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专题 > 正文

走进抗战纪念馆:恶魔的部队 吃人的历史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9月23日12:14 楚天广播电台《事事关心》

  一位妇女在日本兵的看押下,在哈尔滨零下30多度的室外裸露着小臂和双手,日本兵不断地往上浇水,并把手和手臂上冻成的冰敲掉。很长时间后,这位妇女被拉到室内,被强令把冻得已经僵硬的双手放到热水中。然后,一位日本军官当着十几个日本娃娃兵的面,把手放到这位妇女的手臂上,使劲往下一撕,妇女手臂上的皮、肉全部脱落,惨白的手骨露了出来……

  十几年前的电影《黑太阳“731”》中的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让许多人至今都无法从脑海中抹去!“731”,这本来是一串极其普通的数字,但是,当我们把它与60年前侵华日军联系起来之后,“731”就成了魔鬼的代名词!

  为了纪念

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记者来到了哈尔滨市平房区的731罪证陈列馆,就让我们一起打开一段尘封已久的痛苦记忆,去揭秘那曾对中国人民犯下累累罪行的侵华日军731部队的罪恶历史……

  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为实现其独霸亚洲、称雄世界的政治野心,在其兵力不足,又缺乏五金矿产资源的情况下,公然违背国际公法,秘密策划了细菌战的战争阴谋。1936年日本帝国主义选定哈尔滨平房站以北的正黄旗五屯、建立以石井四郎为首细菌杀人工厂——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就其规模来说,实属世界上最大的细菌工厂。拥有从事细菌战研究工作人员2600多人。它经过了精心准备,从1936年开始动工,1940年全面投产。

  日本宪兵队机关根据731部队的要求,经常把华中、东北各地的中国人、苏联人、蒙古人和朝鲜人秘密地押送到731部队,供细菌试验之用。被押送的人大多数是被俘的

八路军、新四军、苏联红军、地下工作者和反满抗日的工人、教员、学生。

  我们翻阅一下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细菌战犯的审讯记录,原731部队细菌生产部部长川岛清供认:“我曾亲眼看见731部的工作人员从宪兵队方面领到大批犯人。”他还说:“1942年我视察过这个监狱,看见一间牢房里关着两个俄国人,其中一个俄国女人还带着在监狱中生下的婴儿。我在该部队供职期间,这两个女人还活着,以后她们的命运怎样,我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他们决不会活着出去的。”

  事情果然是这样的,不仅这两个俄国女人没有活着出去,而且前前后后所有在押的上10万人都没有逃脱细菌试验而活着出去。

  日本军国主义者对细菌试验,开始在动物上进行。后来,他们为了取得直接的效果,便惨无人道地把人作为细菌试验的材料了。

  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的人员把监押在秘密监狱的中国人、苏联人、蒙古人、朝鲜人称作"木头",这个名词意味着可以任意宰割。

  他们对活人进行细菌试验方法繁多,手段极其残忍。

  专门从事鼠疫研究的“高桥班”军医,经常把在押的人员提出来。关在一间透明的隔离室里,往被试验人员身上注射鼠菌液,并通过观察孔观察“木头”的病变情形。数小时以后这些被试验的人员淋巴腺红肿,面部和胸部变成紫黑色,皮肤呈现暗淡粉红色,......被实验者死后,便通过地下道投入炼人炉里。

  有时,他们把健康的人和鼠疫患者关在一起,研究鼠疫传染过程。毫无疑问,这类健康的人不久也会变成鼠疫患者。这也是他们试验项目的一种。

  日本人战领了我们的东北三省,这里天气非常的寒冷,许多日本兵被冻伤,“吉村班”是专门研究冻伤的。他们把被试验的人押到严寒的露天广场,迫使在押人把手、脚插进冷水桶里,然后抽出手、脚进行冷冻,一定时间后,试验人员用棒子敲打被试验者。人的手、脚,如果有知觉,还得继续冷冻。这是第一步,要求研究在什么气温下、多长时间可以造成冻伤。待手、脚麻木后,便押进暖房里,开始进行第二步五花八门的试验:有时迫使被试验的人分别把手脚立即插进不同温度的水里,主要研究造成冻伤后在不同温度条件下的变化。第二步主要研究对冻伤的预防和治疗。有时在冻伤处涂治冻伤药膏,有时在冻伤处涂上带菌的药膏,有时不予治疗。这样造成冻伤后的变化就不同了,轻者造成残疾,重者久治不愈免不了死亡。据细菌战犯仓原证实,他亲眼看到在一间小牢房里,有3个人没有手指头了,其余的人只剩下手指骨了。细菌战犯吉村告诉他,这是作冻伤试验的成果。

  731部队的试验者们,还通过解剖活人进行病理研究;在女“犯人”身上进行梅毒试验;用动物血和人血交换注射的试验;把人头朝下吊起来的倒控试验;把人胃切除,肠子和食道直接缝合的试验;把人胳膊锯下,左右肢交换接肢试验,等等。

  据细菌战犯川岛清在远东军事法庭上供认:“为了研究各种治疗方法,我们对已传染的人加以治疗,给他们饭吃,等身体恢复时,又对他们作另一种试验。无论如何,从来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这个杀人工厂。

  丧尽天良的日本侵华日军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要求731部队配合侵华日军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细菌战。先后在我国宁波、常德、浙赣铁路沿线等战略要地实施大规模细菌战,无辜居民受到细菌武器屠杀和残害的不计其数

  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还组织了一个阴谋破坏班,他们在中国各地传播细菌,故意把鼠疫、伤寒、赤痢、霍乱、炭疽、结核、梅毒等病菌传播到山东,河南,吉林,哈尔滨等地的普通百姓的身上,导致了20多万人死亡。例如他们于1942年东到吉林省农安县把带有鼠疫菌的跳蚤散布在田间、水源地和民房附近,造成上千人死亡。日本侵略者为了灭迹,把全县城的4、5千户人家全部烧毁。

  日本侵略者的行为,遭到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1945年8月9日。731部队一名队员奉命进监狱里清理被杀害的尸体,以便准备炸毁监狱,消灭罪证。当他走近一个墙壁跟前时,一眼发现墙壁上有两条用鲜血写成的标语。一条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一条是“中国共产党万岁”。字迹刚劲有力。墙角下躺着一个已死去的中国人,仅剩下半截手指的手还滴着鲜血。这个不知名的中国人有意把手指掐断,一边用左手撸右胳膊的血,一边用右手断了的手指,把自己的意愿留在监狱的墙壁上。

  1945年7月下旬,反法西斯战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当时,731部队监狱里还押着4、5百中国人。为了灭迹,731部队根据日本关东军的命令,于8月9日,开启毒气开关,在押人员全部被毒死。

  日本侵略者临逃前,还没有停止对中国人民的残害。他们放出大量饱菌鼠和跳蚤,四散的染有鼠疫菌的黄鼠,经过冬眠,到1946年秋,在义发源、后二道沟、东井子等村屯,引起鼠疫传播。造成了大批人员的死亡。

  731罪证陈列馆的馆长王鹏说:按731部队后来生产细菌武器的能力,当时如果开足马力生产1年,足以毁灭整个人类。只是后来战况突变,大规模的细菌战没有来得及实施。所以731罪行是反人类的,值得全人类去反思和关注。

  魔鬼总是不甘心失败,丧家之犬也总会找到新主人。石井四郎逃回日本后,以不提交军事法庭为交换条件,一头投入驻日美军的怀抱,继续作恶,他为美军开发研制出大量细菌武器,投撒到朝鲜战场和中国边境地区杀害中朝军民,对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犯下了新的罪行……

  让我们为千千万万惨死在侵华日军第731部队法西斯魔爪下的同胞表示我们最沉痛的怀念与哀思!(记者 刘胜)

  相关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