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10”回忆录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8日17:24 外滩画报

  3月初,大型飞机项目正式立项消息传出,这个一度被尘封的高技术项目,几乎一夜之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中国第一架自行研制的大型客机“运10”,重新成为话题。

  文/李琴

  在上海飞机制造厂停机坪一角,孤零零停着一架翼吊四台涡扇发动机的大型喷气客机,长达22年的时光里,它停在那里,任凭春来秋往,风吹雨打。

  它就是“运10”—第一架由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大型客机,也是时至今日唯一保存的一架。 所谓大型飞机,是指起飞总重超过100吨的运输类飞机,包括军用大型运输机和民用大型运输机,也包括150座以上的干线客机。1980年9月,“运10”首飞上天,中国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第5个研制出100吨大型客机的国家。但仅仅5年之后,“运10”仓促下马,原因成谜。

  全民造飞机,每人付五毛

  “运10”上马非常迅速。

  1968年,“轰六”飞机设计成功。

周恩来随后提出,“能不能在‘轰六’的基础上设计一种喷气式客机?”1970年,“运10”研制任务下达,总装地点定在上海。

  在此之前,外报评价中国是一只没有翅膀的鹰。陈毅说,我这个外交部长,出国坐不上自己的飞机,就比别人矮一截。1972年1月,在军委听取航空工业小组的汇报办公会上,叶剑英说,这是一架大飞机,要集中全国力量来搞,“这是全国人民的事,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一声令下,搞

发动机、运输机、水上飞机等各种飞机型号设计的300名专家和技术人员都聚集上海。民航、空13师、空34师派出大批空、地勤人员参加708工程,其中包括后来成为“运10”首席试飞员的王金大。

  上海航空学会理事长薛德馨参加“运10”研制的时候已经是1978年10月。他回忆说,当时他从三机部沈阳112场调来上海市航空工业办公室工作。报到的第一天就参加了正在召开的上海市和三机部联合组织的“7810”会议。此时,第一架“运10”飞机即供静力试验用的“01”架机已完成铆装。会议结束后,一群人向当时的上海市长彭冲做汇报,彭冲笑着说:“现在全国人民为研制国产大飞机,平均每人已付出了五毛钱,如果搞不出来,我这5毛钱,是要向你们讨回来的。”

  与那个时代所有的大型工程一样,“运10”条件艰苦。没有工作场所,食堂开始是画图的工作间,后来又变成了大型技术讨论会的会议室,办公桌也没有,就找来木箱替代,下了班,几百号人就住进宛平南路上卫生学校宿舍里,一溜全是上下铺的木板床。当时作为副总设计师的程不时,三代老少六人挤在厕所边一间不足14平米的潮湿小间里。后来他回忆说:“夏天怕蚊虫咬,就用报纸把手脚包起来,但是又怕汗水滴在图纸上。”

  比这更艰苦的是那个特殊年代里各种政治活动的冲击。许多荒诞不经的事情发生了。

  上海飞机设计研究所一位参加过“运10”飞机研制的退休老专家给记者讲述了一些故事:“运10”吊装发动机方案有三发和四发(配置三台或四台发动机)方案,后来,有人提出要给这台大飞机装配八台发动机!理由是:“发动机越多,安全性越好。‘运10’将来是毛主席的专机,发动机越多就越忠诚!”

  “‘运10’的科研队伍中有人专门研究客舱内的

卫生间设计。对此,有负责人称:这是研究资产阶级屁股问题,直接从上海的弄堂掂两个马桶上飞机就解决问题了。”

  分歧最大的是设计师的主导思想。即“运10”究竟是沿袭苏式模式还是按照西方标准?最后设计师们决定以国际上通用的美国适航条例标准作为设计规范,这就一下子打破了前苏联在中国航空界二十年一统天下的局面。但这无疑与当时的主导思想背道而驰,甚至成为了日后“运10”下马的因素。

  1978年,第一架“运10”完成全机静力破坏试验,1980年第二架运10首飞成功,自1985 年,“运10”共飞了130 个起落,170 个小时,最远航程3600 公里,最大时速930 公里,最高飞行升限11000 米,最长空中飞行时间4 小时49 分。从性能上看,“运十”客舱按经济舱178 座、混合级124 座布置,最大起飞重量110 吨,已经达到了“大飞机”的标准。

  记者手头上有一份1980 年5 月的《航空周刊》的复印本,时任波音副总裁的斯坦因纳撰文说:“‘运10’不是波音的翻版,而准确地说,它是该国发展其设计制造运输机能力十年之久的锻炼。”

  “运10”的纪录依然没有被打破

  “运10”的下马来得更快。

  与“运10”总设计师马凤山一同从一七二厂(西飞公司)设计科来到上海708 工程设计组的徐国英回忆说,他查阅过大量有关“运10”的档案资料,发现708 工程立项,国务院、中央军委都有红头文件,而“运10”飞机下马却连部、局文件都没有。只是查到当时航空工业部一位领导来上海时说,把“运10”好好总结一下。接下来“运10”参研人员每人得到一张“运10”飞机的彩色照片,“运10”就这样无声无息下马了。

  其实一切都有所征兆。与国外媒体的报道不同,“运10”首飞国内反应冷清。首飞飞行员王金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成都飞拉萨时,报道上去很多天都没有回复,哪儿都没人出来说话??‘运10’首飞这么大一件事情,竟然连个聚会都没有。”

  首先被质疑的就是“708 工程”这一代号:中国的是“708”,美国的是波音“707”,难道不是仿制?也有人直接将“运10”定义为“文革产物”。压力也来自外部,此时,美国麦道公司急于打进中国市场。“运10”中断之后,麦道与中国签订了几十亿的合同,“合作”生产MD-82 型飞机。

  上海飞机设计研究所工程师周济生撰文回忆说:“为了给MD82 腾厂房,‘运10’飞机生产线上的所有型架、工装、夹具不仅被拆除,而且被当成了废铜烂铁统统卖光,在拆除‘运10’飞机生产线时竟然开展了劳动竞赛。”

  周济生说:“‘运10’的研制在国内创下了多项纪录,而时至今日,‘运10’保持的纪录依然没有被打破。”1998 年10 月,周济生连同所内52位研究员、高级工程师联名上书中央领导,呼吁像抢救长江上游生态环境那样抢救民机工业。

  采访薛德馨的时候,老伴有些抱怨,说他已经退休很久了,为什么还管这些事情。薛德馨是大飞机项目的坚定支持者。“‘运10’作为历史任务已经过去了。”薛德馨对《外滩画报》记者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新的‘大飞机’项目的落实工作。”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