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齐齐哈尔8·4毒气事件两周年 毒气受害者要求日本政府赔偿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8月04日09:12 黑龙江日报

  事件回放

  齐齐哈尔“8·4毒气事件”

  2003年8月4日4时,齐齐哈尔市一公司的挖掘机在施工时,挖出5个金属罐,其中1个被当场挖破。当天9时,5只金属罐中的4只被两民工转卖给一小贩。小贩将金属罐切割时,造
成罐内油状溶剂外泄,现场多人被感染。这次事件有44人受到毒气感染,一人死亡。中日双方专家对5个毒剂罐的权威鉴定表明:5个毒剂罐为日本侵华遗留下来的芥子气毒剂罐。

  本报讯连日来,齐齐哈尔市8·4毒气事件受害者分别在齐市和日本东京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控诉侵华日军在中国遗留毒气弹给他们造成的终身伤害,要求日本政府作出真诚的道歉,并给予赔偿。

  3日,齐市203医院院长孙景海对记者说,医院对40多名受毒气侵害者进行了全力医治。他们查了大量的资料,二战期间只在日本有6个病例,但都没有此次病例严重,如何治疗没有先例。中国军医学院对此也十分关注,将此确定为全军医疗新课题。在对毒气受害者紧急救治后,他们每年进行两次跟踪检查,发现有些受害者消瘦,肝细胞、肝功能改变,今后病情如何发展和需要多少医疗费不可预测。

  3日,记者采访了年仅14岁的受害人盖尊旭。他说,2003年8月4日在齐市第五中学院里玩土时,被毒气污染的土感染,眼睛红肿、睁不开,呕吐,左脚起水泡,直径有5~8厘米,挑开后流黄水;双手和左脚发黑,起黑斑点。他父亲说,孩子治伤已花了7.3万元。现在孩子身体免疫力下降,经常感冒、咳嗽。

  3日,家住讷河农村的高文华向记者讲述了两个儿子高占伍、高占义受毒气侵害的痛苦经历。2003年8月4日中午,高占伍、高占义在北疆花园建筑工地闻到辛辣刺鼻的味道,在这种气味中施工一直到晚上,当晚又值夜班。6日早晨7时许,高占义感到双眼刺痛,红肿流泪,难以睁开,而且浑身瘙痒,手臂起泡。高占伍脚、后背、肚子多处起泡,开始呕吐。两个儿子医疗费花了四万多,现在都丧失了劳动能力,并且不能在农村住。因为现在种地都上化肥,他们一到外面受化肥味刺激,创伤面就发肿,流脓水。无奈之下两个儿子分别在去年春和今年3月到河北矿山亲属家住。他去探望儿子时,见到医生硬是把儿子身上发脓的皮肤刮掉,痛得儿子头直撞墙的情景,心如刀绞。高占义已22岁,这种病把要娶的姑娘都吓跑了。全家靠几亩地勉强糊口,从今年3月到现在给高占义邮生活费和医疗费就达9000元。

  齐市云乡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海洋3日对记者说,他们历时两年,对43名毒气受害者做了大量的取证工作。他呼吁媒体给予关注,唤起那些麻木冷漠的国人的正义感和同情心。

  八名齐齐哈尔市8·4毒气事件受害者7月29日赴日本东京后,于30日与日本茨城县鹿岛郡神栖町井水化学毒剂泄漏事件受害者青冢美幸一家,以及日本律师和中日友好人士参加了交流会,控诉日军遗留化学武器造成的祸害,讲述各自的不幸遭遇。次日他们接受了日本媒体采访,受害者和家属分别陈述了受害后的痛苦和精神压力,以及对今后生活的极度不安。他们要求日本政府作出真挚的道歉,并给予受害者在医疗、学业以及生活等方面的保障。

  该事故中除李立珍死亡外,受伤最严重的当属现年25岁的王成。他的全身皮肤大面积受伤,在接受医疗时,每当糜烂的皮肤要刮掉并换上新药的那一刻,都会痛苦地直撞墙壁,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受害者代表丁树文谈到换药时也是脸色发白,他说,一看到护士进来就害怕得浑身出汗,好几次出现寻死的念头。他还当场给记者看了他的双脚,脚趾都连在了一起。

  现在大部分受害者除了皮肤疼痛瘙痒,还有呼吸系统受损、视力下降、免疫力下降、容易患感冒等症状。

  中国律师说,他们将与日本政府就此进行交涉,如果日本政府不答应这些要求,他们将诉诸法律手段,向日本法院提起诉讼。(生活报)

  作者:张姝


新浪友情提醒:看新闻也有“巧”方法!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