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三明市一条河流前后八年吞噬20人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07日15:19 SMG《七分之一》

  SMG《七分之一》1月7日播出《夺命的河滨》,以下为节目内容。

  演播室:

  在福建省三明市,有一条被人称为能吃人的恐怖河流,这条河流位于当地的一个公园里面,自从这个公园八年以前建成开放以后,先后有20多人几乎在同一个地方溺水身亡,其中大部分是孩子。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为此把园林和水利部门都告上了法庭,但是两个部门都声称自己没有责任。那么,究竟谁应该对这些死者的生命负责呢?《1/7》记者进行了调查。

  正文:

  (实况/詹红光和小姑在河边哭)

  解说:这位承受着失去孩子痛苦的年轻母亲叫詹红光,2006年12月底,我们在三明市的沙溪河边,见到了她和她的小姑子谢秀文,就是在这里,一天之内,詹红光年仅8岁的女儿谢童和外甥吕航,也就是谢秀文的儿子,不幸溺水身亡,两位母亲同时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特技/水波叠孩子照片)

  采访/詹红光:那么漂亮的一个孩子,在水里浸,肯定是不成样子,也该腐烂了,我认为,我只想留孩子最漂亮的样子在我心里,我也没有那么坚强,没办法看那个场面,我没有那么坚强。 1342)

  解说:对于詹红光来说,2006年6月17日那天,是她36岁的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那天是星期六,一大早,女儿谢童和外甥吕航就结伴去了学校附近玩耍。但一直到中午,两个孩子都没有回来。

  (

  采访/詹红光:我就开始找了,都没找到她,左邻右舍她能去的地方,我想到的地方我都去找了,到了两点多,中午两点多,我就报案了,因为她从来没有这种情况,我觉得很担心,会出现什么事情,很大的事情,我就报案了。)

  三天过去了,两个孩子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采访/谢秀文:然后就在(孩子失踪)4天的时候,我们就想,各种方法都想过了,想会不会(被)拐卖了,就从交通局里面调那个摄象头看,结果我在其中有一处的摄像里看到了我儿子跟谢童,还有另外一个小孩的身影,往河边方向走的

  采访/詹红光:我就知道小孩子在水里了。为什么?因为小孩子走向公园,公园的隐患我早就知道,它的防护栏那么稀,我早就知道有隐患,所以我想小孩子跑到那个位置,肯定是在河里。我在家里,实际上是流着眼泪等孩子捞上来的消息。)

  解说:四天后,谢童和吕航的尸体在沙溪河的下游被打捞了上来。

  采访/谢秀文:那时候(已经失踪)四天四夜了,已面目全非了,我们家所有的亲戚都去看,我们的丈夫公公他们都有去看,就我们两个姑嫂(没有去看)

  采访/詹红光:我常常对着河里面讲,能够替她跳,我愿意把她换回来,如果这是落水能够换的话,死神能够恩准我们进行交换的话,我一定把她换回来,比我生命还重要。)

  解说:事后,詹红光从警察那里知道了当天孩子出事的经过,当天谢童、吕航和另外几个孩子在河边玩耍,吕航不慎落水。

  (实况)

  解说:女儿的身亡让詹红光非常自责,她认为自己没有看护好宝贝女儿,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女儿的悲剧的发生并非偶然。

  解说:采访/詹红光:孩子出事以后,我就到了孩子出事地点看了一下,我第一感觉就是危险。你看到了什么?看到了防护栏很稀,防护栏外面又有悬空的台阶,悬空式的台阶, 上面长满了青苔,也没有警示牌,也没有扶手。)

  (资料镜头 台阶)

  解说:这就是当时谢童和吕航出事时的台阶,栏杆和地面有着很大的空隙,孩子们可以轻易地钻出栏杆,走下台阶。在詹红光看来,这种设计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只是,她没想到,仅仅过了40天,就在离女儿出事的地方不远,悲剧再一次发生了。

  (黑转)

  解说:2006年7月27日,15岁的中学生罗小鹏来到公园玩耍,因为鞋子沾上了泥,罗小鹏就翻过护栏沿着台阶下去洗脚。等同伴们发现时,他已经沉入了水底。(叠罗小鹏照片)

  采访/罗国春:那个时候我就想自己跳下去,那个时候我老婆还有我儿子一直拦着我,他(们)说你跳下去我们怎么办?这种打击太大了,你说人哪里受得了这种打击,根本受不了,根本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解说:可是悲剧还在继续,就在罗小鹏溺水后三天,在同一个台阶上,29岁的李世锋也在这里落水身亡。

  采访/老李:这个是我儿子。是您的儿子,他今年多大年纪?1977年生的,29岁。在他落水前三天,有一个小孩子姓罗的,14岁,也落水了。是在同一个地方吗?同一个地点,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吃饭吃不香,睡觉睡不好,整天那个脑子就是他的影子在那边。)

  (老罗实况:两条性命才换来这个警示牌)

  (河道镜头+地图特技)

  解说:这条接连吞噬了谢童、吕航、罗小鹏这些孩子的沙溪河,是贯穿三明市市区的一条主要河流,在市区范围内长达十公里。1997年,当地政府开始防洪建设,采取市区堤防工程与城市景观相结合的方式,在河道两旁建成公园和绿化带。而在沙溪河南岸,正是三明市最繁华的地带,这里集中了4所小学、4所中学,居民区与商业区大都分布于此,河道旁的公园和绿化带,成了这个只有30万人口的城市最为重要的公共休闲场所。那么,这些平时供市民们休闲的去处,又怎么会变成吃人的公园呢?

  (现场实况+串场)

  解说:据记者了解,1998年,由于沙溪河下游的斑竹水电站建成蓄水发电,使得沙溪河水位整体抬高。在詹红光看来,这样的河水深度,加上防护栏的稀疏和悬空台阶的存在等安全隐患,孩子们的出事几乎成了必然。

  采访/詹红光:我觉得这个事件并不是偶然性,这是一种必然,没有管理的一种必然结果,所以我肯定还有很多孩子跟我们孩子一样淹死的,所以我必须去寻找。你寻找下来的结果呢?我已经找了24个了。这个结果让你?触目惊心, 也很愤怒 为什么年年都在淹死孩子,年年都没人管?)

  解说:听说记者前来采访,在沙溪河旁,早已聚集了许多失去孩子的家长。

  (家长实况)

  解说:这是詹红光和罗国春花了3个月时间收集整理的孩子们溺水死亡名单,从1998年起到现在,共有24个小生命在波澜不兴的河水中消逝。

  (实况/这是最悲痛的一天)

  解说:家长们认为,导致溺水事件的频频发生,正是有关部门的疏于管理。

  (家长实况:你看这栏杆哪里有管理,全部是空的,有的是断的。不该发生的地方发生了,如果你有搞栏杆这些东西,搞防护栏,你说还会下去吗?)

  (镜头快叠)

  采访/詹红光:我觉得园林管理处设计的防护栏,对小孩子没有有效地防护,保证他(们)的安全,然后防护栏外面的悬空台阶,那是水利局设置的,那个台阶隐患是巨大的,它对小孩子是一种诱导的作用。)

  解说:据记者了解,这悬空台阶是水利部门为了选取水样、维修工程等事宜而设置的,但是它对于不谙世事的孩子们来说,却是通往死亡的台阶。

  采访 水利部门负责人:我们作为水上作业人员,还有一些维护管理需要,防洪工程的功能需要,设计这么一个应急踏步,我们作为建设根据设计来建设。您觉得那个沿河踏步在那里会有安全的隐患吗?安全隐患应该是这么说,/踏步的里边设了栏杆,这栏杆应该就是警示作用。)

  对于这种说法,詹红光并不认同。事实上,就在孩子出事以后,水利部门就悄悄地把应急踏步敲掉了。

  采访/詹红光:他们设计虽然合法,但是经过这么多年,从1998年到现在8年时间的验证,实践,已经吞噬了这么多个人的生命,我就认为它是不合理的,是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这是铁的事实,经过时间证明的。)

  解说:在詹红光看来,管理部门用冰冷的法规来为自己开脱,而无视几十个逝去的生命,这本身就是一种推委,甚至冷漠。谢童出事后,詹红光又写信给公园的主管部门——园林管理处要求整改,但她最后等来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福建台录像/黄清平)

  解说:这是今年8月,詹红光去园林管理处交涉时拍摄下来的画面,园林管理处负责人黄清平如今再次坐在了我们的摄像机面前,只不过在那次交涉之后,又先后有3人在公园溺水死亡。

  采访/黄清平:我们是管理园林这块,就是栏杆以内的,我们沿河都有做一些栏杆,那么栏杆以内的是我们管,栏杆以内的属于你们管,栏杆以外呢?栏杆以外不是我们管,那是河,因为河按《水利法》应该是水利部门管。)

  解说:那么就是园林部门认为自己职责范围内的栏杆的设计是否合理呢?我们在现场看到,公园的护栏高度只有90厘米,而下方的空隙却有60厘米。实际上,按照建设部颁布的《公园建设规范》,护栏设施应高于105厘米,而且要采用不易攀登的构造。而三明市的园林部门认为设置了栏杆,他们也就是尽了责任。

  (采访/黄清平: 我们主要的职责就是管理好城市的园林绿化。只是园林绿化,不包括市民的生命安全,发生在园林范围内的?生命安全,我们应该来讲,生命安全应该不是我们管,但是我们要给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场所。现在您觉得您提供的这个场所安全吗?应该来讲,我们在规范上应该是安全的。栏杆本身有一个警示作用,栏杆以内的应该是安全的,栏杆以外的应该是危险的。)

  解说:同时,园林管理处还声称,由于很多溺水事件并不是发生在公园,因此不能用公园设计标准来要求防护栏,防护栏本身并没有问题。

  采访/黄清平:我们真正发生的几个溺水的很多都是在公园以外的。 那里不属于公园?它那个不是公园,就是滨河绿带。滨河绿带,但他那个地方离公园有多远的距离?100来米。)

  解说:但在沙溪河两岸,公园和绿化带之间根本没有明显的分界,因此对于这个说法,家长们感觉十分荒唐。

  (老罗实况:怎么不是公园,这么美的地方会不是公园?)

  解说:2006年9月28日,詹红光把三明市水利局和园林管理处告上了法院,但一审判决败诉。法院认为:在江河湖泊或防洪堤设立警示标志并不是国家强制性的规定,《公园设计规范》中栏杆设立的标准不适用于防洪堤防护栏设立的要求。园林管理处和水利局按原状管理的应急下河踏步及防护栏并不存在过错。

  (黑转)

  解说:但是,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在

城市建设过程中,都纷纷将自然河道改造成景观河道。亲水平台变成夺命平台的溺水事故也屡有发生。

  (中远两湾城画面+透明标版)

  ·2003年7月 在上海某小区的亲水平台 一5岁小女孩溺水身亡。

  ·2004年6月 8岁男孩黄伟冲在苏州河一处亲水平台玩耍,不慎落水溺死。

  ·2005年7月 两名个小学生在长沙湘江风光带亲水平台附近溺水身亡。

  ·2006年7月 一名小学生滑落入广州芳村的花地河口亲水平台溺水身亡。

  ·2006年7月 浙江富阳富春江城区段陈家弄亲水平台两人溺水身亡。

  解说:在三明溺水事件中,争论防洪堤究竟应不应该等同于公园建设标准也许是法律需要探讨和界定的新话题,但是更加重要的是,面对二十多个宝贵的生命和亲人们无尽的眼泪时。相关部门能否在设置和管理公共设施时,尽可能地把安全问题当成自己应尽的义务,以避免悲剧的屡屡发生。

  (黑转)

  (采访/詹红光:我家死了两个孩子,对他们来说也许认为是意外,我认为小孩子是死于他们没管理的,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没有有效地去排除它,这种危险也没有有效地排除,才会导致我们孩子溺水身亡,是一个公共场所的话,公共安全,政府或者有关部门都应该为我们提供安全的环境,安全的和谐的环境,这是必要的

  解说:目前,沙溪河堤水面以上的悬空台阶已经被拆除,某些破损的护栏也得到了修补。但是,在詹红光和失去亲人的家长们看来,如果不进行彻底改造,如画的河滨仍然隐患重重。 目前,詹红光已经再次提起上诉。

  采访:你希望这件事情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要看一看,这么危险的地方,什么时候才能够得到有效的整改,什么时候才能变化。

  我希望能够改变。

  (垫小孩照片,最后一个镜头摇至平安标语)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