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福在线:彩票时代的“老虎机”?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07日02:13 东南快报

  一白领彩民:他在“中福在线”输掉了80万元,6次失去高薪工作,借了15万元高利贷。

  一银行职员:他在“中福在线”输掉近40万元,挪用公款近10万元,自称“是我命运破灭的时候”。

  一福彩中心前高层:“(中福在线)就是个老虎机!”

  现任福彩官员:“中福在线”不是赌博机。

  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主任鲍学全:安全问题解决不好,不仅会阻碍福彩事业的发展,甚至还会给福利彩票事业带来致命的打击和伤害。

  名词解释:“中福在线”是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发行、全国联网、由位于北京的服务器统一控制,在线即投、即中、即兑的视频彩票。

  11月27日,甘肃嘉峪关一位彩民投注福利彩票双色球,独揽1.13亿元巨奖,创下我国发行彩票20年来的单人中奖最高纪录。

  但这样的中奖神话也让一些人疯狂。五天后,一名重庆男子臆想自己也中了1亿元彩票大奖,一时兴奋发疯,把两个儿子扔到楼下致一死一伤,自己跳楼自尽。

  还有一些人尽管没有如此疯狂,却身陷彩票无法自拔。记者在全国数个大中城市调查发现,沉溺于“中福在线”的彩民数量与程度均最为严重。这些人有的因买彩票而负债累累,有的甚至妻离子散。更令人诧异的是,沉迷中福在线的多为白领与中产者。

  中福在线,这种即开型视频福利彩票,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会让这样一些知识与理性均相对较高的白领、中产者,也欲罢不能呢?

  

  被诱惑的白领彩民

  “今天赚了2000元,明天又输回去了;越亏越想扳回,窟窿越来越大”

  韩童,这位曾月入过万的高薪白领,两年前迷上“中福在线”后,生活与命运从此彻底改变。

  在深圳市宝安区龙华镇金龙华广场旁一家低档小餐馆,记者找到了已落魄到在小餐馆打工的韩童。他皮肤白皙,上身着黑色夹克衫,头发梳得异常整齐,根本无法让人想象,他现在只不过是个小餐馆最底层的杂工。“现在,我口袋里连10块都拿不出来。”韩童告诉记者。他在餐馆洗碗、扫地,什么活都干,工资700元/月。

  晚上10点下班后,韩童拿出两大本日记,密密麻麻记录着他迷失在“中福在线”的疯狂和悔恨。

  福彩官方在其公开宣传中称,“中福在线”定位于中高收入群体,主要吸纳“较大额度的零花钱”,也被福彩管理者称为“中高级彩民的乐园”。

  30岁的韩童正是“中福在线”所欢迎的“白领彩民”。大学毕业的韩童,原为湖北某市政府机关的科级干部,后到一家电子公司任业务骨干,月薪万元。

  2005年6月5日,赴西安发展事业的韩童和女友逛街,偶然看到“中福在线”大奖宣传招牌,就跨进了它的营业点。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排排柜式彩票机,界面漂亮,按键操作简单,和游戏厅的游戏机很相似。空调、沙发、免费茶水,服务周到的工作人员,VIP贵宾房。“像一个环境幽雅的高档休闲场所。”韩童回忆。

  韩童充了200元,开始玩最受欢迎的“西游夺彩”游戏,赢了2000块钱。

  从此,韩童成了“中福在线”的常客,但好运似乎再没有眷顾他了。开始,每天都要输上几百元,韩童总是宽慰自己,“就当为福利事业作贡献。”当亏上几千元时,又告诫自己,明天去赚回来就再也不玩了。事实上,他已经停不下来。

  “2个月输了7万,那时人开始不清醒。”韩童把手中股票全部卖光,天天泡在“中福在线”里,“早上10点来,凌晨1点打烊时走人。”

  “这是骗人的游戏。”韩童决定逃离这个城市。2005年11月18日,他带着女友南下深圳找了一份工作,月薪6000元。

  在度过7个月平静生活后,2006年6月15日,韩童去深圳市地王大厦旁的书城买书,无意中看到“祝贺本厅彩民喜中西游夺彩65万元”的醒目横幅。他像被魔力再次吸了进去。

  在接下来的10个月,韩童到青岛、武汉、黄石、重庆等地出差,所到之处的“中福在线”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工资输光了,差旅费输光了,然后工作也丢了,女友也与之分手。

  两年来,韩童在“中福在线”输掉了80万元家底,6次失去高薪工作。为了翻本,还借了15万元高利贷,至今得四处躲债……

  

  银行职员的《绝望者日记》

  “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当一切破灭的时候,也是我命运破灭的时候”

  无论是在“中福在线”论坛,还是QQ群中,不少彩民的经历都和韩童相似,他们在“中福在线”里苦苦挣扎。

  一位自称湖北荆州某银行的职员在“中福在线”论坛上,写下了《绝望者日记》。因为玩“中福在线”,他输了38万元:其中存款8万元,父母、亲戚的借款12万元,卖房11万元,还有单位的公款7万元。

  他在日记中称,房子变卖后,绝望的妻子离开他和5岁的女儿。现在,他和女儿借住在朋友家的车库里。为了中大奖,他又从单位偷拿了3万元。

  每天,这位职员都去“中福在线”。为了给博彩省下钱,他花上1元买土豆,自己炸薯条,哄骗女儿是“肯德基新口味”。

  因为他们睡的车库透风,5岁女儿冻得发烧咳嗽,引发肺炎住院。女儿对医生说,“手术不要打麻药,可以为爸爸省点钱。”

  日记的最后,这位银行职员的焦虑达到了临界点:从银行里私自挪用的3万元只剩两千了,“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当一切破灭的时候,也是我的命运破灭的时候”。

  

  解开中魔的谜

  “中福在线把我心中的魔鬼唤醒了”

  “中福在线”,到底有什么样的运行秘密,使这些彩民如此着魔以致身陷窘境?

  自1949年后,彩票在现行的政治话语体系中始终是一个敏感词汇。彩票一度和“黄赌毒”一样,被视作“洪水猛兽”。直到1987年,崔乃夫以其政治智慧催生“有奖募捐券”后,逐渐形成为社会福利事业募集资金的各类福彩。

  “中福在线”就是这样一项由政府批准具有公益性质的彩票项目,带着“天然的合法性”,一时很难把它和赌博联系在一起。

  “以福彩的名义,我们很自然地就会放松警惕。”40岁的唐浩是河南某市机关公务员。

  尽管“中福在线”大厅里每台机子都贴有“彩市有风险,请理性投注”的警示语,但到处“爆机”中大奖的条幅和“英雄榜”早就让彩民忘了什么是风险。

  “中福在线可以刷银行卡充值,不需要带很多现金。”陈宇补充他的分析。陈宇是合肥市一家媒体刚入职的记者,他花在“中福在线”的钱已经超过8万。电子货币的数字变化有时让陈宇输得“没感觉”,“它不像钱包瘪下去那样感觉实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魔鬼,”唐浩说,“中福在线把我心中的魔鬼唤醒了。”唐浩在“中福在线”已经耗尽70余万。

  中福在线是不是“老虎机”

  “在赌场中,老虎机是赌性最差的一种。但跟彩票相比,它是赌性最强的”

  11月26日晚11点,在合肥市贵池路“中福在线”二楼VIP包房里,陈宇娴熟地拍打着按键。每周,他都要来“中福在线”2-3次,尽情地玩上3个小时。“中福在线和老虎机没有什么不同,两种机器我都玩过。唯一的差别就是经营主体:中福在线是福彩中心开的,老虎机是私人老板的。”陈宇认为。

  今年8月,新华社报道质疑“中福在线”形似老虎机,“中福在线”有关官员随后对此作了回应:“中福在线”是为公益目的,而私人老虎机是为个人私利。

  “(‘中福在线’)就是个老虎机!”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一位前高层人士说。

  “在赌场中,老虎机是赌性最差的一种。但跟彩票相比,它是赌性最强的。”这位中国福彩前高层人士认为。

  

  “中福在线”可以赚多少钱

  营业厅年均至少毛利60万,中福在线前年销售不到7亿,今年已过100亿

  中国福彩中心有关文件规定,“中福在线”采取特许经营管理模式和销售厅集中销售方式,由民政部门组织实施,由彩票机构销售,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经营。

  但一些地方仍存在“中福在线”销售厅变相转包或承包给私人经营的情况。

  业内人士透露,“中福在线”不能以个人名义申请,只能以当地民政局名义申请。在山东,先交400万保证金,每台机器押金2万元,维护费一台一年800元,如果加上场地装修租金等,整个投资超过1000万。即使这样,还需依靠“过硬的关系”才能入围。

  据新华社报道,资金雄厚的个人通过“运作”,私底下与民政部门合作。这种合作民政部门只是挂名,销售行为完全交给承包人,而承包人会定期给民政部门不菲的管理费,即“干股”。以天津为例,13家销售网点中,个人承包的就达10家。

  如果按照2006年全国“中福在线”共计459个销售厅,总销售额45.667亿元,平均到每个销售厅,承包人一年可获得近60万元的毛收入。

  “中福在线”近年来经历了一个超常规的发展历程。2005年,“中福在线”销售总量为6.75亿元。2006年,销售总量为45.667亿元。截至11月2日,“中福在线”今年的销量已突破100亿元。

  各方推手跃跃欲试

  “要在所有城市和比较发达的县城把中福在线搞起来”

  “中福在线”高速发展背后,也隐现各方利益的涌动和博弈。

  中国福彩的发展长期以来一直面临内、外两种压力。作为竞争对手的体彩,追赶的脚步已经让中国福彩的高层感受到外部压力。“尽管现在每周的销量体彩和福彩还有3个亿的差距,但差距在缩小。”一位福彩高层人士说。

  今年年初,民政部一位副部长在贵州考察时提出,“要在所有城市和比较发达的县城把中福在线搞起来。”“中福在线”也让一些地方政府异常热心。

  据中国福彩高层人士透露,今年福彩销售能达到600亿元,体彩400亿元,整个彩票市场达到1000亿元的规模。

  “安全第一”发展诉求

  “安全问题解决不好,会给福利彩票事业带来致命的打击和伤害”

  中国彩票的高速发展已多次引发行业信任危机。

  2004年,先是福彩中心双色球被指涉嫌造假,后有西安宝马彩票案舆论风暴,最终导致财政部叫停即开型彩票大奖组。

  今年4月,邯郸农行两名金库管理员,盗用4300万元去购买彩票案发。

  在2007年全国福利彩票年中业务研讨会上,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主任鲍学全发出警告:安全问题解决不好,不仅会阻碍福彩事业的发展,甚至还会给福利彩票事业带来致命的打击和伤害,动摇福彩事业的根基。

  同时,河南财经大学彩票研究所所长冯百鸣认为,媒体过度关注中大奖,忽视了问题彩民。

  12月1日,国务院法制办政法司副司长丁锋透露,首部《彩票管理条例》有望于明年出台。丁锋表示,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彩票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文中彩民为化名)

据《南方周末》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