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那些巨大的房子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8日17:24 外滩画报
质疑那些巨大的房子
CCTV新楼

  “一些城市好大喜功,建设政治与经济的‘标志性’大楼,这种倾向是一个严重错误。”这种诘问,可能正适用于一些中国正在兴建的巨大的房子。

  文/ 陈怡

  “蜗牛壳是有生命的,但如果用蜗牛壳造房子,房子就可能是死的,没有亲切感,也没有距离感,既不吸引你,也不拒绝你,死气沉沉。”

  这是马德里科技大学建筑仿生专业教授、国际建筑创新协会主席哈韦尔?皮奥斯(JavierPioz)对上世纪90 年代以来在西班牙渐成风潮的“标志性建筑”的批评。

  哈韦尔的批评,日前得到了另一位西班牙著名建筑师卡洛斯?费拉特尔的共鸣,卡洛斯在国际建筑大会上抨击道:“一些城市好大喜功,建设政治与经济的‘标志性’大楼,这种倾向是一个严重错误,占用了大量公共空间。”

  建造好大喜功的建筑显然不是西班牙一个国家的问题。对于正处于火热开发土地资源的发展中国家而言,荷兰建筑师库哈斯的批判也许更直接—“在过去的20 年间,亚洲将高塔作为成长中经济力量的象征。”有趣的是,库哈斯话音才落,就成了北京CCTV 那幢高230 米、占地面积18.7 万平方米、总投资50亿人民币的新大楼的总设计师。

  饱受争议的CCTV 新楼,3 月6日在“两会”期间,又遭到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教授刘西拉的批评。刘提出的要点是:为了配合这个建筑“两个塔楼,一个悬臂,组合成角度独特的雕塑”的外观,其内部的电梯也要一定程度地倾斜,这有点像缆车,磨损很快,后来虽然因为考虑到成本,把电梯放直了,但要在一个整体呈扭曲结构的大楼里安置一部垂直的电梯,普通人都可以设想这部电梯需要穿越多少个房间,这些房间原来的结构将被怎样打乱。

  同时受到批评的还有北京四大奥运场馆中的另三个—“鸟巢”、国家大剧院和“水立方”。刘西拉说,已建成的秦皇岛体育中心用钢量为90 多公斤/ 平方米,这已经很浪费了,“鸟巢”的用钢量为700 公斤/ 平方米,像这样的建筑,在国外没有一个国家会盖。清华一位老篮球教练表示,运动员在比赛中,看到那些横七竖八的线条,心里会很乱。凌乱的线条在外表上,整体呈现了“鸟巢”造型,但对身处其中的人来说毫无美感。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燕认为,虽然“鸟巢”上几万吨重的顶盖除去了,但其钢铁造型像一个巨大线圈,数万观众在里面将承受电磁辐射。

  作为目前世界上设施最先进的大型歌舞剧院—国家大剧院,之前因为与周围环境的不协调和设计不科学而遭到反对,刘西拉再次提出,国家大剧院的问题不仅在其外观:“现在全世界都倡导大型公共建筑要节能、安全,这两点国家大剧院都不符合。它的三个场馆采用单独三个建筑,上面再盖以‘大帽子’,两层屋顶,材料的隔热性能又不好,这么大的空间里供热、制冷的能耗都将非常巨大,而且,大剧院中央的舞台周围是水池,观众进场得从地下穿过水池底部,才能到达坐位。这穿过去的两百多米路程上方都是水,如果水池底部出现一个漏洞,该如何进行紧急疏散?”他告诉记者,自己一直给学生讲纽约世贸大厦倒塌的例子,希望启示大家:今天建房子不仅要像过去那样控制好设计、施工质量,保证每个部件足够安全,而且要使其中不会有任何一个局部因为某一突发原因的破坏而从结构上引起整幢房子大面积不成比例的破坏。

  膜结构幕墙工程难度居目前世界第一的“水立方”,在本次讨论中也面临“能耗是否过大”的质疑,因为其外表薄膜的隔热性能差,据说如果冬天要进行比赛,得提前3—5 天预热整个内部空间。

  “ 造一座城和通天塔,以扬他们的名”,《旧约?创世纪》中巴别塔的典故也许是古往今来众多华而不实的“标志性建筑”的起源。诙谐的是,历史上人类造楼的热潮,似乎常和经济灾难孪体共生:1907 年华尔街大恐慌时,有两栋世界

第一高楼在建;1929到1931 年美国经济大萧条期间,又有三栋包括帝国大厦在内的高楼现身纽约;1970 年代的石油危机,与纽约世贸大厦和芝加哥西尔斯大厦不期而遇;到了世纪末的1997 年,吉隆坡双子大楼撞上了亚洲经济大崩盘。

  是耶和华在生巴别塔的气,一旦人类想盖高楼,就惩罚人间?当然不是。事实也许是:那些庞大而诡异的大楼所传达的期待,真切地反映出了人们内心潜藏的不安与因此对虚幻现实的麻醉感需求。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