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参赛作品令人感到吃惊的优秀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5日23:35 新浪文化

  Adam-Pretty:我想就中国摄影师照片的水平、质量发表一些个人的看法。在我看到的这些获奖的中国摄影师的作品,对于我来说他们有一种令人吃惊的优秀。无论是看荷赛还是华赛还是世界上其他摄影比赛的作品,对我来说都是学习的过程,是我用来检验我自己摄影水平的一个方式。比如说我看到什么样的照片可以获奖,我就去想我自己的照片和这些获奖照片当中的差距,这也是这个比赛重要的意义,就是说有很多不同的视角可以介入,包括外国的视角外国的评委,我们拿这些作品给大家一个参照性。

  孙树坤:我觉得去问这样的问题谁的水平怎么样意义不是很大,因为我们委员评选的时候只注重一个问题,这个作品他投入了多少感情,投入了多少情绪决定把这个故事告诉其他人。不看他水平高不高,艺术性怎么样,而是他有没有真正把自己的感情投入进去。我们不是不理他的这里好不好看,艺术水平高不高,而是看他想表达的感情强不强烈,可不可以看出来这个人有没有用心地报道。

  Adam-Pretty:Adam对中国摄影师提出一个特别好的希望,就是在为期一周的评选当中看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和数以万计的故事,在整个过程中他发现一个情况,就是有些摄影师把非常类似的两、三张照片组成一个故事,或者一堆照片作为一个图片故事送来参赛。他想给中国摄影师的一个忠告是,没有一个优秀的故事是在两分钟拍出来的,希望大家可以更深入去采访自己的被摄对象,然后仔细去研究怎么样去拍摄这个对象,认真去拍摄作品。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真的想要有一个作品引人注目,并且能够获奖的话,你需要在图片编辑上下很大的功夫,一定要把你的照片编辑得更严谨更紧密一些。记住一点,类似影像的重复只会对你的图片故事造成很大的伤害,因此不要把那种相似的重复的影像放到同一个图片故事里。

  提问:我来自湖北,首先感谢评委给了我同事获得金奖的机会。我有两个问题问一下

澳大利亚的摄影师,一个请他点评一下荷赛体育类的,我比较偏好体育。第二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从荷赛到我们的华赛,包括国内也有一些评选对体育类的评选相对偏向于静态,场下的一些细节,过去竞技性的、动作火爆的很多,请他解释一下。另外2008年奥运会将在中国举行,他对体育摄影师有什么观点来启发?谢谢。

  Adam-Pretty:我非常喜欢你的问题当中使用了一个词就是”趋势”,我刚刚是这样翻译的,希望我的翻译是准确的。这个趋势你说对了,确实在这些年来世界的体育摄影正在发生变化,他越来越不倾向于使用长焦镜头去捕捉动感瞬间,因为那种使用长镜头或是超长镜头拍摄的体育动感瞬间显得很一维,很平面化。你不能看到很深层次的在体育事件当中发生的事情,相反使用静态的瞬间去表达体育事件给了观者更多的机会来了解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或者说它发生的周围的环境,这也是近些年来世界体育摄影的新趋势。不过我也想从这点上再返过来给你一个忠告,我们谈到趋势,对一个摄影师来说他要做的就是反趋势而动,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你会犯错误,但是不要怕犯错误,在错误当中学习。那些真正可以跳到评委眼中和心里的作品一定是不一样的作品,一个在美国出现数千次的影像可能在中国没有被看见过,我们一群评委坐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共同分享这些拍摄心得。也许对于一些评委非常新奇有趣的瞬间,他认为这些东西早就司空见惯了,他拍了数以千计的东西。这种交流使任何随大流的影像都不会赢得评委的心,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摄影师一定要试着做别人不做的事情。做一个简单的分析,就拿今天的体育单幅金奖作品来说,是齐达内在被红牌罚下场之后的

世界杯的一张照片,首先它是重大事件,其次它不仅重大,而且拍得非常好。我们再看一下二等奖和三等奖的作品,刚刚讲到一等奖的作品确实像你说的那样,那就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静态的瞬间,它表现的是一个非运动的场景,但是你看二等奖的作品和三等奖的作品他们仍然还是表现这种直接的动态影像的。所以说获奖作品之间还是有差异的,并且它是平衡的东西

  黄文:我想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们只允许最后一个问题。

  提问:尊敬的评委老师下午好,我是来自江苏常州的一名摄影记者。我想问一个问题,在一些灾害性的现场,比如说

车祸、海难,作为摄影记者往往先于警察、医生到了第一现场。在这样的现场作为摄影记者来讲,应该是先救人还是先拍照?如果先拍照我记得有一位中国的摄影记者曾经讲过这样一句话,”记者是社会的良心”。评委老师如果认为应该是先拍照的话,他怎么解释”记者是社会的良心”这句话?

  Shahidul-Alam:他没有直接回答你的问题,因为他刚才一直沉浸在另外一个问题的思考上。就是这一群评委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他们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倾向性。他说到一点,实际上大家的这种文化背景、职业背景的多样性帮助了大家互相学习。很多时候在评选的过程当中有一些东西对于一些评委来说他们是完全无知新鲜的,他们无从了解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忽略了一些内容。而另外一些评委可能由于他们的职业背景和经验对此非常熟悉,他们的介绍可以丰富评委的认识。就像在裁判的过程当中他们会从中国评委的观点上获得启发,会对一些照片改变认识。

  他继续又回答了一个问题,还是不是你的问题,但是他最后会回答。他讲到关于摄影师拍摄什么样的照片可以得奖的问题,我们大家都是职业人,所谓职业人就是以此为生,我们到一个地方去拍摄照片,把它带去希望这些照片可以得到发表。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一大堆记者赶到现场拍了照片之后拿回来的是相同的景象,对于评委和其他人来说他们期待的是惊奇,所谓的好照片就是会带给他们惊奇的照片,能够引起他们注意,能够与众不同的东西。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断挑战自己,让自己可以不断拍出与众不同的照片,只有那样的照片才可以获奖。你必须去寻找新的角度、新的方法、新的视点,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才有可能给别人带来惊喜。讲到关于摄影记者职业道德问题,是一个常年讨论的问题,他的回答非常好,他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每一个人在新闻现场在进行选择的时候都会根据现实的情况作出相关的判断。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对于这两个评价标准都不能进行逃避,你不能说我遵从一个评判标准而逃避另外一个,或者我遵从另外一个评价标准而逃避这一个。我会在新闻现场进行一种权衡,比如说在一个灾难的现场,我会先看第一个我不是一个医生,我不是一个护士,我不是一个经过了良好训练的医疗救护人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有我自己的局限性,我第一个最合适最做最有资格去做的事情是做一个摄影师。当我认为有比我更合格的人去抢救那个伤者的时候我会把这个工作留给他们去做。但是在另外的一个情况之下,假如说我的出现将会拯救一条生命,或者我去拯救这个人对我充满了实质意义的时候我会做这样的选择。这完全是摄影师个人的选择,只是你怎么样清晰地意识到你怎么样做决定,因此你不能把任何一个标准当成固定不变的标准来对待。

  Lshigaro-Takeshi:关于刚才的问题我也有一些自己的见解。我们摄影记者比警察或者消防战士、医生早到现场的情况是经常有的,你的问题就是说先救人还是先拍照片,这种问题在日本也经常受到讨论,我们摄影记者首先是一个人,既然作为一个人如果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你不去帮忙这个是有点不合常理的。但是我们又是一个职业的摄影记者,是靠拍照来维持生活的,我们先拍照片再去救人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拍照并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包括我的前辈也是跟我这么说的,我跟我的后辈也是这么说的。也并不是说所有情况都是这样,还是和现场有关系,需要自己作出一个判断。

  黄文:由于时间的关系,我知道大家的问题问得非常好之后,很多人的智慧和进一步的问题都会激发出来,还有很多问题在下面等着这些评委们。我们今天的问答阶段到此结束了,在我们最后结束这个讲座之前,我想先请每一位评委就他们这几天在青浦评选华赛的经历说一句话,

  Sherman-Williams:这对我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经历,我感谢我所经历的一切,感谢你们的诚恳,谢谢大家。

  John-Novis:对于我来说能够被华赛组委会邀请来做一个评委是我的一个极大的荣幸,我在每一分钟都感到享受。

  Adam-Pretty:我当然就重复约翰的话,我当然也是像他那样非常开心,在这享受每一个瞬间,只不过唯一的我被人误当成女人了。另外一个请求希望华赛组委会下一次再请我们做评委的时候把时间安排得长一点,这样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机会享受这里的一切,包括去水上游船,包括享受这里的风情。

  Shahidul-Alam:我们坐在一个屋子里面去评判那些照片,这是一个很艰苦的工作。但是还有一群人默默无闻地做着比我们更艰苦的工作,如果不是他们默默无闻地在后台那种努力,根本不可能想象我们这个工作能够成为一种现实。在这儿我想借这个机会向所有那些在后台默默无闻工作的华赛组委会的组织者和工作人员表示深刻的感谢。

  Michiel-Munneke:我和约翰一样,也是对裁决的过程非常喜欢,如果要是让我给一个什么建议的话,就是将来在华赛的评选过程当中最好能够在评选的房间里面有一位按摩师来帮助我们稍微放松一下。我自己做了两届荷赛的评委,他们确实会给所有荷赛评委有一个按摩放松的服务。在整个的一个星期的评选当中会有两次出现,而且这个按摩师是在中国南京学的按摩,一个荷兰的女按摩室,非常优秀,给每一位评委做按摩。如果可以做到这样,我就不用老一天到晚慌慌张张往健体中心跑,让人家给我做按摩放松自己了。

  孙树坤:我很高兴我有机会参与当中的工作,我在工作的这五天里面看见华赛是很公正公平的比赛,是个很有国际水准的摄影比赛,这是我很高兴看见的事情。

  Lshigaro-Takeshi:我想说的话大家都说完了,我挺为难的。我很荣幸能够来参加这次的华赛,也对这次华赛提供大力支持的各个单位表示谢谢。但是有一点我想说的,通过这次的评选活动,有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评委都在一个地方,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全世界的人大家的想法并没有太大的差异,都能够共同选出一张好照片。

  黄文:非常感谢在座的各位来自各地的新闻摄影工作者同行,没有你们的参与我们也不会有机会组织这么成功的一个朱家角论坛。让我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表示我们的感激之情和我们对于未来的期待,”新闻摄影万岁”。谢谢大家。

[上一页] [1] [2] [3] [4]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