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宁夏千名抗日将士血染绥西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8月04日07:54 宁夏日报

  1938年5月,宁夏回族爱国将领、时任绥西防守司令的中将军长马鸿宾,奉命率81军和马鸿逵部骑兵一旅(旅长马光宗)、骑兵二旅(旅长马义忠)开赴绥远省西部的五原、临河抗日前线,统归绥西前线傅作义将军指挥。

  同年7月,马义忠率骑二旅经3小时激战,摧毁了李首信、王英伪军一部驻守在临河县察汗格尔庙的据点,受到傅作义的通令嘉奖。

  1939年夏秋之交,日军千余人从包头乘坦克、装甲车、汽车向81军35师205团、206团的五原县乌拉脑包阵地进攻。在81军参谋长马惇靖、35师师长马腾蛟的指挥下,与敌刺刀见红。敌不支,惊慌失措地钻进装甲车和部分汽车逃回包头。35师初战告捷。

  1940年1月30日,日军驻伪蒙的司令官冈部直三郎纠集机械化第26师(中将师团长黑田重德)、骑兵集团军以及德王、李首信、王英的伪蒙军6个师,共4万多人,配有飞机、坦克、装甲车、重炮、各种毒气弹、千余辆汽车,兵分三路向绥西进攻,企图将绥西的国民党抗战部队围歼于五原县地区,气焰十分嚣张。

  2月1日早晨,敌机轮番轰炸我乌镇阵地后,日寇主力第3路第26机械化师团万余人,分乘780余辆汽车、装甲车、坦克疯狂向35师205团的司仪堂阵地、208团的乌布浪口阵地扑来。敌我双方激战数回合,至夜9时,我虽伤亡惨重,但仍固守阵地。敌见久攻不下,竟向我阵地施放毒气弹。81军虽事先准备了简易的纱布包锯末的防毒气口罩,但因毒气太浓,轻者流鼻涕、淌眼泪、咳嗽,尚能勉强作战;重者则胸闷、头痛、呕吐,根本无法作战。至夜10时,马腾蛟师长令206团2营增援,但寡不敌众,208团于夜11时失守乌布浪口阵地。

  次日拂晓,坚守司仪堂阵地的205团与敌展开了刺刀战。官兵们的刺刀捅弯了,就抱住敌人用牙咬,或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但是,35师终因武器低劣和寡不敌众而全线败退。8时,敌机械化部队进至临河,与傅部35军和宁夏马光宗的骑一旅等部激战6小时后,相继占领临河、五原。

  当时远在重庆开会的马鸿宾得到81军绥西败退的消息后,立即飞返当时的宁夏磴口县,组织抢救伤员,重整部队两个团,令35师104旅旅长马培清重返绥西前线,继续在傅作义将军指挥下,收复失地。

  3月20日夜12时,傅作义将军率35军及宁夏35师等部向日军反攻。双方激战两天,我军终于收复临河、五原,击毙日军中将师团长水川及其日伪军数千人,从此日军再未敢进犯绥西。

  据战后统计,35师原有5000余人,在这次战斗中牺牲千余人,伤2000人,其中冻伤者就达700多人。在后来寻找35师烈士们的遗体时发现,有的官兵虽面目全非、肢体不全,但嘴里仍死死咬着敌人血淋淋的耳朵;有的官兵虽伤痕累累,但带血的双手却紧紧抱住敌人不放,仇恨的十指深深抠进敌人的肉里,难以拉开……悲壮的场面,催人泪下。

  1940年5月,当35师重返五原乌布浪口阵地时,当地百姓自发地用极其隆重的安葬仪式,重新埋葬了千余名回汉族英烈们的忠骸,并立石碑,流芳千古。(原载《宁夏党史》)(刘继云)新闻来源:新消息报 责任编辑:马江 田丽 实习生:马彦娜


新浪友情提醒:看新闻也有“巧”方法!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