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延平:传媒少帅22年人生阅读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17日10:28 人大新闻网站

  1981年7月3日,北京青年报复刊,当时的它,处级周刊小报,仅限于北京地区,发行量3万份(基本通过共青团组织系统订阅),经济来源于市财政局下拨的30万元开办费;

  2003年的今天,北京青年报已成长为面向全国(包括香港地区),发行量60万份,广告收入9亿元(2003年),订阅量北京第一,广告收入全国第二,并拥有26层报业大厦的都市主流日报;

  22年,一份报纸从新生走向兴盛,见证着中国新闻改革的风雨变迁……

  1981年,年仅23岁的张延平从部队转业,走进北京市委大院内的一间简易的办公室,成为复刊后北京青年报社最年轻的记者;

  2003年11月6日,在价值两亿多元的北京青年报报业大厦,正值中年的张延平在他21层的社长办公室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22年,张延平从成长走向成熟,经历了一段与北青报共荣共进的传媒人生……

  职业阅读:在一个报社从记者干到社长

  3年记者,4年部主任,10年副总编,4年总编辑,直至今天的社长,在人员流动更替频繁的媒体,在开放社会人心浮躁的今天,蛰伏北青报22年,张延平创造了一个奇迹。

  创业之初的北青报人,至今仍在报社的还有几个?

  来来往往的北青报人,从记者做到社长的又有几个?

  偶然?必然?个性使然?芸芸众生中,一直默默耕耘的张延平沉淀了下来,成为这张报纸曲折发展全过程的见证人。

  当记者时,张延平就以写作见长,有十几篇作品获北京新闻奖、全国青年报刊好新闻奖、

中国新闻奖等奖项,其长篇报道被收进中学语文教材,本人先后荣获“北京市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青年报刊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全国青年报十佳记者”等称号;

  当部主任时,张延平创意并参与创办了“北京中学生通讯社”(简称学通社),成立之初就被誉为“首都新闻界的一支新军”、“面向未来的人才实验室”,培养了大批如中新社著名摄影记者王瑶、凤凰卫视当家“花旦”许 戈辉、北京青年周刊主编钮明等一批媒体“名士”;

  当副总编时,张延平主持创办了北京青年报《新闻周刊》,探索了许多新的报道样式,不仅在新闻界率先开辟了有偿征集线索的“新闻热线”,而且早在八年前便捕捉到房地产、汽车、电脑等新兴产业的崛起,成规模地推出“广厦时代”、“汽车时代”、“电脑时代”,为北青报的跨越式发展作了铺垫。

  当总编辑时,张延平以独到的眼光和魄力,带领他的策划班子,完成了1998年“抗洪救灾――帮灾区录取考生圆梦”、1999年“五八事件――重新认识系列谈”、2000年“跨千年100版――本报记者24时区同步报道”、2001年“与30位诺贝尔大师面对面”等一系列大制作,不断实践着北青报提出的“有新闻的地方就有我们”的口号。

  当社长后,张延平携社委会11名成员积极推进社内改革,包括改版、改制、技改、房改,此后又借北青报成为全国35个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之一的契机,全面实施以北青报为主业的传媒集团发展战略。

  有人说,张延平很幸运,当以一篇文章打天下时他当记者,当以一块版面论成败时他当编辑,当以一个版组决胜负时他当副总编,当以一张报纸拼高下时他当总编辑,而当中国报业进入经营时代他又当上了社长——他的整个命运契合了中国新闻改革的节拍。

  我们说,张延平很明了,无论世事纷繁,心中总有一根主线,知道自己已做的、正做的、将做的和不能做的,不急功,不近利,不张扬,不停歇,知道“舍”,才有“得”。

  张延平自己说,他靠团队,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取胜。“我这种人的特点就是,看我一个人感觉不出我的能量,但我可以让很多人跟我一起干,甚至是和我意见完全不一致的人跟我一块干,这个本事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

  《人》:我们心里想的社长应该是风风火火,性格张扬,坐不住的,坐在那儿电话都要打爆。

  张:(笑)。我可能和别的社长不一样,我不是爆发力很强的那种人,但我是创新能力比较强的人。

  《人》:走到今天,你掌管着这么大的资源,领导着这么大的队伍,在这个位置上,个人的东西往往容易膨胀出来,你是靠什么把大家团结在一起的?

  张:靠事业。有的人看钱,有的人看地位,但北青报人看事业,事业不断发展才会跟你走。在事业发展上,我这个人从来不知足。

  《人》:那你觉得在个人事业上,还会有一个怎样的发展?

  张:当总编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我面临一个新的选择。如果说做副总编我可以一直干到老,把自己的一生都撂在北青报,一旦做到总编辑,就身不由己了。但我这个人喜欢体验从没体验过的东西,我是希望在社长这个岗位上,把北青报做得更强更大,这儿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

  《人》:那么多记者走到今天只有一个社长,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成功?

  张:你必须忍受很多平淡的东西,才可能通过不断的积累走向成功。

  事业阅读:立志打造传媒集团

  做强,做大,做实力雄厚的传媒集团,社长张延平心中有个让人激动的构想。

  “目前中国有39家报业集团,我们不想做第40家报业集团,而想成为第一家传媒集团。我们的思路是:依托北京青年报的优势资源,横向形成系列报刊群,纵向形成上下游产业链,稳步推进跨媒体、跨地域、跨行业发展,通过资本运作和内部市场化,建立一个以北京青年报为主业的现代化传媒集团。”

  2003年4月,北京青年报曾以北青传媒股份公司的名义在《北京青年报》上刊登了一则公告,公告称:北青传媒拟首次公开发行上市股票,已接受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超过六个月。张延平说,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在2004年年底,实现北青的上市。

  这是一个很大的事业。

  对于北青报这个核心品牌,张延平认为要把基础打牢。“打造传媒集团首先要打造好北京青年报,把北青报办成一张成熟的都市日报,让读者看完有启发、有满足感。未来的京城报业一定会有更激烈的厮杀,只有排名前三位的报纸才有好日子过。”

  对于报刊群的发展,张延平认为北青报已经成为新生中产阶层所喜爱的报纸,明年会集中力量打造一张面向中低端人群、在零售市场上表现突出的报纸。另外,还想为如今已经基本不读报纸的年轻人办一张报纸,这些人大多在15至25岁左右,是伴随电视、网络长大的一代,他们排斥传统形态的报纸,但如果用他们的语境办一张全新的报纸,相信会把他们重新拉回到读报行列里来的,而十年后他们会成为社会的主流。

  对于报业产业链,张延平强调“把资源变成资本”,“得渠道者得天下”。“上游”的印刷业务依托北青报已成为北方第一厚报的资源,把单纯的消费行为变成经营行为,既可以降低自身的成本,又可以通过代理中小型报刊的纸张、油墨、PS版、润版液等印刷材料的供应而赚取利润。“下游”的小红帽目前已成为继北青报之后的第二个响亮的品牌,他们不仅送报,而且送奶、送水、送书、送票,业务增长很快,将来这个渠道能够承载许多内容,会变得越来越有价值,所以说谁握有渠道谁就握住了未来。

  对于“三跨”,张延平很有信心。跨媒体主要是抓住数字电视使频道资源呈几何级数的增加从而导致内容稀缺的契机,依托北青报的资讯优势介入电视领域;同时追踪手机作为新的媒体终端可能带来的信息传播方式的变化,及时进入第五媒体的平台。跨地域主要是把北青报做成“中央厨房”,根据不同地区的需求加工不同的产品,然后异地输出;除了输出内容,还可以输出资金、输出团队;除了去外省,还可以到海外办报,因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中文报纸生长的土壤。跨行业主要瞄准文化、体育、教育,最近北青报已控股北京儿艺,将制作系列的课本剧,打造每日“30分钟经典”;另外,经世界网球协会授权,与TOM.COM公司、中国网球协会合作,从明年九月起,每年在北京举办一届“中国网球公开赛”,力求办成继法网、温网、澳网、美网之后的世界第五个大满贯赛事;北青报还要创办一所“记者学校”,在高校与媒体之间搭建就业前的培训平台。

  “宁要失败的探索,不要辛苦的平庸。”张延平说,“如果这些都做成了,我们这一届北青报人的事业就算成功了。”

  《人》:北青报为何会在这样一个时机选择这样一个目标?

  张:这些年,我们既把握了导向,又赢得了市场,所以才成为全国35个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之一(其中报纸只有8家)。试点单位要在体制、机制上有所突破,这是一个机会。

  《人》:北青报的宏伟计划预计多长时间可以实现?

  张:五年,争取在2008年奥运会前实现,明年所有这些计划都将启动。

  《人》:作为社长,你认为实施传媒集团发展战略所面临的第一个困难是什么?

  张:我现在急需人才,因为所有的事最后都要有人去干。无疑,办媒体需要优秀的编采人员,但眼下更需要既懂媒体又懂经营的人才。那些既了解办报规律、又懂商业运作的人才,是目前各媒体的“紧俏货”。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