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线日记(6):初抵韩国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12日09:55 中央电视台

  9月9日 星期日

  出来这么长时间,很想念家人,老公和孩子。工作一忙起来,就顾不上了。晚上回到房间,要整理照片,充各种电,写一天的行程,每天都是过了午夜才睡。在澳洲时,手机还和国内畅通无阻,每天发个短信,仿佛亲人和朋友就在身边。自从来了韩国,中国联通的手机基本变成了“板儿砖”,打电话又出奇的贵,只好把那份惦念深深藏在心里。

  但今天不同,今天是老公的生日。正好碰上星期天,我们不工作。今天的行程是去乌头山统一展望台和战争纪念馆参观。一大早,给老公打了国际长途,孩子还在酣睡。其实,知道家人都平安,只是想听听他们的声音,跟老公说声“生日快乐”,离得远,才发现思念亲人的滋味原来如此让人心神不宁。

  原以为会去看著名的“三八线”和板门店,到了才知道,板门店虽不远,但要提前办各种复杂的边防手续才能去。很是遗憾。乌头山统一展望台是隔汉江南北韩相望最近的地方,江面最窄处只有420米,退潮的时候走到对岸只要10多分钟。据说在韩国现在还有600万“失乡民”,他们原来生活在北朝鲜,朝鲜战争结束后,他们无法返回家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只能拖儿带女来到这里,在一块立给北边先父先祖的牌位前祭拜,聊寄思念之苦。

  对于南北韩的分裂,两边的人有他们不同的解释方式,但统一家园的决心应该是一致的。站在展望台上眺望两边一脉相承的河山,一边葱郁、一边荒芜,一边展台高筑、一边小楼林立,没看到岗楼和军警,只有江边连绵不断的铁丝网让人生出对过去年代的许多联想。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的每块青石、每片树叶、每道江水,似乎都在诉说着战争。兄弟相残,孰是孰非,我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认清历史,只是祭拜台前那不知谁放上的落寞的一束鲜花,定格在我匆忙的记忆里。离乡多远,恩怨再长,两岸的思念总像这滔滔江水奔流不息、无以阻挡。

  下午是我们来韩国后首次购物。到了首尔很有名的明洞和南大门市场,明洞是韩国具有代表性的商业街,有点像北京的老秀水,东西多而便宜,只是太杂乱,游客也不少,店家基本不会和你砍价,但买多了也会小让一两千的利。在南大门市场我买了一些韩国小工艺品,价格都在五六千韩币。南大门市场自朝鲜时代起,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每天来往过客超过50万人,熙来攘往、喧闹无比。这里是可以充分讨价还价的。最喜欢的是老大妈摊位上卖的枕头,绣着经典小花,颜色典雅,样子圆滚滚的,像个小抱枕,垫在颈椎处一定很舒服,准备送给妈妈。

  买东西的过程其实很享受,不是因为花出去钱,而是在选购的过程中会想起很多亲人和朋友,想他们收到礼物时开心的样子。被别人惦记是一种幸福,身在国外,认真的工作,幸福的惦念,能为亲爱的人挑选礼物,带给他们一些小惊喜,何等快乐。

  短暂的轻松过后,我们就要投入到四天的梨花女子大学和高丽大学的拍摄中,在回宾馆的车上,导演衷华宣布明天的日程安排,很满,又将是忙碌的一天。(托 娅)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