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赴难:感受第二故乡的热情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7月22日01:31 燕赵都市报

  

赴难:感受第二故乡的热情
▲范友回忆当年在沈阳治伤经历。

  

赴难:感受第二故乡的热情
▲地震发生后大批伤员被空运到外地救治。

  

赴难:感受第二故乡的热情
▲当年是冯德瑞(左)把范友送上了去沈阳的飞机。

  “感动,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冯德瑞说,大地震发生后,有幸能乘飞机送伤员到沈阳,从而真切地感受辽宁军区和医护人员的热情。而当时被抢救的伤员、55岁的范友,更是激动不已:“辽宁的医护人员真是比亲人还亲,比亲人还用心。”统计显示,在唐山大地震的救援过程中,辽宁省派出了17个医疗队、1252名医务人员,同时还接收了来自唐山的伤员19828人。

  一个伤员一辆专车

  “那段经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2006年7月12日,在唐山市路北区祥瑞里生活小区的门卫室,55岁的冯德瑞向记者讲述起他当年送伤员去沈阳的情景,一个劲儿地称赞“他们真好!对我们太好了!”

  回到1976年7月31日。

  当天上午,25岁的冯德瑞在唐山市飞机场挥汗如雨,和空军一起往飞机上抬伤员。四个月之前他刚从24军71师司令部管理科复员回家,一直在家等待分配工作,大地震发生后他就自觉地跑去参加救援。

  当日10时30分,三架飞机都装满了伤员,其中一架飞往大连,剩下的一架准备去沈阳。由于飞机上都是重伤员,而机场的忙碌军人们又不能离开现场,飞机上如果伤员有紧急情况谁来照顾?情急之下,在现场指挥的省政府和北京军区驻唐机场抗震指挥部的领导,把目光盯到了冯德瑞身上。

  “我早就跃跃欲试了!”冯德瑞说,他当即爽快地登上了飞机。

  10时40分,飞机起飞。45分钟后,他们就降落在沈阳市东塔机场。因为除了飞行员和他,整个机舱的乘客都是地震砸伤的重伤员。舱门打开后,冯德瑞第一个下了飞机。

  那天,骄阳似火,沈阳市的气温在30℃以上。机场的数百名医护人员站在没有树荫、没有遮阳伞的救护车旁,脸被晒得通红,焦急万分地等待着唐山送来的地震受伤的人。

  “我刚下飞机,一位医生就上前来跟我握手,激动地说:‘可把你们接到了’。”冯德瑞后来才了解到,原来这些医务工作者当天凌晨3时接到上级指示,就赶到了东塔机场,早饭都是在救护车旁吃的。“一个医生跟我说,他们参加运送伤员的医务人员,不准离开救护车半步,司机不离方向盘,除了大小便可以去厕所,任何人不许离开自己的岗位。因为,不能在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以免耽误抢救伤员的时机。”

  医务人员开始从飞机上往下抬伤员,四个人抬一个,小心翼翼。“真是比亲人还亲,比亲人还用心。”当时被抢救的伤员范友说。

  为了争取救治时间,一辆救护车只拉一个伤员,飞驰赶往医院。因为伤员需要躺着,飞机运载量有限,一辆救护车拉一个人,迎接伤员的救护车有的没有轮到份。“这趟一共送来20个伤员,沈阳市政府派了30多辆救护车,大家都争着抢着把伤员往自己车上抬。”冯德瑞说,那种场面让他感动得直掉泪。

  比亲人还细心

  “他们看到人砸得这么严重,有的人都心疼得掉了泪。”范友当时因为骨盆严重砸伤被送到沈阳去抢救,并在那里疗养了8个多月。如今,他是开滦煤矿服务分公司唐山社区伤病管理科科长兼书记。

  范友是当年7月31日被飞机送到沈阳的,当时把他抬上飞机并陪护他到沈阳的,就是冯德瑞。范友在地震中被石板砸伤了骨盆,由于膀胱受到挤压不能排尿,如不及时导尿就很可能膀胱破裂,或者患尿毒症死亡。

  “一下飞机,辽宁的医护人员就立即给我进行了导尿处理,鼓胀的肚子变小,痛苦立马减轻了一大半。”2006年7月12日下午,范友在他的办公室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况。

  随后,范友很快被救护车送到了沈阳市骨科医院。“我也随车到医院看了看。”冯德瑞说,那里的医院打扫得窗明几净,被褥也全是新换的,医务工作者都在匆匆忙忙地抢救伤员。“但他们忙而不乱,有的在给重伤员进行手术,有的在给伤员输液,还有的在给伤员擦屎换尿布。看到这些不怕脏不怕累的医务人员,我再次被深深地感动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个场景,给他们两人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一个姓田的女伤员,全身多处被砸伤,下肢失去知觉,不能动弹,已经三天没排大小便了,而且心脏功能不好,肺部出血,不时地咳出血痰。送到医院时,病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咳出的血痰堵在嗓子里吐不出来,憋得脸色发青,嘴唇发紫,随时有生命危险。怎么办?正在大家心急如焚的时候,一个20多岁的女护士听说情况后跑了过来,把病人上半身轻轻扶起来,然后从兜里掏出新买的手绢,轻轻塞到病人的嘴里,小心地把嗓子里的血痰引了出来。接着,又给病人打针喂药,还用药酒轻轻地把病人的伤处一一洗净,并细心地包扎好。最后,该病人大便排不出来,受伤的骨盆被挤压得十分难受。怎么办?那位护士又俯身下去,用手将大便一点一点地抠了出来。

  “这是一次很平凡的‘手术’,但它展现出来的医护人员的崇高精神,让我肃然起敬。”范友说,“真的,他们比亲人还细心。”

  “感动了我30年”

  “我本来以为在那里住一两个月就可以出院了,没想到一下子就是8个多月。”范友说,在沈阳骨科医院的病房里,所有医护人员对他都非常认真负责。由于他的伤势很重,为了更好地恢复健康,医院分三次给他进行了手术。“所以,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一点儿后遗症也没有留下,现在身体非常棒。”

  8个多月的治疗,没有亲人在身边,范友一点儿也没感到孤单。“那里的医护人员对我们都非常好,比亲人还亲,照顾得比亲人还细心、周到。”范友说,刚住院时,他疼痛难忍,一天一针杜冷丁都抗不住,病房的护士又担心药物过多对身体不好,就不停地给他用开水烫洗毛巾,敷在他额头来缓减疼痛。而且过节的时候,医生和护士的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都会特意留下一份,带到病房来给他们吃。

  仅仅去送了一趟伤员的冯德瑞,也被辽宁的热情深深感动。“当天我把他们送到医院后,沈阳骨科医院的领导还执意让我多住几天,观察观察,看身体是不是受伤了。”冯德瑞说,因为当时唐山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他谢绝了医院领导的好意。

  冯德瑞那趟飞机送去了20个重伤员,后来他们都被抢救了过来,彼此还不时联系过。冯德瑞最后说:“在那样危急的关头,辽宁省政府想唐山人民所想、急唐山人民所急。因为他们的热情帮助,大家都活下来了。单这一点,就感动了我30年。”

  事实上,仅仅1976年7月31日这一天,辽宁方面就接收了来自唐山的伤员897人。而后来的统计显示,在唐山大地震的救援过程中,辽宁省派出了17个医疗队、1252名医务人员,同时还接收来自唐山的伤员总计19828人。

  (本报记者:高利锋)

  历史档案:省委干部牛增慧的工作笔记

  1976年10月18日上午河北省慰问团在山东烟台地区人民医院与唐山伤员座谈笔录:

  ■唐山钢铁公司田俊崖(40岁)

  我是挤压伤综合症,入院时神志不清。医院经全力抢救,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生活安排得好,政治上帮助我们学习,坚定信心。“只有社会主义能救中国。”要是在旧社会不堪设想。厂给我来信,我们厂快全面恢复生产。今后半生,干好革命,干好工作,永不忘本。

  ■唐山矿冶医院吴顺合

  我参加座谈,心情很激动。来前,伤员们都有个共同的心愿,欢迎河北慰问团,感谢山东人民,烟台人民。

  家里亲人死亡时,会掉眼泪。当我们看到慰问电,第一次上火车,流下了眼泪;到407医院,感动得我们掉下了眼泪。

  我们来了130多人,原来这个医院容70多个病人。我们这些人都是抬着来的,绝大多数不能下床。送水送饭,端屎尿,一夜看几次。父母,亲人,孩子,对我们不如这里的同志。下大雨时,端饭,护士把雨衣脱下来,盖上,让我们吃好。

  毛主席逝世,伤病员放声大哭,对毛主席的感情,灾区人民更深。

  ■唐山建筑公司财务科刘道堰

  我56岁了,旧社会过来的人。

  这么大的地震,我们这些人都得死了。我压了5个小时,腰部压伤,下肢有伤。刚被扒出来,心想:完了,瘫痪了。旧社会,没有人扒,扒出来没有水,没有粮,也得死。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就是好!”

  我没有想到我能走路了!大夫、护士像亲人,我刚来不能动,大便时需四五个人架起来。

  ■迁西建筑工程队郭玉顺(35岁)

  我正在唐山施工,压在(建筑物)底下几小时,后被抢救出来。是毛主席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党中央、全国人民的支援,10个我也没了。亲人对我的照顾,使我多次感动得流泪。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