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瞭望东方周刊专题 > 正文

探访袭警案背后原因:强势警察如何摆脱弱势生存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0月28日11:33 瞭望东方周刊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西安报道

  谁在袭击警察

  暴力袭警案中被亵渎的是神圣的国家公权及法律尊严

  9月22日,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4.24”暴力袭警案,被告人魏永红因妨害公务并对国家公务人员实施暴力,依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今年4月24日晚,因怀疑魏永红涉嫌吸毒并贩毒,民警对其传唤,走投无路的魏永红突然操起自来水钢管,向民警董亚斌头部抡去,将其头部打出一道三厘米长的开放性外伤,被缝七针。

  据悉,这是陕西省公开审判的第一例暴力袭警案件。

  9月27日,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在媒体交流会上称,2005年上半年,全国有23名民警在执法中遭暴力袭击而牺牲,还有1803名民警被打致伤。武和平特别提到,陕西省一个市五个月连续发生13起暴力袭警案件。

  话音未落。10月12日下午快6时,西安市东郊高楼村又发生一起严重暴力袭警案,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等驾坡派出所的一辆出警车遭到十几名歹徒的围攻和打砸,车上的一名民警和两名协警员被打伤,歹徒劫走了警车上的一名犯罪嫌疑人。

  “袭警案件频发,说明法律资源正受到严重挑战,社会公共道德感在退化。”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说。

  袭警之风

  “那群人简直无法无天!”一位目击者向《瞭望东方周刊》述说“9.5”暴力袭警案时显得十分紧张。

  9月5日晚,西安市公安局长乐中路派出所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称长乐中路东城加油站门口有人打架,要求出警。该派出所值班民警王军亮、王锋带领两名协警员赶到现场。

  在现场初步调查后,民警将涉案人员带上警车准备回派出所进一步盘问处理。

  “就在准备开车时,有两辆汽车疾驶而来,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车上冲下来七八名男子,手持斧头、菜刀、木棍,对着我们说,‘谁把人带走,就砍谁!’”王军亮说。

  随后,狂徒们强行拉开警车右侧前门,挥舞凶器砍向民警王军亮,另一名民警王锋从警车右后门下车劝阻时也被歹徒砍伤。之后,歹徒与涉案人员驾车逃离现场。

  经医院诊断,民警王军亮左肩胛骨处被斧头砍伤,伤口长约10厘米;而另一民警王锋背部、头部被歹徒砍伤多达12处。

  王军亮说,他们曾向对方说明他们是长乐中路派出所民警,要带走该青年协助调查,“但这伙人根本不听劝。”

  王锋一直保留着那身已被鲜血染成红色的蓝色警服。

  “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以来,陕西全省共发生暴力袭警案件403起,有519名民警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陕西省公安厅研究室主任吴仲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1月28日,陕西省铜川市王石凹矿区涉嫌殴打他人在逃的无业人员张鹏向当地派出所打电话,称其在一家网吧,让民警去抓他。接报后,民警前往抓捕,刚一进门,张鹏就拿起斧头砍向民警。

  西安市公安局韦曲派出所刑警侯君,在2004年6月15日抓捕犯罪嫌疑人时被当场打昏,做了多年警察的侯君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嫌疑人陈涛知道我们要去抓他,不仅没有跑,反而纠集了多名闲杂人员,手持铁棍潜伏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进行突然袭击。”

  袭警案为何频发

  “9.5”暴力袭警案发生后,好多人都问出警民警为什么不开枪或者鸣枪示警。长乐中路派出所主管刑侦的副所长郭满朝坦言,“出警民警就没有带枪。”

  “我鼓励大家出警时携枪,但大家都不愿意。”郭满朝说,“民警被打了,最起码还有人管,但如果开错枪或者把枪丢了,那他的工作可能就丢了。”

  与此相比,更为尴尬的一幕出现在河北省河间市。9月14日中午,河间市公安局留古寺镇派出所追捕一辆嫌疑车辆时,犯罪嫌疑人手持片刀、棍棒反扑向警车,警车车身多处被砸后,嫌疑车辆又把警车追出很远,直至警车逃入一村庄,才停止追赶。

  “民警使用警械武器之所以有畏惧感,除了管理比较严格之外,主要原因在于缺少使用警械的规范化细则,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该怎么做,民警只能依靠经验来做出判断。”长乐中路派出所指导员倪浩云分析说。

  吴仲飞介绍说,前不久,香港警察对甘肃警察进行了一次技战术培训,让人耳目一新,“见了嫌疑人第一句该说什么,第二句该说什么,枪应该怎么握,都有非常详尽的规定。”

  “中国内地在警察的技战术方面少有人研究,缺乏全国统一的、有法律强制力的执法语言和执法动作方面的具体规范,开发不够,培训也不到位,致使民警的防范意识和能力差。”吴仲飞说。

  一个让吴仲飞感到非常惋惜的事情是,3月3日,陕西省安塞县公安局刑警白繁荣,在带嫌疑人指认现场时,被嫌疑人拽下山崖当场牺牲,“他把自己和嫌疑人铐在一起,一同走在悬崖边上,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防范。”

  “在处理警务和抓捕嫌疑人时,民警遭袭的占绝大多数。”吴仲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陕西省公安厅研究室曾对2004年以来全省发生的403起袭警案件进行归类,有311起属于此类情况。另外,民警在处置群体性事件时遭暴力袭击的案件有33起。除此之外,陕西省公安厅研究室的调查还显示,有9.2%的袭警案是被“无故殴打”。

  6月7日晚,西安市东方大酒店保安党某与朋友在一起饮酒,因其女友称其没有男人味,醉酒后的党某当即来到街上,几拳将在街上巡逻的民警打成“

熊猫眼”,并边打边向女友炫耀,“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袭警案背后的心态

  5月29日,一伙人在西安市公安局东关南街派出所门前斗殴,民警陶某上前制止时遭到暴力袭击。主要嫌疑人之一的周某说,“听到有人喊‘打警察’,我就去打,反正警察不敢打人。”

  而在此案中受伤的陶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在遭受暴力时,作为警察,我不能还手。”

  “近年来,公安机关倡导文明执法,但执法对象以及执法者都对此有曲解。”吴仲飞主任分析说,“执法方式上是应该文明执法,但在执法手段上该严厉的一定要严厉。”

  说到警察打人,西安市公安局环城西路派出所副所长胥宏斌也是一肚子委屈。他说,有一次,他和同事在现场处理一起斗殴事件准备将涉嫌打人者带回派出所时,打人者竟然大喊“警察打人了”,并且打电话到当地媒体报料,“要强制将嫌疑人带回,肯定会有一定的肢体接触,一些不明事理的群众也起哄,加上有些记者就爱报道这样的新闻,因为读者爱看,让执法非常被动。”

  在“9.5”暴力袭警案中被歹徒砍伤的民警王军亮至今无法理解的是,“当时歹徒砍我们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报警。”而更让他寒心的是,事后警察在调查此案时,希望涉及此案的一位人士出面作证,这位人士断然拒绝。

  “暴力袭警案带来的负面影响非常大,给基层民警执法的积极性带来很大的挫伤。”陕西省公安厅研究室主任吴仲飞说,“在暴力袭警案中,被打掉的是警帽,被侮辱的是民警个人,但被亵渎的却是神圣的国家公权及法律尊严。”

  在调研中了解到的一起袭警案件让吴仲飞深感忧虑,一暴力袭警者把特警队民警牙齿打掉、警车砸烂后,被处以劳教所外执行,释放之日,其家人开着三辆高档小车停在看守所门口,女友手捧鲜花前来迎接,袭警者满面春风毫无悔意。

  警察地位缘何“沦陷”

  “你敢查封我的网吧,我明天就让你脱了这身衣服!”在配合文化局查处网吧时,一个容纳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老板对胥宏斌副所长说。

  让胥宏斌感到更加失落的是警察在公众心目中地位的下降。在关于袭警案报道的评论中,不少网友把指责的矛头对准了被打的警察,甚至有人称“打得好”。

  “少数公安民警执法的不规范不公正影响了警察的执法权威和形象。”吴仲飞说,“而这很大程度上和经费的紧缺有关系,一些基层公安机关确实存在以罚代刑、以罚代处等现象。”

  陕西警界曾出现了多起在全国范围内引起极坏影响的“丑闻”,“处女嫖娼案”、“夫妻家中看黄碟案”,派出所的最初目的只是为了罚款。

  陕西省安康市公安局局长秦康健在2004年对全市的派出所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结果发现,全市142个派出所中,有50个派出所无办公用房,39个派出所没有车辆,19个派出所是危房,全市80%的刑警队在外租房办公。

  “公安机关的经费主要依靠当地政府,我们所在的区政府给我们每位民警每年七万元的经费,但要求是每人罚款必须达到三万元。”西安的一位基层民警说,因为经费问题,他们不得不做一些和工作无关的事情,“比如长途押运,甚至被派去给私人渔场当保安。”

  陕西省公安厅研究室的调查称,袭警案的接连发生,客观上传递了一个信号:一些警察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能保护老百姓?

  吴仲飞说,“一些企业、建筑工地以及个别社会成员在遇到危及自身利益的问题时,不是求助公安机关,而是花钱在社会上雇用‘职业打手’。”

  给警权有效的保护和支持

  针对部分民警借检查之机到宾馆索钱的现象,秦康健给下属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小娃子,他不知道我的身份。我问他:‘你长大想干啥?’娃子说:‘当警察。’我问:‘为啥?’娃子说:‘能抓坏人。’我很高兴,就再问了一句‘还有什么?’娃子说:‘警察权大,想干啥就干啥!’”

  “小娃的思想意识离不开社会和大人的影响,作为警察,我们应维护自己的形象,宾馆饭店不是‘唐僧肉’,不要谁都想去管一管。”秦康健说。

  对此,吴仲飞认为,在目前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公安机关的职能要准确定位,避免出现职能“越位”。

  “我们现在经常搞一些联合执法行动,配合文化局查网吧,配合工商局查市场,配合市容局查拉土车,这些工作本来是主管部门自己的事情,但因为工作难度较大,就让公安部门配合。”西安的一位民警说,“政府一些人总觉得警察有强制力,最后导致的结果是警察的权威反而变小了。”

  8月29日,西安市成立公安城市管理支队,其主要职责是“依法配合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工作,制止和处置干扰妨碍执行公务、暴力抗法等行为和案件”。

  “袭警案发生的最根本原因在于部分地区警民矛盾的激化。激化的原因是警察的一些权限过大且未受到有效的限制与制约,如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搜查、窃听等等,都由公安机关自己决定、自己执行。没有限制与制约的权力,必将蜕化成为专横性的力量。”陕西贺宝虎律师事务所张晓敏律师分析说。  

  对此,基层民警也有自己的看法,长乐中路派出所教导员倪浩云说,“警察好像什么都可以管,但实际上许多事情都管不了,从法律层面对警权的界定不清也是造成警察执法被动的一个重要原因。以查验身份证为例,查验对象不让你查,你有什么办法?”

  倪浩云认为,目前警察和执法对象之间的权益不对等,“零口供、全程录像等这些西方先进的执法方式我们照搬来用,但警权却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及支持。”

  在采访中,几乎所有的民警都呼吁在法律上增加袭警罪。但也有不少专家提出反对意见。司法部研究室副研究员刘武俊撰文指出,增设袭警罪的呼吁,折射了片面夸大立法作用的“立法依赖症”。刘武俊称,不是一切社会问题都能转化为法律问题,应该把法律的领域还给法律,把道德的领域还给道德。

  吴仲飞说,在创造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警察应该进一步加强服务意识,有些民警片面地认为“重服务”会造成民众对警察职能的误解而影响其权威性,“‘服务’和‘打击’不是对立的,加强对人民群众的服务意识是非常必要的,同时,加强对少数犯罪分子的打击也是对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服务。”

  据了解,近期袭警案的频繁发生已引起各级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西安警方透露,对于民警如何正确果断地使用警械,他们正在研究对策,制定相关规定。

  9月12日,中国警察协会在北京成立,周永康在成立大会上强调,要把中国警察协会建设成为名副其实的“警察之家”。

  “警察协会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维护和保障警察的合法权益,各地的警察协会也会在近期内相继成立。”参与中国警察协会成立大会的吴仲飞介绍说。-

 [1] [2] [3] [下一页]

  相关专题:瞭望东方周刊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