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富翁办戒毒工厂险破产 政府资助创立新模式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24日04:58 新京报
百万富翁办戒毒工厂险破产政府资助创立新模式
  患有艾滋的戒毒者在重生厂虽然过着半军事化的生活,但他们每天也有适当的娱乐休闲。本报记者 浦峰 摄

百万富翁办戒毒工厂险破产政府资助创立新模式
因缺乏政府资助,李继东因戒毒防艾亏损100万。

  民营老板李继东开办企业安置患有艾滋的戒毒者,一度破产,在政府资助下,探索民办公助的戒毒模式

  -核心提示

  李继东花费百万巨资,在云南思茅开设工厂,为患有艾滋的戒毒者提供一个与毒品隔绝的环境。由于只有单纯社会力量的介入,李继东的救助曾一度濒临破产。

  在思茅政府的重视下,其为李继东提供600万资助和一个铜矿开采权的政策优惠,使其在民办公助的模式下,依旧为戒毒者提供“重生”机遇。

  □本报记者 钱昊平 云南思茅报道

  1月13日,小罗在扎布眼前死去。

  死亡前,小罗全身溃烂,发出臭味。扎布知道,小罗死于

艾滋病。和小罗一样,扎布也是一个携带艾滋病毒的戒毒者。

  小罗和扎布曾生活在一个共同的家中———云南思茅市重生预制板厂。那儿生活着183个艾滋病人,9成以上都有吸毒的历史。扎布说,“在重生,能感到家的温暖。”这是让李继东感到宽慰的。

  民营老板李继东已在民办戒毒的道路中摸索了5年。2002年,他与思茅市强制戒毒所合作,创建了重生厂,让吸毒者戒毒后自愿到重生预制板厂工作,远离毒品,从而降低戒毒后复吸率,弥补现行戒毒方式的不足。

  由于接受携带艾滋病毒的吸毒者,李继东的工厂无法开展正常经营,1年后破产。他的百万家产消耗殆尽。

  思茅市政府得知后决定给予财政支持,并在2005年6月3日市长办公会上决定,凡在思茅市强制戒毒所戒除毒瘾强制戒毒期满的HAV感染者,只要本人提出申请,都可以送到重生预制厂关爱治疗。

  李继东的多年心得是,民办戒毒是整个社会戒毒系统中一个有力补充,它能有效地降低吸毒者的复吸率,“但是民办戒毒必须要有政府支持。”

  寻找患有艾滋的戒毒者

  由于从小对毒品危害的了解,李继东与戒毒所合作建立重生预制板厂,安置患有艾滋的戒毒者。

  扎布33岁,思茅下辖澜沧县人,15岁时染上毒瘾。思茅是全国七大毒品通道之一,250万人口中,吸毒人员超过4000人。

  扎布曾三次被强制戒毒,“每次出了戒毒所后,看到朋友吸毒,我就复吸了。”

  杨明翔知道在思茅,像扎布那样的复吸者很多,他曾眼看着一个吸毒人员重复8次走进戒毒所。

  杨明翔是思茅市强制戒毒所所长。他说,云南省第一劳教所连续多年对劳教戒毒人员的统计是复吸率为85%.“法律规定强制戒毒的最长期限是一年,多关一天都是非法拘禁。”2002年,杨明翔在思考找一个企业接纳走出戒毒所的人员,既给他们创造一个没有毒品的环境,也减少他们回归社会后别人对他们的歧视。

  杨明翔没有找国有大企业,“听说职员吸毒、有艾滋,他们就要辞退的,现在让他们吸收是不可能的。”

  他想到了私交很好的朋友李继东,1967年出生的李继东依靠开修理厂、代理牛奶产品,在2001年已经是个百万富翁。

  李继东的父亲是名老缉毒警察,他自小就对毒品的危害有所了解,而1999年一个吸毒朋友的死亡,对他也产生过震撼。

  没怎么多想,李继东就答应了。2002年他成立了一个水泥预制板厂,专门承包人行道的铺设工程。通过这个厂来安置那些走出戒毒所的人。

  走进重生厂的人员都是自愿的。在工厂运作前,政府正宣传艾滋病预防活动,李继东就带他厂里的这35名员工,做了艾滋病毒检测,结果有26个是感染艾滋病的。

  不到10分钟,没有感染的9个人都走了。

  李继东看到那26个人有痛哭的、有喝酒的,有些就说不想活了。他觉得更应该收留这些人了,“有艾滋的吸毒者出去后一旦复吸,交叉感染的机会更多,社会危害性更大。”

  杨明翔获知后也支持李继东的想法,并改变了一开始吸收吸毒者的想法,他们开始吸收有艾滋病的吸毒者,因为这比吸毒者的危害更大。

  两年耗尽100万

  由于社会歧视,李继东的“重生厂”日渐入不敷出,最后亏损了100万。

  在重生厂,李继东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每天早晨6点半,重生厂的学员准时起床,7点跑步。“因为他们特殊,曾经都是瘾君子,必须强化训练,稍有松懈,他们就有可能旧病复发。”

  李继东在里面可谓一言九鼎,学员要出去买东西必须得到李继东的同意,而且是五人一组才能出去,这是为了互相监督。

  李继东知道,他们到了社会上可能就是一颗颗的定时炸弹。

  “他们是有点怕我,因为他们欠我的,尊严是我给的。”一头短发、皮肤黝黑、身材粗壮的李继东说。

  2003年时,学员增加到60多名,原来地点容纳不下,李继东设了第二个点,现在183名学员生活在四个点。

  学员增多之时,重生厂也潜伏着生存的危机。

  一些合作单位因为预制板厂的工人曾经吸毒,不愿意把工程交给李继东。2003年下半年,重生厂的活开始少了,李继东为此感到不安。

  还有让他不安的就是学员们的工作状态,有些人从小就没有干过活。也有人散漫惯了不愿干活,这造成了工程进度的缓慢,很多工程不能按时完成。

  重生厂开始入不敷出。2004年下半年,曾经红火的预制板厂已经有名无实,李继东花完了100多万元的积蓄,还背上了一身债务。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5,300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