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天津建卫600周年纪念专题 > 正文

解放当天我们赶印了两期《号外》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2月21日19:56 城市快报

  记者 张博/城市快报

  1949年1月15日下午,天津城内硝烟弥漫,“号外,号外,天津解放了!”报童们的叫喊声,让许多躲在家中的市民走上街头,就连《益世报》的记者也三五成群出来购买号外。让老记们感到奇怪的是,这张号外跟平日里的号外有很大不同,不但报头使用了红色的油墨,就连主办方的名称也很奇怪———“天津新闻记者协会”(俗称“天津地下记协”)……

  硝烟弥漫天津城

  两份《号外》庆解放

  看到那份奇怪的“号外”,回到报社里,这些记者们相互打听着,但谁也不知道天津新闻记者协会是个什么组织。这时,从《益世报》报馆外走进来一个人,他就是姚仲文,身份是《益世报》记者,同事们也都纷纷问他:“这张《号外》编得真快,不知是那儿搞的?”但他也摇摇头说不知道。然后就拖着已经熬了两夜的疲惫身体,在宿舍美美地睡了一觉。

  “仲文同志当时是我的直接上级,地下记协的有关活动情况,都是通过他传达给我的。当时由天津地下记协出版的《号外》,他是直接负责人,在解放前那两天,他一直忙着出版《号外》。直到《号外》面世后,他才有时间休息。”已经是86岁高龄的勾宪真老人回忆道,“仲文同志当时是地下党,解放前夕,国民党特务经常到报社等单位以各种名义逮捕进步人士,仲文同志很谨慎,尤其是出版《号外》这样的大事,更是彻夜难眠,在出版完《号外》后,知道天津已经解放了,他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手摇脚踏忙印报

  两千报纸一散光

  “解放前几天,地下记协就研究如何迎接解放,当时决定以地下记协的名义出版号外,我当时是《民国日报》的编辑,也参加了地下记协。”勾宪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介绍。“当时我的直接领导就是姚仲文,记得有一天他找到我,告诉我解放军进城后要接管《民国日报》,上级要求我们出版《号外》,庆祝天津解放。他当时把一份铅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交给我,准备出版《号外》时使用。”当时在《民国日报》的地下记协人员进行了明确分工,由姚仲文负责采访工作,勾宪真负责联系印刷事宜。

  接到这个任务后,勾宪真开始准备印刷地点,虽然《民国日报》的印刷设备好,但在那里出版《号外》目标太大,于是,勾宪真就找到了《民国日报》的承印所,“我找到了我的同学张元琦,他当时是承印所的管理人员,告诉他天津一旦解放,有人将出版《号外》,请他帮忙,他当即就一口答应下来,并准备好了纸张和油墨。”

  1949年1月15日上午,解放军已经攻入了天津城,但仍然有零星的枪炮声,“我当时正在报社里等着姚仲文,大概是10点钟左右,姚仲文骑着自行车赶了过来,见到我后,他非常兴奋地告诉我,‘解放了!解放了!’我们谁也没想到天津解放的速度能够这么快,于是,姚仲文就和张虎刚立即编写稿件,我马上去承印所找到了张元琦,叫他把住在附近的印刷工人找回来,准备印刷《号外》。”

  当天中午,当姚仲文、勾宪真和张虎刚几个人赶到承印所的时候,外面已经来了十几个报童,他们听说免费发放《号外》后,已经迫不及待地守候在门外。“当时停电了,排印工人把点燃的蜡烛放在机器上,而且要脚蹬‘圆盘’印刷。”1949年的1月份,正值隆冬时节,天津非常寒冷,加上停电,条件的艰苦可想而知,但工人们硬是用脚踏的方式将一张张《号外》印刷了出来,“大约过了2个小时左右,3000份套红的号外就全部印刷完毕。”这张16开《号外》免费散发给等候在工厂外面的报童,很快就被报童散发,成为当天仅有的两份《号外》之一。“我记得当时《号外》只有两个版,正面都是地下记协的同志分头采访的稿件,主要是解放军昨夜发动总攻,一直到解放当天下午津城全歼敌军以及全市人民欢庆和欢迎解放军进城的情况,反面刊登的是解放军进城的公告。为了这个公告,我们在解放后还受到了批评,当时解放军进入天津的公告我们还没法拿到,印刷的是解放济南时的公告。后来黄敬同志为了这件事情还专门告诉有关人士要理解我们迎接解放的心情,不要在细枝末节上追究。”

  革命秩序新建立

  首张《号外》鲜出炉

  除了地下记协印刷的这份《号外》,解放当天,人们在街头还看到了另外一份《号外》,这份《号外》出版得要早一些,是由当时的《新生晚报》出版的。解放前,《新生晚报》已经被天津地下党的外围组织地下记协控制了,当解放军攻入天津后,《新生晚报》地下记协的成员就开始准备印刷《号外》。“我当时在《新生晚报》负责校对工作,也参加了地下记协,我记得当时印刷《号外》是由地下记协统一安排的。我所在的报社离陈长捷的司令部不远,经过彻夜激战,到处都是隆隆炮声,拂晓前,头戴着大皮帽子的解放军战士到报社敲门,报社的员工欢欣鼓舞,当时我的一个同事还为解放军战士带路,去攻打陈长捷的警备司令部。”

  由于在天津解放前不久,地下记协就掌控了《新生晚报》,所以,地下记协《新生晚报》小组在天津解放当天就印刷了另外一份《号外》。“我记得内容是报道天津解放的消息和解放军平津战役司令部颁发的文告《约法三章》,这个文告是在解放前夕经过地下党组织秘密渠道带入天津市区的。”年近八旬的王慰曾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了他们出版庆祝天津解放《号外》的情况。“由于当时许多参加地下记协或是地下党都是保密的,所以,当时把任务分配给《新生晚报》时,我们也得保守秘密,解放后我们才知道有很多的同志都已经参加了天津地下党组织或是党的外围组织。”

  在王慰曾老人的记忆中,那张16开的小报主要内容是解放军平津战役司令部编写的《约法三章》,为安定天津市民的心理,他们在这张报纸上还冠以“天津市区光荣解放,革命秩序迅速建立”的字样。

  两份《号外》送前线

  津人始知换人间

  1949年1月15日上午10点多钟,行人已经可以上街了。“为了出版《号外》,地下记协的负责同志需要大家采访当时的情况。我回到河北区的家中,路过金钢桥,当时桥上人很多,我遇到这样一件事,天津的一位老大娘对守桥的解放军说,她的孩子也是解放军,她一直都盼望解放军进城,当解放军战士问老大娘的孩子是哪个部队的时候,老大娘说不上来。但看见解放军进城,老大娘还是非常高兴,因为毕竟是人民军队解放了天津城。”虽然已经过去了55年,王慰曾依然记得那个细节,那篇300来字的稿子印在《号外》上,消息名称是《可把你们盼来了!》,老百姓企盼解放军解放天津的喜悦之情跃然纸上。

  由于解放军攻打天津城后不久,天津城区的许多地方都停电了,《新生晚报》的印刷厂也没有电,同地下记协出版《号外》的情况相同,《新生晚报》的号外也是排字工人一张张地用脚踏蹬印出来的,“当时虽然工人干这个活儿很吃力,但大家热情很高,很快2000多份《号外》就印制了出来。”解放当天,天津出版的两份《号外》就这样出炉了。“当解放军攻打到耀华中学时,有的报童就在前线散发传单,告诉人们天津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了。”

  令人遗憾的是,出版这两份《号外》的记者们当时只顾着将消息传遍天津城,却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保留这两份《号外》。报纸出的量本来就少,加之当事人没有保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地下记协的几位老报人,都对记者提出了这样一个想法,能够通过报纸的宣传,在民间征集这两份《号外》。如果存有这两份重要文献的市民,可以与本报联系,让当年出版《号外》的前辈们能够重温当年紧张喜悦的心情。

  相关专题:天津建卫600周年纪念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彩 信 专 题
圣诞节
圣诞和弦铃声专题
3DMM
养眼到你喷血为止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