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巴金逝世专题 > 正文

巴金带走了一个理想主义时代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0月18日16:27 金羊网-羊城晚报

  评说

  贾植芳:他不能继续写了。

  陈思和:他活着是一种象征,死了标志着一个充满激情的理想主义时代的结束。温儒敏:他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的作品的价值是不可取代的,涵含其中的热情、理想、使命
感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少的。

  夏志清:巴金年轻的时候写得很勤奋,抗战以后他创作的《寒夜》不错。晚年的巴金充满了道德勇气。(本报记者 吴小攀)

  金炳华(中国作协副主席):巴老是我们中国作协主席,是一代文学巨匠,是名符其实的人民作家,是中国文学界的骄傲。巴老一生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紧跟时代,追求真理,创作勤奋,著作等身。他以自己的人品文品,确立了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他的文学成就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他的创作思想和人生道路,反映了一代知识分子在党的领导下探求真理的历程。巴老的逝世,使中国作协失去了一位好主席,是我国文学界的巨大损失。我们将永远铭记他为我国文学事业作出的卓越贡献。

  王蒙(中国作协副主席):巴老是中国作家的一面旗帜,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老师、最好的朋友。他始终特别重视文学的社会作用,重视文学的真实性,提倡说真话,提倡把心交给读者,关怀年轻作者的成长。主张作家要下去,创作要上去,而且时时有一种自省的精神,我们会永远记住他的身影、教诲和他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出的贡献。韩作荣(《人民文学》主编):他笔下的人物,塑造出鲜明不朽的形象。他后期的散文《随想录》直指时弊与人心,给人以深刻的启迪与巨大的震撼。

  叶延滨(诗刊社主编):他青年时代的作品,反映了中国新文学的勇气与活力;他晚年的随想录,把生命的最后时光,都奉献给中国文学事业,更表现了他一生追求真理、求实奉献的高风亮节。本报特约记者 胡殷红

  朱寿桐(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暨南大学中文系博导):今天的中国作家在艺术上的开拓、思想上的深化比起前辈来都有了新的建树,但在以燃烧的心灵去拥抱生活、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读者这方面,连标榜者都甚少,更别提具体践行者了!而这,恰恰是巴金先生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本报记者 邓琼 实习生 谭秋明

  刘醒龙(作家):是他自己的选择,还是上苍的安排?泪水清扬的满月,就这样载走了亲爱的巴金老人,从此后,谁堪当中国的良心?我惟有匍匐在山海关外茫茫大地上,祈求那颗最大最圆的月亮成为他的永生!本报记者 黄咏梅

  (金陵/编制)

  相关专题:巴金逝世 

  手机上新浪随时了解神六进展 短信看世界与航天员一起翱翔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