影金鸡奖百花奖揭晓
法兰西特技飞行队访华
新一轮汽车降价潮
北京周边郊区秋日游
金龙鱼广告风波
2005研究生报考指南
《我知道的中国监狱》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