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瞭望东方周刊专题 > 正文

双面李大伦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0月09日19:11 瞭望东方周刊

  双面李大伦

  有影响的政坛“大佬”

  与曾锦春被抓后举城狂欢庆慰相比,李大伦的倒下,给人更多震动和沉重感。这位体格魁梧、举止稳健的官员,是1949年以来湖南在任上被反腐铁拳击倒的“重量级人物”。

  “我多次虔敬地向他汇报工作,现在想来是向一个大腐败分子汇报,心里直作呕。”郴州市直机关一负责人说。

  郴州一位老干部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党在地方的一把手,本应在当地拥有最高威信,如今却变成了人民的罪人。他在台上教育别人,却教育不了自己。现在郴州老百姓认为,洪洞县里无好人,就连一些干部也这么认为,执政党形象受到了严重损害。”

  李大伦49岁入主郴州。此前,他任过临澧县长、县委书记,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常务副州长、州委书记,省委农村工作部部长、省农办主任。从人民公社一路摸爬滚打、当过2个市州和省直部办委“一把手”的资历,无疑增加了他在同僚中的份量。

  湖南省委一位与李私交不错的官员说,李到农办后一度有些消沉,但后来“状态”明显回升,对自己有一个比较高的预期。本刊记者阅读这期间他写的美文《感受郴州》,热力迸射,一连用了“我用激情的脚步触摸”、“我用专注的耳朵倾听”、“我用虔诚的心情拜谒”、“我用渴望的目光探求”四个排比段式,表示“惟有执着一念,以今天的努力再铸辉煌”。已届天命之年的这位官员渴望再建功业的冲动毕显。

  人“鬼”之间

  郴州对李大伦有“前三年是人,后四年是鬼”的说法。一些人对他“出事”并不感到意外。雷渊利案发后,不少人就在议论,郴州的贪官不止雷一个人,比他问题更严重的人还有---这中间就包括市委书记。大家对他的议论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用人“看不懂”,二是热心为一些工程项目“现场办公”。

  “悠悠万事两件大事,招商引资项目建设”。郴州众官员倒背如流的这一语录,是李大伦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的经典。他的注释是“靠原始积累太慢,靠银行贷款太难,靠财政投入太少,只有招商引资来得快”。官员们都承认他目光如炬,“抓住了牛鼻子”。但民间后来的解读是:郴州贪官的典型特征正是“和老板打得火热”。

  2003年10月14日的《郴州日报》,报道了李大伦在雷渊利等陪同下到城市广场、兴隆步行街、兴旺步行街、五洲大酒店等项目建设工地“实地调研”,李现场强调,对外商要给予更优惠的政策,对职能部门要搞行政过错和行政不作为追究,项目业主遇到的问题要定人限时办理好等等。后来的调查证实,李大伦包括雷渊利、樊甲生这3名市级领导,都与上述项目业主发生了巨额利益输送。

  为了证明李大伦身上“有很多东西看不懂”,有官员谈到李陪一位省领导视察整顿矿山的细节:李大伦当着这位领导的面,对几个矿老板破口大骂,非常凶狠。临走时他又折返回来,对他们拱手作揖:“拜托各位了,这个时候请你们千万不要添乱!”

  嘉禾县一位官员对媒体把李大伦过度“妖魔化”不赞同,他认为李身上“见不得人的东西很多”,但这些年郴州的发展有目共睹,客观评说,李是有贡献的。但他接着又谈了一件“自己看不懂”的事:常德临澧县有位退休干部的儿子患了白血病,家里根本拿不出钱来治疗,李大伦知道这件事后说,“这个人我了解,过去拒收礼金,办事正派,决不能让这种廉洁的人为难”,当即在郴州老板中为他筹捐了6万多元,令这位老部下很感动。

  湘西自治州委官员透露,李在湘西工作时,通过秘书向组织上交过2万多元礼金,还上交了手表、金戒指、皮大衣、消毒柜和其他一些物品。据李大伦自己透露,到郴州工作后他也向纪委或廉政办上交礼品礼金约128000多元,一些单位购买他那本颇有争议的《大伦书法作品集》的135000元购书款,也全部捐给了郴州市教育基金会。这是当地一家专门资助在校贫困学生的半官方机构。

  但在目前查出的李大伦夫妇3200多万元“家庭存款”面前,上述数字真如肥牛一虱,李的上交举动更显伪诈苍白。

  郴州“太上皇”

  郴州市委大院连贯苏仙岭山麓,四季苍翠葱茏,李大伦喜欢傍晚散步。但很多公务员远远见了他便绕道走,不敢上前打招呼。市委一位官员说,他的生活圈子很奇特,除了老板和要害部门的头头,很多处级干部他都不认识。

  郴州一些老干部对记者说,李大伦比较高傲,一般人不接触;他想办的事情,无论怎么都能办下来,很坚定执著,也有手段。过去每年过春节,都请老干部向市委市政府提提意见,再吃一顿饭。后来会不开了,只吃饭。大家说吃饭并不重要,你一年到头说了365天的话,希望能抽出半天,也听我们讲一讲。但他我行我素,吃完饭就走。

  据《瞭望东方周刊》了解,李大伦主政后期,权力被无限放大,大小事情决策基本是他个人专断。市委书记本来是地方各种利益关系调配、调整的主宰者,但由于他缺乏最基本的党性原则,不但把一些利益“调”到自己口袋里去了,还凭借“一锤定音”的个人霸气和监督失灵的机制缺失,提供了一种坏的价值导向,既保护了一批腐败官员,还制造出一个庞大的非法既得利益群体,加剧了班子内外大面积疡烂。他对郴州社会的伤害是深层的。

  应当说,李大伦受到的主要挑战来自媒体,这几乎是官员到老百姓的一致看法。嘉禾高考舞弊、竹园宾馆淫窝、珠泉商贸城拆迁事件、全国

住房公积金第一案等等,还有被频繁曝光、难以计数的矿难事故。2004年,在李的授意下,郴州市出台了一份与中央精神明显不符的“红头文件”,规定郴州境内任何单位、机构和公职人员,未经市委宣传部门许可,一律不得接受新闻媒体采访,违者将受到严厉的纪律和组织处分。新华社有关这份文件的情况反映引起高层重视,针对正常舆论监督设置的这个“土围子”才得以被打掉。

  2004年李树彪案发后,李大伦公开在一次党政联席会上说,“如果媒体来曝光,就把他们的照相机、摄像机砸了再说!”现在来看,这与其说是李大伦气焰嚣张,不如说是他预感到末路来临的一种紧张。

  “李大伦是一个极其清醒的腐败分子” 这是郴州一位老干部的精准点评。事发一年前的“保持先进性”教育活动中,李大伦剖析了自己七个方面的问题。“我的党性分析”这份材料尽管不无文饰,避重就轻,但仍可窥见他内心的起伏波皱,某些披露逼近当今官员的言说“底线”。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相关专题:瞭望东方周刊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