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长征胜利70周年专题 > 正文

老红军53年后喜逢战友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0月19日07:23 扬子晚报
老红军53年后喜逢战友

一别53年的老战友喜相逢,贺大彬(右)说不出的激动,紧紧握住当年小参谋的手。 张磊 摄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太平盛世里,最值得记忆和缅怀的是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列数诸般友情,其中最真挚、最宝贵、最难忘的是“战友情”。因为扬子晚报的一篇“传奇长征”报道,一位81岁的老人找到了已分别50多年的战友。而这位战友,就是江苏的老红军战士之一——贺大彬。我们自豪,能因一篇报道促成了这段人间佳话;我们有幸,能亲睹一份感天动地的战友深情……

  跨越53年的握手

  2006年10月17日下午两点半,南京军区总院5病区的一间病房内,94岁的红军老战士贺大彬从午睡中醒来,缓缓坐直后开始和身边的儿孙以及来访的记者愉快地拉起了家常。床边是一摞记者带来的、最近的扬子晚报,每份都翻到了“传奇长征”的专版,放在最上面的是9月30日那天对老人的专访报道。看着自己70多年前的照片,贺老仿佛又想起了那段戎马倥偬的岁月,想起了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渐渐陷入了沉思……

  3点多,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快步而入,在众人探询的目光注视下,他走到了贺老的身旁,静静地、仔细地盯着他,许久都没有说话。贺老也抬起了头,看着突然而至的“陌生”老人,嘴角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可双眼里的惊疑却慢慢消失了,一种异样的情绪取而代之,朦胧的一丝记忆让老人开始有些颤抖。两分钟,也许更长的沉默之后,从来访老人的口中吐出了4个字:“老参谋长!”仿佛一道闸门被拉开,他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带着两行泪水,几乎是扑到了贺老的身上,却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老人猛地站起身子,郑重地、颤巍巍地向贺老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老参谋长,还认识我吗?我是曹升运,17团的曹升运啊。”“曹升运、曹升运……”贺老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突然坐得更直了,他脱口而出,“小运子,你是小运子!”两双斑驳、颤抖却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到了一起,一种发自内心的兴奋和激动出现在贺老脸上,这位刚刚还和记者在说着“战友比亲兄弟还亲”的老人,一边挥舞着那只没有输液的左手招呼曹老找凳子坐下,却又一把抓住曹老的胳膊,将他拉坐在病床边,自己则艰难而猛烈地挪动着身子,努力腾出更大的空间来。

  本报报道牵线握手

  “这是我的老领导,老首长,老大哥啊。”擦去泪水的曹老慢慢平复了情绪,开始对记者和贺老的家人作起了自我介绍。1950年5月,当时才25岁的曹升运老人调到了贺老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警备6旅步兵17团,驻地在山东烟台。“贺老是参谋长,我是参谋。”尽管与贺老朝夕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5个月不到,可曹老自豪地回忆,“在10多个参谋当中,贺老对我最好,感情也特别深。”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曹老举了个例子,一次旅里开党委干部会,为了让曹老“长长知识”,贺老硬是把这个没有资格出席会议的小参谋带在了身边。“那么多参谋,他就带我一个人去了……”看着陷入兴奋回忆中的曹老,贺老一直在静静地微笑。也许56年前,那位敦厚的参谋长在看着比自己年轻10多岁的小老弟们时,脸上就是这样的表情吧。

  1950年10月,17团被调到徐州,随后整团被拆散,贺、曹二人分别进入不同的部队,参加了举世瞩目的抗美援朝战争。这一别直到3年之后,同在南京参加“学文化”活动的二老在如今的山西路军人俱乐部附近见过一面。

  “才两三分钟,只来得及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是漫长的53年,二老辗转四处,终于贺老定居徐州,曹老落户南京。“年纪越大,越是止不住地怀念老战友。”曹老说,“眼看着能联系上的战友都走了,老弟兄几个就剩下自己了,有时候想找个人说说当年的事都难啊。”

  说到这里,曹老站起身来握住了记者的手,“说真的,多亏了你们扬子晚报的报道,让我这个老头子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贺老,见到老首长。”原来,曹老几天前无意中翻阅报纸,看到了9月30日那天本报关于贺老的报道。那个熟悉的名字,那张熟悉的照片,一下子让老人激动不已。第二天他就拨通了省军区相关部门的电话,如获至宝地得到了贺老的联系方式和住址。“打算给贺老一个惊喜”的曹老经过了两天的准备,昨天上午差点就坐上大儿子找来的汽车直奔徐州军区第一干休所了,可临行前,他还是架不住家人的劝说给贺老家里打了电话,得知贺老竟然在五天前就到了南京看病,老人几乎是立刻赶来医院……

  战友深情令人感佩

  短短4个多月的军营相处,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友谊?分别53年后的再次相逢,究竟会爆发出什么样的激情?一个下午,3个多小时,二老的手就没有分开过。一场操练、一次联欢、一桌牌局甚至一番说笑……他们的话题信手可得。动情时,他们含泪相拥;无语时,他们含笑相视。一个说“当年我模样可帅”,一个则称“我长得也不错”;说起当年几次“偷偷摸摸打麻将”的经历时,他们还会不由自主地缩一下脑袋。94岁、81岁,两个如此高龄的老人,仿佛在突然间变成了孩子。

  告别贺老、曹老,轻轻带上病房的门,从窗户里望进去,两位老人还在那里说着、笑着。诚如二老所说,他们之所以特别要好,是因为“性格对路”。同样的乐观,同样的开朗,同样对生命充满激情——真诚祝愿,有此心境相伴相随,二老能永远健康、快乐。

  本报记者张磊

  相关专题:长征胜利70周年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