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博士亲历枪击现场:子弹贴着我的耳朵飞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9日09:41 青年周末
中国女博士亲历枪击现场:子弹贴着我的耳朵飞过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校园追悼会上,人们心情悲痛

中国女博士亲历枪击现场:子弹贴着我的耳朵飞过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校园追悼会上,人们心情悲痛

中国女博士亲历枪击现场:子弹贴着我的耳朵飞过
美国总统布什参加4月17日的追悼会

中国女博士亲历枪击现场:子弹贴着我的耳朵飞过
Cho Seung-Hui

  ◎文/本报记者 徐帆

  “突然,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他手里居然拿着一把黑色手枪……子弹从我右侧贴着耳朵穿过。”当亲身经历美国大学校园枪击案的中国女博士陈海燕(编者注:另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该女博士名叫程海燕)回忆这一惊心动魄的生死瞬间时,她神情镇定,努力追忆每一个细节。本报记者通过联系该校的中国留学生,首次得到陈海燕脱险后第一时间发给朋友的长篇“平安信”,信中详细披露了造成除凶手外30人死亡的第二次枪击中大量触目惊心的细节。

  近日,发生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恶性校园枪击案震惊了全美乃至世界,共有32名师生在枪击中遇害,约20名师生在

医院接受治疗。目前,当地警方已查明凶手是23岁韩国裔本科生。截至记者发稿时,该校的主页已经换成肃穆的黑色,师生们正在参加哀悼遇害者的活动。

  陈海燕“生死劫”:子弹贴着我的耳朵扫过去

  按照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网站上中国

留学生联合会上的名单,记者给好几位中国留学生发去了采访电邮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北京时间4月17日23时至4月18日凌晨4时,记者的手机几乎响了一夜。

  其中,留学生左剑特别告诉记者:“第二轮枪击的时候,有中国人在现场,还看见了凶手,她叫陈海燕,是计算机系的女博士,她30多岁,有一个女儿,人很好,平时她导师出去时,她就替她导师上课。这次陈海燕面对凶犯冷静机智,她救了自己和全班学生,她是值得我们中国留学生骄傲的。”

  由于陈海燕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都在案发现场失落,截稿前记者无法联系上她本人。好在左剑还给记者发来了陈海燕脱险后第一时间发给朋友的长篇“平安信”,由于校园网系统无法使用中文输入法,该信全部用英语写成,本报翻译如下。

  枪声刚响起时,我们以为是建筑施工

  那天是4月16日,对于布莱克斯堡而言,是个阴冷而风劲的早晨。上午9点5分,我在Norris Hall有“CS4414-Issues in scientific computing”的课,这是针对计算机系和数学系高年级本科生开设的课程。每次我的博士生导师出外开会时,我都会替他代课。8:50时,我到达了自己位于Torgerson Hall的办公室,开始检查自己的电邮信箱,给手机充电。(上周五学校曾经发生过一次炸弹威胁,校方让我们迅速撤离,那次我记得戴上了自己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但当时忘了带充电器)随后,我把笔记本留在办公室内,就去Norris Hall上课了。

  由于早些时候,我的一个同事曾问过我的教室在哪间?我当时也记不清了,只告诉他是204或者205房间(因为我只记得具体方位,在二楼往左边走的第一间教室)。所以到了Norris Hall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去二楼查看授课教室的确切房间号。原来是205,204在楼道的另一头,我随意扫了一眼那个教室,当时大约有20名学生坐在课堂里,一个银白色头发的老教授正从他的公文包里拿出教学讲义。

  9点时,我进入了这个教室,一切都和平常一样,窗户稍稍地有些开着,我们能感受到拂面而来的微风。9:40时,突然,从教室外传来了“邦邦邦”的重响声,那声音大极了。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那声音显然离我们很近。我们都以为是建筑施工造成的声音。随后,外头安静了大约5到10秒钟。我打算开始关于stability analysis的教学。突然,这个声音又响起来了。

  我看了凶犯1秒钟,他的子弹贴着我的耳朵扫过去

  坐在离教室门很近的女学生特丽莎(Teresa)这时候站了起来,她走出去想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跟着她出去了,手里还拿着课堂讲义。我们站到了门口,探出头去,看看外面出了什么事。声音是从208房间传出来的,在我们教室的左边,208教室的门紧紧关着。

  我盯着那扇门看了大约2秒钟,突然,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我只看了他1秒钟,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他手里居然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他穿着黑色衣服,长着一张方正的脸。我和特丽莎立刻退回教室,子弹从我们右侧几乎贴着耳朵穿过。我的耳朵当时就被手枪造成的巨响震坏了。

  班上4个男生用课桌堵住门,凶犯用枪射门

  回到教室后,我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教室里的所有人冷静下来。一个印度学生说:“让我们赶紧用课桌堵住教室门,这样他(凶犯)就进不来了。”我班上的4个男生立刻搬起靠近讲台的大桌子,堵在门后面。(教室门上没有窗户,也没有锁。平时上课的时候,我们一般都让教室的门大开着。)当我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凶犯还在教室外不停地扫射。我和另一个女生待在讲台后面,还有2个女生在教室的后面。那4个男生躺在靠近教室门的地上,使劲推着大桌子的桌脚,用力堵住教室门。

  凶犯在二楼走廊里扫射了差不多1分钟后,他向我们教室走来。他试图弄开教室的门,但所有的学生都拼尽力气死死堵住。凶犯就开始用枪打门,子弹穿过了教室的门,教室里到处都是碎木屑和金属碎片。有一颗子弹甚至射中了我和女生藏身的讲台。我有2个学生藏在教室后面的桌子底下,她们一直在用手机报警,并即时把情况告诉警察。她们告诉警察,现在205房间里有11个人,凶犯正在门外射击。

  凶犯没弄开教室门,去别处继续行凶

  这个凶犯尝试了好几次,还是没打开教室门,他终于放弃了,开始去别的地方行凶。枪声再次响起,“邦邦邦”,我当时所能做的,只是跪在那里向上帝祈祷:“请阻止他,请让射杀停下来。”

  随后,我们听见了警车在外头拉起警报声,我的一个学生问大家:“我们可不可以从教室窗户里跳下去?”虽然我们只是在二楼,但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应该待在这里,直到外面的事情过去了。

  枪声离我们越来越远,但并没有停下来。在我们最初打开门出去查看前,我们大约还听见了20声枪响,当我们进来堵上门后,我们大概听到了30到40声枪响,甚至更多。这太可怕了。我们等啊等……后来我们又听见外头朝教学楼方向开了几枪,还有警告声:“举起手来,举起手来”等等。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