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巴金逝世专题 > 正文

追忆:这些批评我还能接受……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0月18日16:27 金羊网-羊城晚报

  邓友梅(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文革”后中国作协首次派团出访,团长是巴金,我是秘书。我小时候在日本做过劳工,日本朋友就对我说,你是否要到你做劳工的地方看看?我当时吓得要命,就悄悄和巴老说。巴老说,去!为什么不去,我们的国家强大了!所以我也就理直气壮地对日本朋友们说,那时在日本我叫邓友梅,现在我还叫邓友梅,我的名字没有变,是我的国家从旧中国变成了新中国!

  陈建功(中国作协副主席、现代文学馆馆长):1995年3月中国作协在上海开会,巴老坐着轮椅来号召作家们为人民讲真话。从那以后,巴老没再出席作协的活动,但他一直关心作协的工作,包括现代文学馆的建设。现在,巴老不仅遗留给我们无价的精神遗产,而且遗留给我们一座文学的殿堂。本报特约记者 胡殷红

  许子东(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我跟巴老有过两次未见面的缘分。上世纪70年代末,我还在读工科时写了小说到处被退稿,就给“李芾甘”写信,他给我回了信,说:谢谢你信任我,我虽然写小说,但不是做评论的,我会把你的小说转给做杂志的亲戚。我当时深受感动。上世纪90年代初,台湾首次出版了巴老的书,主编王德威要我为其中的两本写前言,我在前言中对他的作品既有赞扬又有批评。后来巴老看了这些前言后说:这些批评我还能接受。本报记者 吴小攀

  张海迪:“文革”时,《家》、《春》、《秋》被“誉”为著名的“毒草”。我第一次看到巴老的作品是我12岁那年。书是同伴偷出来的,很破的发着霉味,仅仅在我手上翻了几下,就又被收了回去。实际上真正“阅读”巴老的书,还是我小时候,下雪的夜晚,母亲在灯下给我讲她早已了熟于心的巴老笔下的故事,所以,我对巴老的作品印象特有地深刻。本报记者黄咏梅

  (金陵/编制)

  相关专题:巴金逝世 

  手机上新浪随时了解神六进展 短信看世界与航天员一起翱翔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