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讨薪农妇熊德明回家养猪 请法律顾问助人维权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1月20日21:13 浙江在线

  曾因向总理说了一句大实话而一夜成名,之后又被迫进城打工的重庆云阳农妇熊德明,昨日,因不愿意过别人“施舍”的城市生活正式离职。昨日上午10时30分,刚刚办好离职手续的熊德明在曾经工作了近8个月的某公司总厂办公室里和相处融洽的小姐妹们相拥而泣。今天一早,重庆云阳农妇熊德明将回到老家云阳,经营她的养猪场,圆她的“养猪梦”。

  1 辞职

  行前收拾好宿舍

  昨日上午7点多,熊德明和丈夫早早就起了床,简单梳洗后,便开始了不同往常的忙碌。

  熊德明说,因为要离开这里,就更应该把宿舍收拾好,不给公司带来麻烦。因此,一大早,熊德明就把她和丈夫的床单、被罩等单位发的物品从床上收拾起来浆洗。熊德明说,公司的宿舍很紧张,许多员工都只能在外面租房子住,单位为了照顾她才给她一家人安排这样的一个宿舍。她离开后,宿舍很快会有新主人,她希望留给他们一套干净整洁的宿舍。

  公司为她开“绿灯”

  早上9点30分,当熊德明走进公司人力资源部领取离职审批表时,在场工作人员无不流露出惊讶、惋惜的神情。人力资源部的刘霞至今还记得熊德明第一次进公司时的情景,“也是很多记者包围着她,可她看起来特别亲切。我们都感到很荣幸,公司来了这样一个敢讲真话的人,但遗憾的是,她马上又要走了。”

  为了妥善安排熊德明离职一事,人力资源部专门派人一路跟随其办理相关手续。熊德明所在的总厂办公室主任曾韬,也安排工作人员帮助熊办理相关手续。从领到离职申请表到手续办理完毕,熊德明前后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上午10点30分,公司会计将熊德明的工资结算清楚后,亲自送到了熊德明的手中。至此,熊德明正式离开了工作近8个月的公司。

  依依不舍别同事

  拿到离职手续后,熊德明又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摸摸这个,擦擦那个,颇有些不舍。和熊德明在同一办公室的尤春梅和周航急忙拿出她们一起拍的照片,让熊大姐在照片的背后给自己签名。熊德明不仅签上自己的名字,还认真地在名字后面写下自己的详细联系办法。看到这里,尤春梅和周航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两人趴在熊德明的肩头,低声啜泣起来。此时的熊德明也一改往日的坚强,掉下了眼泪。整个办公室顿时静了下来,只剩下了3个女人的哭泣声。

  熊德明的情绪渐渐平稳了一些,用纸巾轻轻地帮两个妹妹般的同事擦眼泪,嘴里还故意开玩笑:“等熊姐养猪发了财,我就买辆车,然后开车来看你们。”熊姐的这句话总算是把两人逗笑了,笑时眼中含着泪。

  2 访谈

  只想做点实事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将求助人转给律师,律师给你提成吗?

  熊德明(以下简称熊):钱?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钱!我是个农民,只想做点实事,只要律师真能为农民办实事就行了。

  记:你不怕有人说你中间赚钱吗?

  熊:有人会说。原来也有个律师找我联系,我让人去找他,没想到他对案件问都没问就开口要1万,我就再也没和他联系了。

  希望有人投资

  记:你要办养猪场现在有多少钱?

  熊:不到4万元,只能办个200多头的小养猪场。

  记:养猪场本来计划多大?

  熊:原计划要上千头。钱不够,如果有人合伙就好了。

  记:考虑到猪的销路了吗?

  熊:没有专门联系,但销路应该不成问题。

  记:万一养猪场赚不了钱怎么办?

  熊:不会的,我要控制成本嘛,家里的地我还要种上青饲料,可以节约成本。现在还不用请人,自己一家人来做,也不用考虑开工资。

  还是农村自由

  记:为什么想办养猪场呢?

  熊:我年龄大了又没文化,等过几年我不再是名人的时候,还会有人请我吗?我回去养猪还能带领村里人一起致富,也能给儿子留点产业。

  记:儿子不想留在城市里吗?

  熊:娃儿每天上班10多个小时,还经常被罚款,累得直哭,就辞职了。

  记:这是你辞职的原因吗?

  熊:有这个原因。还是农村自由点。

  3 维权

  有了“法律维权顾问”在熊德明成名后的一年里,至少接待了1000多位前来求助讨薪的农民工朋友。

  “我现在有个法律维权顾问。”昨天下午,即将回老家养猪的熊德明向记者透露。重庆一律师已经和她达成口头协议,将为她办养猪场免费提供法律帮助,同时还将为向她求助的人提供相关法律服务。

  “找我寻求帮助的人很多,可我只是一个农民。”熊德明称,自己出名后,面对众多的求助者颇感无奈。她意识到,不懂法律很难给他人提供更多的帮助,熊德明说:“很早就有请律师的想法。”(记者 张宏锦 李增勇)

  4 纵深

  打工生活不快乐

  记者在与熊德明的交谈中得知了她离开公司的真实原因———打工生活并不快乐,回家养猪心情好。

  今年3月17日与丈夫和儿子来到重庆某公司打工。其间她在该公司任稽核,属于管理层,工作是专门对那些着装有问题的员工和干部进行罚款。其丈夫和儿子则在生产车间当工人,熊德明每月的工资在1000元左右,丈夫和儿子的工资加在一起有2000多元,但一个月后,工作中的不愉快开始显现。熊德明介绍,工作中她对干部的要求特别严,一次一个调度员因未戴工作牌,熊德明当即按规定进行了罚款,事后调度员三番五次向她求情,请她手下留情,但熊德明严词拒绝了她。事后有部分员工吃饭不愿意和她坐一起,不愿意和她说话,她几乎成了孤家寡人。为此她的日子越来越难过。部分员工对她没有了笑脸,对她的冷漠和不屑一顾的眼神,让她的打工生活过得很不快乐。

  调换岗位两次遭拒

  熊德明介绍,她因只有初中文化而感到很自卑,加上部分员工对她的冷漠,稽核的工作越来越不适合她。于是她向公司提出调换工作岗位的请求,称自己是个农家妇女,什么重活累活都难不倒她,能吃苦耐劳,就是不愿再当干部,去当绿化工、清洁工等都行,但她请求了两次,领导因为各方面的考虑,都没有接受她提出的要求。无奈之下熊大嫂只好“委屈”地继续当她的干部。后来丈夫和儿子也埋怨她,厂里的职工对他们也没好脸色。

  熊德明说着说着眼圈有些红了,全身有点发抖。她说已筹足了4万多元的本钱,近日亲戚帮她落实了一块空地。今日,她终于如愿以偿,回家去筹办她的养猪场了。

  熊的“尴尬”敲响警钟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薛澜听到熊德明过去一年的经历时,感到很震惊,也很同情。

  有人说,这一切都是熊德明遭遇的尴尬。原因是,一方面想帮助别人但又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受人“聘请”而又决然辞职回家养猪。但在薛澜教授看来,“这根本就不是熊德明的尴尬,而是管理部门的尴尬。”

  他指出,自去年底一阵“讨薪风暴”后,广大农民工所处环境有所改善。但现在,新的一年年底又要来了,去年的拖欠问题今年还会出现吗?

  “说到底,这是管理部门的失职。”他说,本该管理部门管的事,却让一个农村妇女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这绝对是很不合理的,甚至是具有讽刺意味的。

  他说,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首先应该找的是管理部门,但事实上,很多地方的管理部门根本没有把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放在心上,没有把追讨农民工“血汗钱”工作落到实处。

  据建设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22日,全国2003年内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基本解决,但2003年以前拖欠的171亿元尚有25亿元没有偿还,有4个省区偿付比例甚至不到60%。

  薛澜认为,熊德明的“尴尬”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管理部门应当立即担负起农民工权益保障的责任,明确职责,如发现问题,立即严惩不贷。他说,当务之急是要从上到下成立一个专门的、行之有效的监管小组,同时要加强立法,把农民工工资问题规范化、制度化,从根本上杜绝拖欠农民工“血汗钱”的不法行为,切实保障农民工权益。来源:重庆时报


 
推荐】【 小字】【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热 点 专 题
阿拉法特逝世
驻伊美军围攻费卢杰
胡锦涛出席APEC峰会
有影响力企业领袖评选
世界杯预赛国足VS香港
歌手江涛涉嫌携带毒品
车市“小鬼”当家?
今冬采暖季节实用攻略
新北京规划为宜居城市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