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长征胜利70周年专题 > 正文

范长江“歪打正着”报道长征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0月18日02:44 北京晨报

  “第一次公开如实地报道了工农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传奇]揭秘:

  70多年前,红军穿越松潘被称为“死亡之国”的茫茫草地,皑皑白骨为世人留下无穷悬念:“第一篇公开红军长征真相的报道”为何从此而出?红军为何在松潘毛儿盖驻留如
此长的时间?疑问接踵而至。

  见证:

  杨继宗,曾目睹风吹草动现白骨的惊心动魄,双脚踏遍荒无人烟的草地;尹韵公,多年潜心研究范长江报道,数度重走《中国西北角》的采访路线;他们一生注定要和70多年前路过的红军结缘,随着无数次寻访、考察,那段红色传奇显露真迹。

  史料记载 范长江报道诞生过程

  1935年9月13日和14日,在天津版的《大公报》要闻版上,连续刊登出中国记者范长江的《岷山南北剿匪军事之现势》。尔后,系列报道被结集成《中国的西北角》。1980年2月,香港三联书店出版《中国的西北角》,其“出版说明”中称“范长江是中国第一位进入西北角进行考察的记者。”

  1980年4月,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的西北角》其“编辑前言”中称:范长江“第一次公开如实地报道了工农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一说法沿袭至今。

  专家揭秘 “第一”报道“歪打正着”

  揭秘人:尹韵公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潜心研究范长江报道多年,并数次重走其采访路线

  ■北上旅行遇到红军长征

  尹韵公把范公这篇享有“第一”的报道,归结为“赶上了”。1935年7月,范长江是《大公报》的特约通讯员,专门为《大公报》写通讯,原籍为四川的他“本来打算先作环川旅行”,但到达成都后,因得到且爱惜“一个由成都经松潘北上兰州的旅行机会”,故“放弃了过去的准备,决定和朋友们先行到兰州。”就这样,范长江改变了既定计划,拉长了路线,行程由成都一路北上,经松潘、川西,到达岷山,直至兰州,写出这篇闻名于世的《岷山南北剿匪军事之现势》。岷山跨四川、甘肃两省,大致呈西北东南走向,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也是红军长征经过的最后一座雪山。就这样,原本是冲着记录沿途见闻的新闻报道而去的范长江,因为恰好赶上了行军至当地的红军,因此这“第一篇”才得以出炉,实属“歪打正着”。

  ■范长江为何择岷山而行

  论理,范长江要做采访,可去的地方不胜枚举,为何偏偏挑中岷山一带?说到底,还得归结为70多年前已经成为热点的“西部开发”。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大部分中国人意识到,中日战争的爆发只是时间迟早而已,而国力远不如日本的中国只能依靠西北、西南等战略大后方与敌周旋,因此,了解西部、开发西部成为当时的社会热点。

  对于这一点,可以从范长江的《中国的西北角》中得到佐证:“东北事变以后,一般国人的眼光又注意到‘西北’上来,从报章杂志宣传讨论,到要人的视察、专家的设计,以至于实际建设工作的进行。‘开发西北’的声浪震动了一般国人的耳鼓。”“将来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沿江沿海城市一定守不住,抗战的大后方一定在中国的西部(西北和西南),而这是中国最落后的地方,应当有些人去考察,发表文章,引起人们的注意,促进这些地方的改革。

  而对于西南地区,范长江认为尤以四川为重。“如果占据了成都平原,则既可以借丰厚的地利,扩张势力,更可凭四塞以守,择薄弱点出击,以田全川……那时可以作为中国反帝图存的最后的活动区域,实舍西南诸省而莫属。谁能取得四川,谁即有支配今后中国大局的地位。”

  两位喇嘛带路走过草地

  史料记载红军在草地边盘桓一月

  

范长江“歪打正着”报道长征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线示意图

  专家揭秘 两位喇嘛带路走过草地

  揭秘人:杨继宗,现任松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研究红军长征史十余年,系确定沙窝会议会址和毛儿盖会议会址的核心人物

  ■会议:“死亡之地”留驻最久

  谜团:草地气候恶劣多变,素有“死亡之地”之称。为什么在险恶的毛儿盖草地,中央红军却停留了近一个月之久,成为中共中央在长征途中留驻时间最久的地方?

  两次会议确定北上方针

  “中央在毛儿盖先后召开了两次重要的政治局会议,”杨继宗分析认为,“而且,红军进驻草地的时候,青稞马上就要熟了,总不能饿着肚子进草地吧?”

  1935年8月4日至6日,中央在毛儿盖召开沙窝会议。20日,中央在毛儿盖又召开了毛儿盖会议。两次会议对于确立创建川陕甘革命根据地、对于加强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对于团结一、四方面军共同北上抗日,起了巨大作用。

  沙窝会议到底在哪儿开

  关于沙窝会议和毛儿盖会议,会议内容虽有史料记载,会址却无人能说明白。人们普遍认为沙窝会议是在血洛召开,回忆录曾记载,“沙窝可真像一个窝,四周环山”,但实际上,血洛周围并没有山;而当地也根本没有沙窝这个地名。杨继宗提出,附近一个名为“俄灯”的寨子很可能才是真正的沙窝会址。

  “会议是在一个小喇嘛庙里开的,而血洛从来都没有庙,只有俄灯有;俄灯处于一个三岔口路口,方便撤离;当地藏民回来取粮时,发现那里戒备森严;而且,庙后有个地方,外地人叫它‘沙窝’。”种种推测让杨继宗颇有把握地写下了《中央政治局沙窝会议会址考证初步结论》,现在中央文献用的都是这个考证版本。

  ■向导:两位喇嘛带路过草地

  谜团:即使是经验丰富的牧民也只有每年的5月至8月才敢纳足茫茫草地,人生地不熟的红军是如何走出这片泽国的呢?

  1984年,邓小平指示查找当年给红军带路的向导的下落。杨继宗在逐村排查中发掘出一个令人唏嘘的真实故事。

  1935年8月中下旬,出远门的喇嘛扎栋巴、能周回到毛儿盖寺庙,发现其他喇嘛都跑光了,只剩下一支驻扎此地的军队。经过红军的一番思想工作,他们答应作进军草地的向导。8月21日,一场征服川西北草地的大行军终于开始了。

  扎栋巴、能周将红军带出草地后,回家乡找到躲进山里的村民,但能周却因为“给汉人带路”被当场杀死,扎栋巴则因与村里最有威望的老人是亲戚,被保了下来。

  ■筹粮:红军留下木板借据

  谜团:红军进入松潘一带时,当地作物青稞即将成熟,但农民们早已跑光,红军如何在自己下地收割青稞后,做到秋毫不犯?

  木板借据字迹清晰

  在松潘县的文物管理所,就藏有从毛儿盖收集上来的当年的“红军借粮木板”。“这块田内割了青稞斤,我们自己吃了,这块木牌,可作我们购买你们这些青稞的……归来以后,你们拿这块木牌向任何红军部队或苏维埃政府都可兑取……银子、茶叶与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在你们还未曾兑得这些东西之前,请好好保存这块木牌子。”落款为“前敌总政治部”,并有“麦田号”字样。杨继宗解释说,当时红军统一制作了很多快这样的木牌,具体数目和编号都空着待填。木牌虽然古旧不全,但上面的毛笔字迹清晰易辨。

  羌族土司当队长

  松潘自古就是藏羌彝回等少数民族的聚居地,杨继宗在这里发掘出了鲜为人知的红军和少数民族的“统一战线”。

  “当时松潘有个名叫安登榜的土司,在当地羌族中很有威信,按惯例他本该继承他父亲的土司之位,但老土司的小老婆以国民党松潘政府为后台,追杀安登榜,要立自己的儿子为土司。安登榜外逃途中恰遇红军,双方一谈即合,安登榜不仅写信令堵截红军的土司兵撤退,还率60多人收编入‘红军番民游击大队’,安登榜任大队长,负责给红军筹粮。”

  记者手记

  摊开历史的掌纹

  几年前,有一部很火的推理片,每集的最后,片中的侦探总会大叫一声:一切谜底都解开了!为了这句话,不少人每日守在电视机前,甘当“沙发土豆”。

  做了记者以后,渐渐分辨不清,究竟是迷恋上解开谜底的一瞬,还是执著于追寻真相的过程。于是,在一条条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的“红色路线”中,我和同行选择了西行,进入天险最多的神秘川西。刚入9月,薄有寒意的松潘每日都会从傍晚开始下雨,奔赴毛儿盖草地已不可能。就在松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杨继宗用电炉取暖的办公室内,十数年的研究,在他的烟雾中娓娓道来:从十多岁时亲眼目睹一圈茂密草丛中的皑皑白骨,到后来多次深入茫茫草原,亲自考证藏族向导、沙窝会议和毛儿盖会议会址。历史,拨开层层迷雾,从他口中一幕幕重现。

  尔后在金沙江,业已退休的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黄明恩听闻我们到来,匆匆赶至,将当年红军渡江的过程叙述得声情并茂,多年的实地考察化为一场活灵活现的情景剧,犹如亲历。为我们解疑时,无论是文献原文还是当年报刊文献的报道,均能脱口而出,一字不差,令我们这些小辈自愧不如。

  直至回京,一路采访仍存留大量疑问,前去中国人民大学党史系教授李安葆处求证。年过7旬的老者,坐至人大静园简陋整洁的家中,为我们频频起身,忽而翻阅资料、忽而查找笔记,献出毕生收藏的珍贵资料,只求能将一个问题讲得明晰准确。而当我们小心翼翼地将71年前中国新闻界泰斗范长江的报道原文向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尹韵公求证时,他却是不迷信权威、不遵从定论,敢于出奇制胜,抽丝拨茧,道出中国新闻界泰斗范公“第一篇”的真相。

  没有人能否认,长征是一部传奇。而传奇经过了70年的风雨,谁来揭开历史的本来面目,将当年不能记、不便记、不可记的点滴,一一重现?当靠着这份执著、这点勇气、这股坚毅,才使我们得以在浩如烟海的文字记载中,翻开历史的掌纹,悉心品评。

  晨报记者 赵王月

  红色记忆

  草地印象

  “远远望去,(松潘草地)像一片灰绿色的海洋,不见山丘,不见林木,没有村舍,没有道路,东西南北,茫茫无际。白河(即葛曲河)和黑河(即墨曲河)由南而北纵贯其间,河道迂回曲折,叉河横生,水流迟缓。由于排水不良,潴水而成大片的沼泽。漫漫泽国,经年水草,盘根错节,结络而成片片草甸,覆盖于沼泽之上。草甸之下,积水淤黑,腐草堆积,泥泞不堪,如胶似漆,浅处及膝,深处没顶。人畜在草地上行走,须脚踏草丛根部,沿草甸前行。否则,稍有不慎,就会陷入泥潭。一旦陷入,如无人救助,则越陷越深,难以自拔,甚至遭灭顶之灾。草地水质恶劣,不仅无法饮用,而且稍有不慎,刺破皮肤,泡水后即红肿溃烂,难以医治。……”

  摘自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红军长征史》

  

范长江“歪打正着”报道长征

  

范长江“歪打正着”报道长征

  版画《穿越松潘草地》新华社发

  本版撰文 晨报记者 赵王月 姜葳

  相关专题:长征胜利70周年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