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价暴涨逻辑:成本上升养猪赚钱不敌外出打工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5月25日03:42 第一财经日报

  4月以来,猪肉价格就像股市一样,涨得让人发慌。

  商务部昨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上中旬,全国36个大中城市的猪肉平均批发价格为14.5元/公斤,较4月份上涨8.6%;较去年同期上涨43.1%,平均每公斤上涨4.4元。

  各路专家忙于钻研到底出了啥毛病。有说主要原因是成本上升导致养猪者少了,也有说是因为流通环节没理顺,市场供应不及时。不一而足。

  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全国生猪产量第一大省四川走访时,却从农户们口中得到另一种解释。

    农民伯伯不怕猪肉涨价

  “涨点价正常么!有啥子大惊小怪?我早就不怎么养猪了,猪都少了,肉价还不涨?”秦月红拄着铁锹站在路边对记者说,不远处的成都东三环附近,是他做土工的建筑工地。

  他是四川省大英县隆盛镇同心乡二村八社的农民,该省1000多万走南闯北靠体力挣生活的民工之一。

  “(我们)到你们城里打工,公交车由1块涨成2块;吃顿盒饭,里面不足5片肉,卖我4块钱。你们怎么不反映?”他反问。

  秦月红表示,猪肉涨价与否对他简直毫无影响。“在我老家,我每年杀一口250斤以上的大肥猪,我在外打工,这足够我爸、我婆娘和两个孩子吃一年了。”

  关于猪肉涨价,这个几乎是放猪长大的35岁农民,把原因归结为“养猪不赚钱”,或者是“赚不了几个钱”。“猪少了,消耗多了,涨价就是必然。”秦月红反复说。

  23日,记者来到秦月红的老家同心乡二村八社,只见小学校门前的“井场坝”冷冷清清。10年以前,间或在一个晴朗的下午,会有乡里的卡车开过来,敲锣喊广播地通知收购活猪。几十上百头膘肥肉厚、体重动辄二三百斤的猪们尖叫着,被粗暴的男人们撵得乱跑。然后是摁住、过磅、扔上车、数钱。再然后,是农民们揣着这厚厚一沓“家用”,听押车员吆喝,猪们嚎叫,一路走远。而猪们要去的地方,是成都,或者更远的北京、上海。

  跟秦月红同村的秦家亮,回忆起这一过程无限神往。他说,10年前这里家家户户都养猪,家庭人口和所养猪的比例,至少在1∶1,“否则,不要过日子。”

  八社社长秦明发则估计,那之前,全社31户134口人,除每年每户留一头猪杀了自食外,每年至少交国家100头猪,“都是250斤以上的大肥猪。”他强调。

  但曾经一年交过6头肥猪的秦家亮家,现在三个猪圈却有两个空着。一个圈里,两头近100斤的“架子猪(正长块头的猪)”正兀自酣睡。

  “看哪一头过年时长得肥壮,我就杀了它自己过年。另一头纯粹是考虑到粮食吃不完,让它帮忙消化点剩菜剩饭。”秦家亮解释说。

  好几户人家猪圈全部闲置,里面堆满柴禾,或者空无一物。74岁的老太太蒙文林告诉记者:“我三儿一女早就进城里(打工)去了,挣大钱呢,我还养猪干啥?”

  “全社目前存栏的猪,只怕没有60头了。”秦明发叹息道。

  “养猪经济学”与“打工致富论”

  “虽说现在农民还是很苦,但是挣钱门路这么多,还呆在家里种庄稼养猪,乡邻都会骂他的!”秦家亮说。

  “很多年前大家就算过账,发现养猪基本不赚钱。”曾经做过社里会计的秦家亮举例说,目前当地生猪主食玉米的售价,大约在1.5元/斤,“畜生也要讲一日三餐啊,3斤玉米也长不出1斤猪肉的。”而据称,当地活猪的收购价,过去数年一直在3.5元/斤左右浮动。

  在成都打工的秦月红说,养一头净重200斤的猪,需要约一年时间。其间,还要付出种粮食、收粮食、做猪食等一系列的劳累,以及担待猪瘟风险。

  “这样一年下来,这头200斤的猪才卖到700多块,还不如我下苦力(干体力活)一个月挣的!”他对于靠养猪生活的模式,明显流露出轻蔑。

  秦明发骄傲地向记者背诵着这样一份外出打工的成功者名单:秦家兵,在青海做

厨师,每个月2700元;秦少华,在成都做缝纫裁剪,每个月1500元;邓祖强,在绵阳做砖瓦匠,每个月1200元;冷明春,在
东莞
做搬运工,每个月1750元……

  秦明发说,社里一些人有的“老”了,有的搬去城镇,现在剩下的113个常住人口,基本有40%的青壮年常年在外务工。

    日渐远去的养猪传统

  猪肉产量占据中国七分之一强、全球十分之一以上的四川省,其相关产业官员不见得认同上述农民的看法。

  四川省畜牧食品局的数据显示,2006年,四川全省共出栏肉猪9454.7万头,同比增长6%。2007年,四川省畜牧食品局计划将该省生猪的产量做到1亿头,实现农民人均畜牧业纯收入增收50元以上。

  农业部有关官员23日也对新华社说,2006年全国生猪出栏6.81亿头,比上年同期增长3%。今年一季度,生猪出栏2.3亿头,比去年同期增长2.5%;猪肉产量1773.4万吨,增长3%,“猪肉供应来源充足”。

  而针对近期各地猪肉价格暴涨,四川省一些相关官员表示,是去年大旱导致的粮食减产、养猪成本增高以及规模养殖户大量宰杀母猪和猪价低迷等原因,导致了这一波“青黄不接”。

  官员们说,仔猪在经历4~6个月的生长周期后,就能成为可以食用的成猪,“因此,预计到今年下半年,随着大量生猪的上市,肉价大涨的局面将得到控制。”

  但对这些解释,秦月红们不以为然。“你们一个城市几百上千万人口,每人每天就算只吃一两肉,算起来每天也要消耗几百吨肉,这挺得住多久?”

  官方披露的生猪出栏量,在这些农民眼里更成了笑话——“那也能叫猪吗?100斤出头一点,就像你们城里人的小鹿犬。”秦家亮说,过去农家真正用粮食喂出来的肥猪,动辄300斤左右,“膘跟手掌一样厚,一头顶现在两三头啊。”

  但农民们也坦承,当地县乡政府对发动家家户户养猪倾注了心力,“鼓励方式很多。”“在我们这些生产队,驻村干部看望我们圈里的猪,比看我们还勤。”秦明发说,现在村民家养的生猪都被建立了档案,“每家每年多交一头猪,就奖励几十百把块钱。”而要是落实不了每年每两口人交一头猪的任务,就要按每头一百元罚款。

  但看起来,这些方法在被革新了的农民生产与生活方式面前,也正在失效。

  同心乡二村的村长陈兴玉对本报记者说,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不愿意缴罚款的,你又不敢去他房上揭瓦;多挣了两个钱的,对这罚款也无所谓了。”霍朗 插图/苏益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303,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