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唐山寻亲专题 > 正文

纪念抗震30周年:张家五姐弟感恩社会感恩解放军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6月20日10:10 长城在线

  《唐山大地震》原文

  16岁的张凤敏,当时就是那样一个特殊家庭的“家长”。她的家庭成员有:15岁的大妹张凤霞,13岁的二妹张凤丽,8岁的孪生姐弟张学军和张凤琪。

  ……

  当大姐凤敏第一次生炉子,熏得泪流满面、呛得咳嗽不止的时候;当老二凤霞为给姐弟们领一份幼儿食品(鸡蛋卷),而去和有的大人争吵的时候:当几个姑娘为缝一床褥子而发愁,一连折断了四根大针还把手指扎破的时候,人们能够体会她们的苦涩么?人们能够听出几根支撑不住屋顶的纤细的小柱子,所发出的“咔咔”的断裂声么?

  “姐!我不吃你烙的饼!”小弟把一块烙糊了的饼狠狠摔在满面灰尘的凤敏面前,“我要吃妈妈烙的那种两面黄嘎嘎的饼!”

  “姐不会烙……”

  “那我就不吃饭!”

  “你走吧,”凤敏生气了,“哪家烙的饼好,你到哪家吃去!”

  八岁的小弟果真捆了一卷衣服走了,在外面流浪了两天才回来。

  “姐,给我买个小收音机!”他在街头看见刚刚恢复售货的小摊子上,正在出售从废墟中扒出来的还黏着泥土的“半导体”。

  “姐没钱……”

  “你有,从妈妈的抽屉里扒出来的!”

  “这点钱……唉,咱们以后怎么活呀?”

  凤敏磨破了嘴皮,才使弟弟相信那些收音机是砸坏了的,是从死尸身边扒出来的。她给弟弟找来小人书、破破烂烂的玩具,还拿出解放军送的花尼龙袜,亲手给他穿上。

  小弟笑了,灾难并没有改变他的心灵,他还是那个“小皇帝”,要吃得合口,穿得漂亮。凤敏怎么会想到呢?小弟穿上了花尼龙袜子和那件他最喜爱的黄格子上衣,就再也不肯脱掉;沾满了泥巴,蹭上了煤灰,也决不让姐姐去洗。而凤敏最怕弟妹穿得邋邋遢遢出去惹人闲话,说没娘的孩子就是脏……

  “我不换!我不换!那蓝衣服丑!那线袜子硌脚!”小弟在炕上哭闹。

  凤敏无可奈何,只得趁弟弟熟睡的时候,把他的衣服一件件洗净,又一件件烤干。

  她度过多少个这样的不眠之夜?风在扑打窗纸,火光在泪汪汪的眼中闪烁。炕上,弟弟妹妹发出轻微的鼾声……她累急了。她觉得自己就要栽倒了。爸爸呀!妈妈呀!此时此刻,你们能知道女儿的辛酸么?我们活得多么不容易,多么不容易啊!这一条坑坑洼洼的漫长的路我们能够走到底吗?

  ……

  回访

  6月11日,记者通过多方联系,找到二姐张凤霞的家。而五姐弟也因为这一次特殊的采访聚首一室。

  “

地震那时,凤丽、凤琪在亲戚家,爸爸妈妈和弟弟在一屋睡,我和二妹在另一屋,正睡得晕晕乎乎的时候,突然墙就塌下来了,当时我们姐俩没想到是地震。”大姐回忆说,早上8点左右她们姐俩才被救起,“我们出来之后,就和解放军叔叔一起从废墟里扒我的父母和弟弟,当时我看到父母用双臂和身体护住了弟弟,而我的父母就像睡着了一样……”

  简易棚里5双小手端着锅碗瓢盆接雨

  “有人吗?房子漏水吗?”来唐山抗震救灾的部队领导来查夜,一推门他惊呆了。他看见5双小手正端着锅碗瓢盆接雨水,那雨水从漏着缝隙的“房顶”流下来,滴答滴答掉在五双小手举着的碗里。他们只是五个孩子,中间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惟一能称上大人的就是17岁的大姐张凤敏。

  “地震后,房子都倒了,我们姐几个从部队里领来了几块油毡,几条木头,搭建我们的小简易棚。邻居的哥哥就过来帮忙,可是没想到这个小房子还是漏水。”三姐凤丽回忆说。部队领导走后,房顶似乎不再漏水了,雨停了吗?几个孩子兴奋地走出门,原来几件雨衣遮住了漏雨的窟窿,而解放军战士们却冒雨去敲另一户人家的门。

  第二天,部队的领导下达任务,务必找最好的地势、用最好的木材、盖最漂亮的房子给五姐弟住。房子盖好后,部队的战士在门外守护,“你们不用害怕,地震了肯定先救你们,踏踏实实睡吧。”

  “后来,好多来唐山抗震救灾的领导都要去我们的小屋坐坐,人未进门声先到‘我们看孩子来了’。”大姐凤敏说,因为有部队,他们这个孤儿家庭没感到可怜,也没感到孤独。

  为一锅饺子姐五个抱头痛哭

  小弟学军是家里的独子,父母对其宠爱有加。地震过后,父母去世,张家五姐弟成了孤儿,可幼小的学军并不知道这些,他仍过着他“小皇帝”般的生活。

  “我们家就弟弟这么一个儿子,父母在世的时候都很娇惯他。”三姐凤丽说,“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姐几个辛辛苦苦包了一锅饺子正煮着呢,弟弟回来后看饭没熟,他抓起一把炉灰就往锅里撒,那些饺子可是我们姐几个一个一个包起来的,他这一撒我们又着急又难受,‘妈都没了,你这样还行?咱们更吃不上饭了,你长大了也该懂事了,姐也想让你吃好了,可是姐也不会做,姐会做啥呀?以前这事都是妈干……’说着说着,姐五个就哽咽着抱头痛哭起来。”回忆起这些,大姐凤敏心里仍旧很难过,“我弟弟其实很可怜,那么小就失去了父母,姐姐们又不会做别的,只能给弟弟吃面汤,现在弟弟还说,见到面汤就迷糊呢!”

  宁可喝面粥这个家不能散

  大地震使得4204名孩子成为孤儿,他们被纷纷送往育红学校,而张家五姐弟并没有踏上满载孤儿的列车。“当时,我们虽然失去了父母,还得面临余震的威胁,但是我不想把我的弟弟妹妹们送走,这也是一个家呀!”大姐张凤敏回忆,后来救灾部队撤离时,把她带走去当兵,“其实,我的弟弟妹妹是最辛苦的,我走后,家庭的重担全落在了几个妹妹身上,她们还那么小……”大姐凤敏当兵在外,可是无时无刻不想念家里的弟妹们,“那时候,部队发一块

月饼,我都不舍得吃,我咽不下去呀!我总在想,我在这吃着月饼,我那可怜的弟弟妹妹在家里吃啥呀!我拿着月饼就流泪,即使月饼放干了,我也得等到下次探亲拿回家。”

  后来军区领导来凤敏团里,了解到张家五姐弟的事,非常想收养凤琪和学军,为这,姐姐凤敏整夜睡不着觉。“其实我也希望我的弟弟妹妹有一个好的学习生活环境,可是那晚我说什么也睡不着觉,我真是舍不得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离开。这是一个家,我们姐五个宁可喝面粥,我也不能把他们送出去啊!”

  在关爱中成长

  在默默帮助五姐弟的人中有一位外地叔叔一直让他们感动,他叫吴宝锦,当年是辽宁省辽阳市红光机械厂的一名职工,“他从广播里听到了我们的故事后,便给我们寄来了袜子、手套、还给我们邮来了钱,他信中嘱咐我们好好学习,有困难的话跟他说。就这样,他常常给我们写信、邮东西,直到20年后,一位辽宁杂志社的记者来采访我们,我们托他找这位恩人。找到后,杂志社通知我们他是位盲人,生活得也很艰辛。当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真是不好受啊……”大姐凤敏说。

  “这三十年间,真是太多人关心、帮助我们呀!解放军更是没的说,地震那时,某团部整个二连都帮忙给我们盖简易房,后来部队领导给我们送米送面,和我们一起做饭吃。他们就是我们的亲人呀,比我父母想的还周到。抗震救灾结束后,部队要撤离,我们姐弟几个感觉心里空落落。”张凤霞说,因为大地震他们对解放军有种特殊的感情。“后来,解放军走后还总是惦念我们,总是送米送面还有大白菜等,逢年过节还把我们姐弟几个接到部队去过,他们对我们真是太好了。”

  如今,张家五姐弟生活很幸福,大姐凤敏在唐山市一家

医院做一名医生,二姐凤霞、三姐凤丽、小妹张凤琪和弟弟学军也都有自己喜欢的工作。

  (本报记者:齐雪芳)

来源:燕赵都市报

  相关专题:唐山寻亲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