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56级校友:一课难忘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25日23:06 人大新闻网站
人大56级校友:一课难忘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经典老照片

  名扬中外的明十三陵,附近有座水库,大坝雄姿英发。当年我们人大同学在此劳动的情景,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1958年的事了。

  这年春天,十三陵水库正在赶修,高教部发出组织高校学生参加该水库义务劳动的通知。按照通知,人大校领导向全校学工人员作了动员。同学们热烈响应,“修十三陵水库去!”成了校园内的热门话题。

  4月5日,风和日丽,人大校旗招展,两三千人的义务劳动大军出师了。坐火车到昌平下车后,大家背起背包,开始步行军。这支队伍,虽然说不上威武雄壮,但也精神抖擞、浩浩荡荡。学校组织了一支文工队,沿途打快板、唱短歌,给大家鼓劲。大伙儿也为他们“加油”。你鼓动我,我鼓动你,走完16里路,到达南邵乡四合庄,住进农民家里。

  第二天,为了提前接班,我们5点钟起床,吃罢早饭,便披着晨曦,走出7里地,在7点钟以前赶到现场。从北京地质学院同学手中接过铁锨、扁担和竹筐,进入“阵地”。

  我们放眼四望,好一派热气腾腾的大工地!在蟒山和汉包山之间,方圆几公里内,成千上万人在紧张有序地奔忙着。远处,大坝上,穿黄军装、蓝劳动服的人群,组成巨幅画卷。高音喇叭不时播放歌曲喜报,介绍好人好事,……置身其中,青年学子们怎不激情满怀!

  7点钟,劳动开始了。我们新闻系二年级四、五、六班的男同学合编成一个小队,任务是运料:先挖取沙土,挑到站台卸下。然后,由解放军装入斗车,用卡车把斗车拉到大坝上。取沙土处在河谷,料台在坡上,两处相距约200米,坡度是45度左右,上下坡的道路用宽不盈尺的木板和竹板铺成。挑着沙土爬坡,十几趟来回之后,就不禁有些累了。旷野里风大,吹起沙土,打在脸上,眼也难睁。不到11点钟,就饥肠辘辘。这时,文工队来鼓劲了:“同志们,快加油!马上就吃窝窝头!”偏偏午饭迟迟不送来,大伙儿只好忍饿干活。当窝窝头终于送到工地时,有同学开玩笑喊:“向窝窝头致敬!”饭后略事休息,又继续干了。直到下午3点钟,矿业学院的同学来接班,我们才拖着疲累的双腿,再走7里地,回到住处。顾不上休歇,又去找水桶和扫帚,给房东挑水、扫院子,……就这样,度过了第一个劳动日。

  我们要连续干10天。先到者介绍经验:能否坚持下来,就看头3天;只花七分力,要留一点劲。可是,我们没有惜力,而是尽力多挑快走。尽管劳动强度很大,但我们坚持下来了,而且劳动效率逐日提高。拿我们小队来说,头一天平均每人挑土1.35立方;第二天,2.18立方;到第九天,达4.3立方,提高3倍。人大贸易系有个小队更出色,创造了高校纪录,达到10.6立方。我们肩上筐内的沙土,由“烙饼”(平平一筐)变成“窝窝头”(尖尖一满筐)。不少同学每次挑4筐。有的同学累病了也不休息,照样出工。大家共同的心愿就是:为水库多出一些力,让大坝如期建成!

  工地多情。原先并不相识的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互相关心爱护。这里是昼夜三班不停地干,上一班交班前,总要为下一班准备好工作面。同我们并肩劳动的解放军,主动和我们开联欢会,介绍经验;在我们撤走那天,抢着代我们背背包。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们,两次来工地慰问,送来能解渴、能充饥的萝卜,还和我们共同干活。房东大娘为了让我们多躺一会儿,自己先把水缸装满,扫净院子,把我们晒在外边的衣袜收进屋去,叠好放在炕上。这些,深深激励、鼓舞着我们。

  4月15日,在工地的最后一天,大家仍然拿出全部力量干;当通知停工时,有同学高喊:“为工地再铲十锹土!”一锹,两锹,……到了第十锹,我们还舍不得放下手中的工具。再望工地,繁忙依旧。大坝长高了,在它体内,凝聚了我们多少汗水和情感啊!

  踏上归途,我们一身泥土,满脸沙尘。还像大学生吗?不大像了,是普通劳动者。还是大学生吗?是,我们是人大的学生。

  11天的义务劳动生活结束了。

  这是一堂课,一堂艰苦劳动、自觉锻炼的课。

  这是一首歌,一首集体主义、团结友爱的歌。

  这是一段史,载入了母校史册,铭刻进我们的心田。

  (王世义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1956级新闻系校友,本文选自《人大往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发表时有删节。)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