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 人到中年叛逆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09日13:08 新京报
李安人到中年叛逆
李安 中年叛逆

李安人到中年叛逆
色戒

  2007年8月31日,《色,戒》在威尼斯电影节举行了全球首映,虽然早先美国就已将《色,戒》列为NC-17级(17岁以下人士不准观看),影片上映时长达半个多小时的激情戏,让观众瞠目结舌。

  据《南都周刊》报道,拍片前,李安的副导演曾建议去日本学习,研究日本AV.李安亲自操刀设计具体动作。

  一向温文尔雅的李安,缘何在这部影片中如此“爆发”?

  “《色,戒》是一部讲欲望的电影,但同时强调,这个欲望绝不仅指色欲。我们没有办法阻止欲望的发生,可是却有智慧发现这个欲望是什么,去检讨它,把它变成艺术。”李安坚信,情欲是体现《色,戒》人性挣扎的最好表现手段。

  为什么中年叛逆?

  “‘恐惧’鞭策我不断地改进,因为没有比‘恐惧’更强烈的感受了。”

  “我在

青春期没有反叛过,是不是现在才到青春期?可能是中年危机跟少年的反叛搅在一起吧。”解释为什么如此大尺度展示情色时,记者常听到李安说的词就是中年危机。

  中年危机一词是1965年由加拿大心理学家贾克斯首次提出。中年危机通常包括:对未来担忧,无法享受业余生活,感觉身体越来越糟糕,对婚姻状况的悲观估价,对工作时间的消极评估和照顾老人带来的压力。

  谈到李安的中年危机,不能不说李安出名前的6年“穷居”。

  据台湾媒体报道,影片《推手》杀青后,时任“中影”公司副总经理、制片徐立功到纽约郊区一间破船坞剪接室中探访李安。李安拉着徐立功回家吃饭。进门后,徐立功发觉李安家连餐桌都没有,两人只能在茶几上吃卤鸡翅。

  席间,徐立功问李安为什么片中要找自己小孩客串。

  “自家小孩不给钱,他不肯演。”李安一本正经地说,“我威胁他,‘如果你不演,老板就要把我开除掉了’,他吓坏了,演来格外卖力。”

  第二天,李安带徐立功上街,随身带着卤鸡翅三明治,因为他没钱请徐立功下馆子。

  《喜宴》获得柏林金熊奖后,台湾“新闻局”副局长吴中立摆鱼翅宴宴请李安。鱼翅一上桌,李安突然痛哭流涕,徐立功赶忙把他拉到厕所。李安流着泪告诉徐立功,他崩溃痛哭的原因是看到了鱼翅就想起困居纽约的时光。

  还有一次,李安到了香港。为了一件一百港元的T恤,他拖着徐立功在香港敦道来回走了好几趟,一直下不了决心。直到徐立功开骂,李安才不好意思说:“我只是担心将来没电影拍,生活无着,所以一切都要节省。”

  那段日子让李安感到辛酸。李安很怕自己像《烧肉粽》歌词里所唱的那样,“自悲自叹歹命人,父母本来真疼惜,让我读过几年书,毕业之后头路无,暂时来卖烧肉粽……”

  “‘恐惧’鞭策我不断地改进,因为没有比‘恐惧’更强烈的感受了。”人到中年的李安时时被这种情绪缠绕着。

  《断背山》之后,李安面临的现实压力是卖座和艺术突破。早在为《断背山》做宣传时,李安发现自己手足无措———心中没有任何拍片计划。

  “影片空档时,我会看我的家人,我会打扫房子,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在此情况下,李安从断背山上走了下来,开始了《色,戒》的征程。

  2006年6月,纽约家里,李安为家人烧好一顿饭菜,放进冰箱,然后拎上行李直奔机场,开始《色,戒》上海之旅。

  为什么选择《色,戒》?

  “我想让人们看到戏剧性的中国、文艺性的中国、中国的挣扎、中国的故事。”

  “我和王佳芝很像。”2007年1月21日,在上海《色,戒》拍片现场,裹着灰蓝色羽绒服的李安语出惊人。在李安看来,王佳芝把演戏当作了人生,人戏不分,这就是李安自己。

  “好奇心和恐惧感”给李安带来的兴奋。面对小说《色,戒》,李安最开始一直想躲开,因为他觉得这个故事太哀伤、太具悲剧性,不过李安越想躲开却越觉得“张奶奶”(李安这样称呼张爱玲)在叫他。

  《色,戒》故事据称原型是郑苹如和丁默邨,是张爱玲从胡兰成处听来的。李安将《色,戒》解读成张爱玲的爱情自传,张爱玲敢把一个女人的性心理放在抗战这么大的事情里面,“真的很吓人”。

  李安认为,《断背山》虽然离经叛道,但故事淡然,而《色,戒》则像是深埋在洞穴里,就像地狱一般。

  “我想让人们看到戏剧性的中国、文艺性的中国、中国的挣扎、中国的故事。”自认为导演有时是暴露狂的李安开始了他的“暴露”。

  为什么突出情色?

  情色场面与《卧虎藏龙》中的打斗场面具有同样的效果。

  如果回溯李安的电影可以发现,性其实是他一直绕不开的主题。

  在《喜宴》里,李安自己出场,说了一句台词:“那是中国人5000年来的性压抑。”

  2000年,李安把这种关系引入了《卧虎藏龙》:“男师傅和女弟子,这种关系是有趣的。李慕白一心要收玉娇龙为徒,他收的是什么徒?但是只有收徒,才是可以拿到台面上来说的。”2005年,《断背山》性关系放置在两个男人之间。

  李安确信,情色场面跟《卧虎藏龙》中的打斗场面具有相同的效果。它是情节的一部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演戏,“即使在上床的时候”。

  龙应台认为,易先生对战事早有坏的预感,知道自己前途堪虞。王佳芝更是走在火烫的刀山上,命提在手里。两人的表情,有绝望的神色,性爱,是亡命之徒的惟一救赎也是最后一搏。李安对性爱的拿捏非常精准,他把戏剧的张力拉到接近断裂的边缘。“Bravo(好极了)。”龙应台为李安欢呼。

  如何克服具体困难?

  影片中的三轮车牌照和牌照上的号码是真的,建筑材料是真的,电车是真的,街上两排法国梧桐是一棵一棵种下去的。

  《色,戒》开拍后,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就是复原。为此,李安首选马来西亚槟城作为开拍第一站,因为这里能找到上世纪40年代香港的模样。到上海拍摄时,他请教历史专家,并找来1942年的上海地图,按图复原街道布局。另外,为了让演员演出当年的感觉,汤唯培训了2个月,李安要求梁朝伟模拟自己父亲走路的样子。

  最后,李安说,影片中的三轮车牌照和牌照上的号码是真的,建筑材料是真的,电车是真的,街上两排法国梧桐是一棵一棵种下去的。易先生进出的后巷是当年76号特务头子之一李士群的住宅后巷。李安还故意在易先生办公桌后侧放置一个很大的钟馗雕像。“搞特务的都会放个钟馗在办公室里。”李安说。

  对拍摄一向精益求精的李安,到了拍摄情欲戏部分更加挣扎。他把梁朝伟、汤唯关在香港邵氏片场里连拍了11天。

  “他说到拍摄中的《色,戒》,神态就像谈一个还在做的梦。表情的千变万化,时而像是被困没法从中醒来的梦魇,时而像是醒过来了却偏要找到回去的路。”香港剧场导演林奕华回忆。

  同时在拍《伤城》的梁朝伟,因两部电影扮演角色都很阴沉,晚上收工后,要喝到醉才敢回家。

  “我拍几个镜头都已经没有力气,比真的还要费力气。”李安“几乎崩溃”。

  □本报记者 杨林 上海报道

  李安《色,戒》突破

  今年的李安拍摄了电影《色,戒》。

  2005年,《断背山》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李安成为亚洲导演奥斯卡第一人。面对前面各种奖项,曾经6年不得拍片机会的李安,自称遭遇中年危机。为了突破瓶颈,李安选择将《色,戒》搬上银幕。2006年5月,李安宣布拍摄《色,戒》并展开选角活动;2006年7月,《色,戒》在马来西亚开拍;2007年9月8日,《色,戒》获威尼斯最佳影片金狮奖,李安“走过地狱”。

  人物档案

  李安

  1954年10月23日生,祖籍江西德安。1981年进入纽约大学,获硕士学位。毕业后,因未得拍片机会而“穷居”六年。直到1991年,他接拍《推手》,方才成名。《卧虎藏龙》、《断背山》获得奥斯卡奖。

  (图片:CFP)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走进城市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