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吉吉:拜潮流街话连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8日16:04 外滩画报
设计师吉吉:拜潮流街话连篇
吉吉

  “我是有名的关手机的人,晚上10 点之后很难找到我,礼拜六礼拜天我也经常关机,除非跟我预约。我必须要有一个安静的个人化的时间,否则太累了,这是我内心刻意要保留的。”

  文/ 文林 摄影/ 彭辉

  距离上一次去莫干山路50 号吉吉的工作室已经有一年多时间,完全变了样子。两个房间打通成一间,“衫旗帜”系列作品占了很小的空间,更多地方留给了成衣和绘画作品。采访的时候工人正在忙碌地将制作服装的机器搬出来,这里将成为一个画室和制作纯艺术品的地方,时装设计工作室将搬到新的地方去。

  吉吉穿了一双Marc Newson 为NIKE 设计的Modulo 鞋,白色款,很惹眼,如同那只金色的CASIO 复刻表一样,很清晰地呈现出一个设计师的style。忙完“果冻时代”的展览后,是自己独立操作的第三届“花样”Fashionshow,有序忙碌着的吉吉说目前正在忙9 月参加“画廊博物馆”展览的艺术品设计,同时为明年的个展做一些准备,中间19 日去日本一趟。吉吉不太愿意去想远大目标这件事,但却有非常清晰的工作线索,这条线索就如同他自己在休息与工作的时间安排上一样明显。

  这个在朋友圈中鼎鼎有名的“关机王”,在晚上10 点后早上10 点前基本上是关机的,周末如果没有“预约”,那么要找他很难,连客户也不例外。他说这样做是为了给自己留下足够的生活的时间,这个时间一方面用来安静地休息,另一方面用来专注地思考。

  从最早的平面设计师到策展人再到时装设计、绘画、室内空间设计、纯艺术品设计,吉吉不断拓展自己的兴趣范围与工作领域,也因此而不断地外出“看东西、学习”。日本和香港因为便利与目的地集中的缘故,成为他生活中最常外出的地方。对于这两个地方,他要是讲起来,可谓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B=《外滩画报》

  J= 吉吉

  B:设计师工作与生活往往分不大开,你如何控制两者时间的分配?

  J:我是属于工作与生活混在一起的人,没有明确的分水岭;但我又是把两种时间分得很清楚的人。所谓不工作的时候,就是在家安静地睡觉、看书,手机关掉,完全与工作时的繁忙隔绝。我是有名的关手机的人,晚上10点之后很难找到我,礼拜六礼拜天也经常关机,除非预约,否则很难找到我,包括我的客户都知道我这个习惯。我必须要有一个安静的个人化的时间,否则太累了,这是我内心刻意要保留的。所以我家里的电话使用率非常低,因为所有朋友都不知道,只有我家人在用。

  B:这样的生活听起来很有规律?

  J: 我的生活习惯的确比较规律,感觉跟很多设计师不太一样。早上我7点半就会醒,但是7点半到10 点我是不开手机的,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在睡觉,反而不太容易被人打扰,是可以非常安静地想些事情或做点东西,所以相对于晚上,我想事情、做事情反而多是在这段时间完成。

  B:你很注重环境的安静性?

  J:我需要很安静,基本上跟我吃饭一样。我从来不去那种很吵闹的地方,除非是朋友们定好了迫不得已。很多时候我选择错过餐点吃饭,所以我吃午饭都是在两三点,晚饭则是八九点钟。我一进人很多的环境,就会头大,所以别人很烦我,因为我一听是饭点的时候去吃饭,就会让人家去定包厢。

  B:你在吃的方面还有什么讲究?

  J:我吃东西还蛮挑剔的,因为从来不相信那种人云亦云的东西,而是相信自己去吃的感觉。我觉得一座城市很难有很多符合自己吃饭风格的餐厅,所以导致我吃饭的地方是固定的,不大会去换,所以有的餐厅就成了我的食堂。像中午我基本都在伊势丹旁边的Chris 吃饭,消夜的话去长乐路新旺,其他固定的地方比如华山路

丁香花园、镇宁路夏味馆这一类,比较安静、私密点。我在口味上偏清淡,喜欢广东菜和西餐,不大吃川湘菜那种味重的。在北京常去国贸那边一个吃早点的好地方,一盅两件,在国贸那边还有一个金湖茶餐厅,24 小时营业,吃消夜喜欢去的。

  B:作为设计师有什么样的逛街购物心得?

  J:我现在很少逛街,因为没有太多的时间,而且我买东西都认准几个地方,路线是很清晰的,不会漫无目的瞎逛。一些朋友的店都会去看看,比如说邱昊在进贤路的店,因为有时会去进贤路吃饭,特别是有外地朋友来,我们都会去兰心。我在上海逛街基本都是陪外地来的朋友,比如前几天陈幼坚在上海做个展,带他们一家子去了泰康路、莫干山、进贤路、复兴西里这些常去的地方。因为我不买那种

奢侈品大牌,基本上是买一些设计师的款,上海I.T 里会有一些,但很多品牌的线也没有,特别是我喜欢的一些很偏的牌子,所以只好去香港或国外买,买书也是这样的。香港和日本我算很熟了,每年肯定要去的。

  B:可否谈谈你如何逛香港?

  J:去香港我都在铜锣湾一带活动,有两个地方是我一定要去的,一个是中环上面的安兰街,很短,前后可能只有100 米,可是有很多不错的时装店,像Martin Margiela、川久保玲、香港另一个代理时装品牌店D-Mop,还有柴湾,由工业区改造出来的,有川久保玲游击店、UNDERCOVER 等,这些线都是固定去逛的。铜锣湾百德新街有一些设计师牌子,去年我在那里的I.T 买过一个在三本耀司那工作了9 年的设计师自己做的一条线,陈冠希的店也在那边。这条街有蛮多餐厅,也很适合休息。

  B:你是不是有一套自己的日本经?

  J:我每年至少去两次日本,每次7-10 天吧。我到东京不大会去银座,因为一点意思也没有。东京有几个地方固定去的,比如南青山,日本本土设计师好的牌子都在那边,像UNDERCOVER(高桥盾的工作室也在那边),在那边很安静很舒服,旁边也有很好的餐厅。如果要看非常街头的潮流,表参道往里边走,即所谓的里原宿很值得逛,里原宿的第一家店就是藤原浩的,上面是他的工作室。从那开始,密密麻麻都是小店,密集到什么程度?楼上、中间、地下室,全是店。然后还有一个地方要去,那就是代官山,代官山是一个更安静的地方,店都是散得很开,那个才叫逛街,我在国内很少遇到能够如此舒服逛街的地方。至于大阪,一般旅游者都往心斋桥跑,其实没什么逛的,但大阪有一个新区叫南崛江,这由一个

意大利餐厅发展起来的,像

  BAPE、像川久保玲跟六个品牌合作的一条线在日本唯一的一家店就在那里。这里还发展出一个南崛江音乐季。

  B:在外面购物会不会没有节制?

  J:会!会!我在国内买东西其实很少,基本上不花钱,但出国就不行了,控制不住,因为很多东西国内就是买不到,而自己也关注过很久,当你看到时就不肯放弃。我最惨的一次是前年在日本,因为一千日币与一万日币比较容易混,我买东西时想着剩一万日币可以乘地铁到成田机场足够了,没想到我看错了,结果剩了一千日币,收集身上碎的角子,但也三千日币不到,只好先到了机场,然后逃票跑出来。由于在成田机场最后一站,人很多,于是很多人就看着我拖着一大堆行李,后面验票机还一直叫着,感觉十分糟糕。

  B:毕竟国内这方面还太薄弱,而你关注的东西应该是更多元?

  J:对,国内有很大差别的,包括别人工作室的状态也不一样,它已经发展到一个高度了,我们很多东西只是刚刚开始。其实现在出去,最重要的是看东西。相比较于欧洲,日本很集中,很方便,所有的商业区就那几个地方,你就必须去,而且那个地方很快可以把大师们的东西都看到,比如在表参道你可以看到伊忠丰雄、安藤忠雄,还有日本特别棒的一个女设计师妹岛和世。安藤替ARMANI 做的一个家具店,他的对面就是妹岛替另一个家具店做的设计。看现场的感觉与看图片很不同,你可以体会设计师整体结构和想法。比如日本现在很红的一个室内设计师片山正通,做的很多项目都在表参道、南青山这一片,你进他的店里看一遍,很多细节都不一样的。在日本,因为这种密集的分布,学东西就方便多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