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张江的创新之路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23日14:28 SMG《1/7》
    SMG《1/7》10月21日播出文稿《张江 创新之路》,以下为节目内容。

  上海今年的“科教兴市”战略特别强调“创新”两个字,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聚焦国家战略、聚焦产业和创新园区基地,构建创新体系和营造整体创新环境。而说到科技创新,就不能不关注张江。在一片偏僻农田上发展起来的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已经迎来了15岁的生日,今天的张江已经形成了以集成电路、软件和生物医药为主导产业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这片神奇土地上,总有创新的火花闪现,秘诀究竟是什么呢?

  (字幕:2007年9月30日 上海张江)

  采访:这样一个地方大概有多大面积?这有20亩土地,就是我们收购的医药企业,这个是一个生产设施,里面的设备都是我们能够用的。

  解说:

  周明东 上海泽生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几个月前,公司花了3000多万元收购了这家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张江药谷片的制药厂,目前正在积极运作到美国的上市计划。

  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这里的设施我们是可以用来做中国的生产销售,然后那边还有一个土地我们可以再建一个生产楼,那边那个生产楼是将来用于出口到欧洲或者美国预留的那块土地。

  解说:

  今天的周明东可说是意气风发。但谁能想到,他曾经好几次濒临破产的危机呢。

  今年52岁的周明东,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生物学博士。1999年,身在美国的周明东了解到上海正在实施“聚焦张江”战略,将重点发展集成电路、软件和生物医药产业,周明东觉得机不可失,2000年,他回到国内,在张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选择了自主

知识产权的原创新药研发,这是他自己的一个研究成果,开发一种取名为纽兰格林的生物制剂。

  采访:(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我因为是这个项目的原始发明人,我在国外做教授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一种猜想,就是这个蛋白质可以用来治疗心力衰竭。

  解说:在全球范围内,心血管疾病都是威胁健康的头号杀手。传统的治疗心力衰竭的方案,主要是依靠药物辅助作用,促使血管舒张、血压下降。换句话说,只能阻止病情恶化而无法根治。但周明东的新药发明,则是使药物直接作用在已经受损的心肌细胞上,并使它的结构和功能都得到修复和完善。这种药一旦试制成功,将是治疗心衰的一个重大突破。

  给我一个支点,我将能撬起整个地球。相信这是所有创业者的雄心壮志。他们中的许多人带着一个项目,甚至仅仅是一个创意来到张江开始创业,但是很快,他们就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资金问题。

  采访:(记者)可以说当时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钱?

  (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对。因为创新药物的费用是惊人的。国际上的标准来看,一个药物的创新大概要12到15年时间,总费用大概是10亿美金,这是一个巨额的数字。那么如果我们在中国做,我觉得我们有巨大的优势,成本优势,那么可以把这个费用从10亿美金降到大概3、4亿美金,仍然是20几亿人民币。

  解说:2001年4月,周明东先后从股东那里募集到将近1600万元,6个月后,当纽兰格林的临床前研究终于完成时,周明东的钱袋也差不多空了。而偏偏就在这紧要关头,另一笔已经打入公司账户的4000万元的投资款竟然被戏剧性地收回了。

  采访:(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如果万一这个药做不成的话,那4000万就扔掉了。结果他钱拿走了,我们公司大概只剩下两三百万元人民币,过了4、5个月就没了。

  (记者)最困难的时候帐户上有多少钱?

  (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我们发完工资我了解了一下,帐目上剩下一万五千块钱。

  解说:周明东四处举债,先后借了将近1000万元,使得纽兰格林的研发维持到了2004年。庆幸的是,就在这一年,周明东拿到了药监局准许开展临床研究的批件。随后的临床一期试验有力地证明了这种新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采访:(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比现有的治疗的水准大概可以提高20%到30%,应该是非常显著的。

  解说:在这个基础上,2005年5月份周明东谈妥了一笔8000万元的风险投资。然而这个时候,危机再一次降临了。

  采访: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当我们做科学试验、做人体试验,我们完全地严格地按照国际的最高标准来进行,那个费用就是成倍成倍地上升,这些事实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个费用完全是预料不到。他(投资人)基本上决策投资那一天,到他真正地把钱放进来大概还有四个月的时间,这四个月我们又处于发了工资就剩下一万块钱这种状态了。

  (记者)您怎么办呢?

  (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亲朋好友该挖的钱全都挖了。已经害怕了,怎么办呢?有可能就是员工人心也散了,很多事情受到重大的损失,有很多数据会作废,很多数据做了一半,所以这个应该说是性命攸关的这么一个关键时刻。

  解说:这一回,周明东可以说是绝处逢生。

  采访:(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雪中送炭,就是这么一个意义。就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得到了一个最大的支持,两级科委,就是上海市科委和浦东新区科委,他们对我们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就是他们对我们项目进行评估,然后给我们这个项目300万的一个支持。

  解说:这关键的300万元,让泽生公司坚持到4个月后等到了8000万元的巨额风险投资。2005年年底,泽生公司从全市157个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当年19个上海市科技兴市重大产业攻关项目之一,获得了3000万元无息贷款的政策扶持,与此同时,还获得浦东新区3100万的无息贷款。

  采访:(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总共这两块加起来已经是6100万。这对我们这个公司的发展可以说是决定性的影响,尽管我们融资也融了八千万,但是政府有这么大的支持力度,这个是我们事先也是完全没有彻底地预料到。

  解说:强大的资本注入,大力推进了抗心衰生物制剂纽兰格林的研发进度。2006年9月,纽兰格林的临床二期试验在国内全面启动。2006年11月,作为拥有全球知识产权保护的中国原创新药,纽兰格林获得美国FDA的充分认可,被批准直接在美国进行临床二期试验。据了解,一旦纽兰格林完成了国际临床研究,它将成为中国第一个进入国际市场的中国原创生物制药。保守估计,纽兰格林在中国和美国的市场潜力将分别超过20亿人民币和50亿美元。

  采访:(泽生药业CEO 周明东)现在已经有人这么跟我说,说你的梦想是不是要在中国建立一个GENENTECH(美国最大的基因生物技术公司)。因为GENENTEC可以说就是像IT领域里面的微软这么一个名字。以前不好意思说,今天应该说可以很明确的,对,我就是想干这样一个企业。

  "鼓励创新,宽容失败",这是我们在张江经常能听到的一句话。事实上,一家企业从基础研发到技术创新的过程中,由于多种原因,常常要经历一个被称之为"死亡谷"的挫折阶段。在医药研发行业,这个"死亡率"高达40%到50%。不过在今天的张江,这种局面大为改善,如何帮助创新企业应对挫折,得以持续发展,已经被张江高新区和政府高度关注。

  采访:(张江集团 常务副总经理 刘小龙)没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就不可能有一个非常繁荣的高科技市场。在张江,现在大约有58个基金,它背后的资金大约在250亿到300亿左右,这些基金每天都在寻找和发现优秀的创新企业。

  解说:今天张江很多创新企业能够跨越"死亡谷",正是得益于张江"以政府基金为指导,充分发挥社会资金积极作用"的创业投资和融资服务格局。

  解说:事实上,现在的扶持资金,已经不再是撒胡椒面的方式给大量的财政补贴,而是在严格的项目评估基础上,进行重点扶持。同时,众多的社会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也在张江集聚,张江,现在可以说是中国和资本市场结合最紧密的地方之一。

  采访:上海市市政府副秘书长 市科委主任 李逸平:就是说我们积极来调整我们的这个对高新技术产业企业的一种认定方法,特别是从政府的管理体系上做一些调整,来确定哪些企业是高新技术的。

  采访:张江集团 常务副总经理 刘小龙 :我们现在是对区内的企业建立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数据库,我们对这些企业进行系统的分析和评估,然后确定支持的重点。第二,当它在“死亡谷”的时候,如果是一个好企业的话,我们就通过早期的所谓引导资金或者叫天使资金,给他帮助,让他渡过困境,当他到了高速成长的时候,从资本上来说我们有高速成长资金,现在有一个14个亿的高速成长资金,他的背后有一百多亿的跟进的捆绑的资金,这样就可以保证这些企业安全进入到上市的轨道中去。

  解说:在张江,已经有展讯、中芯国际、微创、中信国健等一批企业,都先后受益于科技发展基金,中信国健药业是1998年由7、8个年轻人集资300万起家的,8年后,这家公司已经发展成10亿元产值的国内生物制药行业龙头之一,他们正在研制、销售的各类新药达十多个,其研发水平和生产能力已经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采访:(中信国健CEO王俊林)就是我觉得张江她有一个创业的这种氛围,她的政策的导向是鼓励创业的,她是宽容失败的。到去年年底,我们累计拿到了一个亿人民币左右的基金,基本上就是说摊掉了我们将近50%的研发的投入。

  解说:让王俊林心存感激和赞赏的,还有张江高效、快速的办事效率。

  采访:(中信国健王俊林)我们有很多审批环节,政府审批的这个速度,这个是非常关键的,所以像我们这个公司因为不断地融资,然后不断地扩大,这个中间不断地要去工商登记,注册这些,那么在张江都是非常方便去做的。

  解说:对此,华亚微电子的张飚同样深有体会。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则让他格外感动。

  采访:(华亚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CEO 张飚)当我们想到上市的时候,他(园区)隔一个礼拜给我介绍十个券商过来,这是可以说他们以前的服务范围没有这一条的。我真的是很佩服。

  解说:张飚成立华亚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是在2001年,也就是周明东回国后的第二年,在美国硅谷事业有成的张飚也回国创业。在张江的几年里,张飚感受最深的,是得到一种被称为点对点的服务。

  采访:(张江集团 常务副总经理 刘小龙)点对点的服务是非常重要的,就好比我们今天不是一个到处浇水的一个花匠,而是一个采用高科技的滴灌技术的花匠,知道这一颗植物需要在什么时候用水,滴在哪个位置,早期的时候,企业最需要的是小的资金支持,当企业发展到中试阶段的时候,它很需要提供一个大的测试平台,当企业进入到后期研发的时候它可能需要风险资金的支持,它可能需要做上市的准备,所有这些工作我们可以通过社会中介组织和我们自身来提供。

  解说:正是这种服务理念的更新和服务模式的创新,吸引着更多的创新人才和项目。目前已有3600多家企业聚集张江,其中高新技术企业有560多家。到2006年底,张江完成的工业产值已达270亿元,占全市的工业产值的14.2%。同时张江也成了人才高地,聚集了10万多名科研人员,其中包括20多名两院院士、2100多名博士、4500多名“海归”。

  采访:上海市市政府副秘书长 市科委主任 李逸平:高新区发展当中要成为抢占世界高技术制高点的一个前沿阵地,尤其是对高技术的发展和它的产业的带动效应当说也是至关重要的,起到了一定的引领的和辐射的这么一个作用。

  采访:(张江集团 常务副总经理 刘小龙)我们在发展集成电路的时候,我们所选择的模式没有完全走美国的这种方式,我们注重于发展设计公司,因为真正半导体的设计公司,它掌握的是两条最核心的东西,第一,核心专利。第二,广大的核心客户。那么对于设计公司来讲 它所要具备的条件就是一群懂得高科技的高端人才,它本身的投资主要是在人力资源的投资上,而在设备的投资上完全可以由芯片制造业去做,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已经感觉到如果你站在产业的高端的话,你就有可能改变过去传统的制造模式。

  解说:如今,张江的产业模式被称作"动车组模式"。意思就是说,园区里的每一家企业都是一节有着原动力的车厢,他们连接在一起,在张江园区这节火车头的带领下飞速前进。

  解说:

  张飚是地道的北京人,当时来张江之前,他说自己还是经过了一番犹豫,最终选择把自己的公司注册在了上海张江。

  采访:

  华亚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CEO 张飚: 这样我们就知道我可以和谁的产品搭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方案。我认为这也是集成电路发展必然要走的一条路,就是规模的快速的放大。

  解说:

  作为一家芯片设计企业,华亚本身并不具备规模生产能力。但是在张江,华亚却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产业链的上游。也就是说他们自主研发的芯片,可以委托园区里的芯片制造企业生产,这种芯片制造企业,在张江就有三家,然后再直接把产品销售给终端客户。而华亚公司本身就可以集中精力进行科研创新,实现核心技术的突破。

  采访:我们这个芯片可以说它体现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图象的画质非常好,东西很漂亮,所以老百姓可以享受到了非常高画质的产品,另外一方面功能很强大,比如有自动选台有很多新的功能,各种各样的接口,外置接DVD。

  解说:

  华亚微电子主要产品就是电视机里的芯片,他们将原来六块的芯片整合成一小块,不仅画质更好而且价格也比原来便宜了三四百元。而华亚微电子在芯片设计上的创新,其更大的意义在于,使得国产电视实现了主控芯片国产化,让国产电视具有了真正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芯”。

  目前张江高科园区正在和企业一起寻找高科技和大市场之间的最佳切入点,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培育企业包括专利、知识产权在内的核心

竞争力,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代表着张江的竞争力。张江,正在以她的胸怀,逐渐聚集来了一批高素质的创业企业家,转化了一批高水平的自主创新成果。在张江,可以说,形成理想状态的“创新无障碍”的区域新环境,指日可待。

  ·1992年7月28日 张江高科技园区成立

  ·1994年5月16日 第一家外资企业——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签约入驻

  ·1995年1月10日 园区第一个孵化基地成立

  ·2000年4月18日 上海市张江高科技术创新区(一期)正式成立

  ·2003年10月 园区首家跨国公司研发中心成立

  ·2003年11月 园区第一所整建制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落成

  ·2006年4月 “上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更名为“上海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2007年2月 展讯通信、微创医疗等企业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二等奖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