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地铁站的诞生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17日16:04 SMG《七分之一》
一个地铁站的诞生
一个地铁站的诞生

  (出少许实况声)(画面提示:地铁奔驰而来——拥挤的站——俯瞰天通苑——“加站小组”开会——标题标版)

  SMG《七分之一》2008年1月13日播出:一个地铁站的诞生,以下为节目内容。

  欢迎收看《1/7》。

  画面上的这个地铁站位于北京地铁5号线上,2007年年底刚刚投入使用。要说这个站点可真不简单,因为在原来的规划中它本来是不存在的,而是应沿线一个大型小区的居民要求,生生加出来的,这三位就是小区居民自发成立的“加站促进小组”的核心成员。对一条已经破土动工的地铁线来说,再对站点设置进行变更,这在中国地铁建造史上还没有过先例。那么这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是怎样变成了现实呢?今天的《1/7》为您揭晓谜底。

  望穿秋水盼地铁 却一度大失所望

  (卢大兴:我们居民就特别纳闷,说这是怎么规划的车站)

  民意表达显威力 催生特殊的车站

  (阮亚占: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正片:

  (朝阳、人流、地铁站,实况声少许)

  解说:

  清晨7点,整个北京城刚刚醒来。但在地铁5号线“天通苑”站,进进出出的人流已经一片喧闹。

  (拍卡进站,滴滴声,出实况)

  解说:

  “天通苑”站虽然目前试运营只有3个多月,却已经是地铁5号线的23个车站中客流量最大的站点。

  (列车进站,出实况声)

  解说:

  这位乘客名叫卢大兴,29岁,在中铁局下属的地铁设计院工作,每天都要搭地铁到市中心上班。熙熙攘攘的车站里,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普通的年轻人,更不会想到他和“天通苑”地铁站竟还有着一段渊源。2004年底,卢大兴在天通苑小区买下了一套房子,在地铁开通之前,小区周边的交通非常拥堵。

  采访 卢大兴:我们上班可能得坐公共汽车,按一般情况不堵车至少得两个小时,如果堵车的话就是两个多三个小时,你早上七点出门十点才能到办公室。

  解说

  卢大兴所住的天通苑位于北京城北的昌平区,是一个有着30多万人的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也是北京最大的住宅小区之一。但与之不相匹配的是,整个小区只有一条通往主城区的道路。从天通苑到附近的公交枢纽立水桥,交通状况极为糟糕,短短3公里的路程,公共汽车经常要走上1个小时。

  采访 卢大兴:它就在那儿停着,堵在里面,你下也不是,上也不是。

  (白闪:照片,堵在路上的公交车,加汽车喇叭声)

  那个时候黑摩的很盛行,他们根本不走正规的路,全是逆行,在人行道上行,这边有好多天桥,他早上有时候,过天桥是给人准备的,开摩的往天桥上走

  (白闪:照片,天桥上都是摩的,加摩托车声音)

  解说

  在这种情况下,2005年开工建设的北京地铁5号线,几乎成了缓解天通苑周边交通拥堵的唯一希望,因为这条5号线,恰恰从天通苑小区旁经过。事实上,这也正是很多新住户到这里买房子的主要原因。

  采访 卢大兴:

  记者:010248买房就是冲着5号线来的?

  答:那肯定的,因为我们要上班,必须要去考虑交通,每天早上去晚上来,如果没有交通的话,这个房子你不可能满足你上班的需要,所以就不可能买这个房子。

  解说

  但是,随着地铁的开工,当居民们得知5号线站点的设置规划后,大家发懵了。

  采访:

  居民:它原来这个站设计不太合理,北边太靠北了。

  居民:本来小区就特别大,那里面步行大概一二十分钟,出来以后还得步行。

  居民:当初为什么没有考虑到?政府都应该想在前面。

  解说:(加图示)

  原来,地铁5号线只在北端的倒数第二站为居民出行设计了一个站点,当时叫做“太平庄南站”;在离小区近两公里的地方,设置了5号线的终点站,主要用于列车掉头和控制发车时间,并非以客运为主。而卢大兴和他周围的邻居,则是处于这两个地铁站之间,可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小区大门离稍近的站点也有500多米。由于天通苑小区规模很大,面积约800万?平方米,绝大多数居民从家里走出小区就得花15到20分钟,因此这多出的500米让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实况

  卢大兴:看看就这么500米,但是从小区走出来,也要多走10分钟。并且,那边很偏僻的你看,那边终点站下面,晚上全是黑车,很不安全。

  解说

  北京地铁5号线项目是国家发改委在1999年批准立项的,所有的设计规划也都是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确定的。但在6年后开工建设的时候,沿途一些地区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天通苑的规模已经今非昔比。本人职业就是轨道交通设计师的卢大兴,开始以专业的眼光审视着这一切。

  实况 卢大兴

  我们居民就特别纳闷,说这是怎么规划的车站,你看小区人最集中的地方没有车站,你跑到那边离小区五百多米的地方,它设了一个车站,感觉有点不能接受。

  解说

  2005年7月22日,卢大兴在天通苑社区网站上发表了一个帖子,告诉邻居们,根据他的判断,地铁终点站完全可以向天通苑小区方向移动500米,这样大家出行就会方便许多。

  采访 卢大兴

  记者:对一条已经规划好了,并且正在施工的地铁线进行修改,你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自己有点太大胆了?

  答:我当时写这个帖子的时候,我就觉得可能只有1%的希望。我感觉你就是想投石问路,看看有没有志同道合的。后来我发那个帖子后面跟了好多帖,一天就上百个人跟贴,就是都觉得这个太不方便了什么什么的,我这时候就觉得这事有希望。

  解说

  同住在天通苑的居民楼必成看到了卢大兴在网上发布的文章后,马上跟他取得了联系。楼必成在2002年曾经遭遇车祸,直到现在,行走都很费力,他很少乘地铁,参与改站的倡议完全是凭着一股热情。

  采访

  楼必成:0430就是因为这事情很艰难,但是对天通苑又很重要,所以我们就想去尝试。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解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名叫阮亚占的居民也联系上了卢大兴,这样3个人就张罗着成立了“移站促进小组”,他们提议移动终点站的位置,方便居民出行。

  采访

  阮亚占:1145我们觉得如果有一线希望,或者说把我们的心声反映上去,可能政府部门会有反应,就是奔着这种可能,我们努力。

  实况 (记者和卢大兴在路边采访)

  我们原先就是提议把终点站移动到这个十字路口,就是向南边移动500米,这从技术上来说是完全可能的。

  解说

  在天通苑,越来越多的居民加入了“移站促进小组”。而与此同时,北京市地铁5号线的建设正在紧张地进行。这条线路从北向南贯穿北京城,沿途连接奥林匹克花园和奥运会媒体中心,这么一条重要的地铁运营线路,会为了一个居民小区而有所更改吗?

  串场1

  如果车站不移动,像卢大兴这样的居民就需要步行30分钟去乘坐地铁,这段路程也许不太远,但是在零下的温度里走走看,绝对不轻松。但是更改地铁规划是一件很复杂的工程,居民们的心愿该怎样才能实现呢?

  片花(二)

  打热线,发信件,一个不能少

  (采访 楼必成:工作人员说,行,知道了,又是你们天通苑)

  难上加难,天通苑站如何横空出世?

  (采访 张亚东:对于设计单位来讲它会把原来的工作,在原有工作基础上它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

  正片:

  解说

  2005年7月底,“移站促进小组”成立后的头一件事就是编写了一份《行动指南》,告诉小区居民们如何通过合法渠道把挪移站点的愿望反映给有关部门。

  实况 阮亚占

  记者:013046你列的第一章,就是在本周内给下列单位打至少一次电话?

  答:对。

  记者:下列单位我们看一下包括哪些?市长热线、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的电话、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你就是把所有相关的部门都列进去了。013205我看你写的最大的的官员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部长刘详。

  答:这个都是网站上公开的,市长信箱也都是网上公开的,所以我们这个信息都是合理合法的信息。

  解说

  阮亚占曾经在交通部门工作多年,熟悉相关的办事流程。所以他特别向邻居们强调,打电话是反映愿望的首选方法,其次是写信。

  采访 阮亚占

  记者:4620为什么在你的《行动指南》当中,电话是排在第一位的呢?

  答:2625在政府工作的时间管理上来说,电话是最紧急的事件,电话响了你必须接,你必须处理,所以这是最有效的,所以首选。

  记者:4640那么为什么在电话之后信件排在第二位呢?

  答:接了一定的电话以后,必须向领导,向一级部门汇报。那么领导们需要开会来听取汇报,这个时候,邻居们寄去的这些信就成了有效的证据和信息,可供有关单位决策使用。

  解说

  于是不少居民真的就按照《行动指南》开始打电话、写信,人们期待事情能往好的方向发展,但至于最后的结果,谁的心里都没底。

  采访 阮亚占

  记者:013304你们自己也觉得是个很难的事情?

  答:很难的事情/只有努力了我们才有希望成功,如果没有努力那肯定是没有希望的。

  解说

  作为“移站促进小组”的核心成员之一,楼必成曾多次给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打电话。

  采访

  楼必成:我打电话去规划委,工作人员说,知道了,又是你们天通苑。4010电话“轰炸”这个渠道,是很重要的。没有这个电话“轰炸”,政府不能这么强烈地感受到居民的意见。

  解说

  就在他们按照《行动指南》跟政府有关部门沟通了半个月后,2005年8月上旬,天通苑的居民们终于等来了第一个答复。

  采访

  楼必成:4506是地铁工程指挥部给的答复,它是不置可否,比较谨慎。

  解说

  这个答复并没有让天通苑的居民们看到一个明晰的态度,就在他们等得有些灰心丧气的时候,政府管理部门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的张亚东处长当时具体负责处理居民们提出的建议。

  采访

  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基础建设处 张亚东处长:这个声音因为是传达得比较强,方方面面的声音都上来了。市政府要求我们,在一定期限内拿出方案来。

  解说

  但是要变更一个地铁站的位置谈何容易?一旦站点的位置发生变化,整个区间段的设计就需要全部推倒重来,仅涉及的单位就多达23个。

  采访

  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基础建设处 张亚东处长:它不光包括土建,它还包括设备,包括它的通风系统等等一系列的东西,那么应该说增加这一个站,对于设计单位来讲它会把原来的工作,在原有工作基础上它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

  解说

  如果进行站点调整,有关部门必须要进行系统的可行性研究,在这之前,北京市规划委无法给出明确的答复。

  采访

  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基础建设处 张亚东处长:作为政府来讲,确实他每一项工作有他的一个技术流程,包括有一个行政流程,这个流程可能老百姓会不太理解。

  采访

  阮亚占:我们没有这种渠道了解这些信息,我们也没有什么方式去得到任何反馈,所以这些事情我们现在都感觉到很迷惘

  解说:

  迟迟不见明确的答复,这让天通苑的居民们几乎失去了希望。阮亚占甚至发了个帖子,呼吁有更多办法的新的领导者出现。

  采访 阮亚占

  记者:1700你打算交班了?

  答:因为我觉得当时我们的工作,是不是我们没有能力,或者是我们这个事情做的方法还是不够有效,那么所以我们希望有一个更有能耐的人出来。

  串场2

  一个月过去了,并没有传来任何关于更改地铁车站位置的消息。那么事情究竟会怎么发展呢,为什么居民们最初提出的是要移动终点站的位置,最后却变成了新增加了一个车站,这当中又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呢?

  解说

  2005年8月底,《竞报》、《法制日报》等一些有影响的报纸突然爆出新闻,有关部门有意在天通苑小区增设一个地铁站,位置就在原来的终点站和“太平庄南站”之间。

  采访

  卢大兴:当初应该说加站的消息我们知道以后,应该对我们的小区居民来说,应该是最完美的一种解决方法,比移站要好。他加站正好是加在两个站的中间,整个小区最核心的部位,他加站的位置比我们当初说要移站的位置,还要往小区的中心靠近400米。

  阮亚占:所以说为什么说我们当时要感谢政府,就是说应该说政府的决定是超出了我们的计划的。

  解说

  由“移站”到“加站”,这对天通苑小区的居民可谓是意外惊喜,卢大兴他们马上把“移站小组”改名为“加站小组”。为了推动事情的进一步发展,2005年9月3号,天通苑小区的居民特意组织了一次签名感谢会。

  采访

  阮亚占:(居民)有的拿了桌子拿了椅子,拿了相机,拿着签名表都过来了。

  (白闪 照片)

  阮亚占: 在现场签名的时候物业还派出了几个保安,代表50个保安来签名

  (实况声)

  阮亚占:012046这就是当时有一家人,他家60多口人,他代表写了这么一个感谢信。

  解说

  两年多过去了,阮亚占至今还留着那些签名的复印件。当时,短短一天的时间里,竟然有8300多个居民签名。

  采访

  楼必成:有希望了,看到曙光了,但是心里还没底,怕,怕它反悔,政府就差最后一哆嗦了。所以我们推它一把。

  解说

  2005年12月22日,天通苑居民们五个月的盼望终于等来了最后的结果,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在网站上公布,地铁5号线新增一个车站,位置在天通苑社区北一区和西三区之间,是天通苑人口最为稠密的地段,地铁站就命名“天通苑站”,为此追加了七千万的工程投资。

  采访 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基础建设处 张亚东处长

  记者:011732居民们一开始提出来的要移动终点站的位置,但是你们的答复是加了一个车站,这个变化是怎么发生的?

  答:经过论证之后觉得,增补一个站对于天通苑来讲,解决它的出行会更好。当时不是说就这一个方案,设计单位当时做了很多的方案,最后大家综合判断,觉得加一个站效果会更好。

  记者:那么移动车站是不是比增加一个车站需要追加的投资会少一些?

  答:花钱多少是一个投资的概念,关键是要看社会效益,我想如果说加这一个站能够更好地解决老百姓出行的问题,那么应该是个对的,应该是政府的这种投入的一个主方向。

  (黑转)

  实况 (地铁进站 特技 照片)

  2007年10月7号,北京地铁5号线进入试运营。在第二天的早高峰,天通苑通往城区的地面道路破天荒地没有堵车,因为不少有自驾车的居民,全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搭乘地铁上班。

  采访:

  居民:现在我车就不开了,放家里,出去都是乘地铁了。//减少马路交通压力

  居民:坐地铁又快又便当。

  居民:特别方便,挺好的。

  记者:这个站到底有多重要呢?

  答:反正在老百姓眼里是特别重要的。

  解说

  “天通苑站”的增设,让居民们如愿以偿。对于政府管理部门来说,这个特殊地铁站的诞生也让他们受到了触动。

  采访

  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基础建设处 张亚东处长:那么作为规划设计主管部门,我们对前期的方案设计进行了一反思,我们一方面要求设计单位进行反思,你们从自己的主行业来看,你们规划设计上有哪些遗憾,有哪些需要弥补的地方。

  (黑转)

  解说

  虽然事情有了个圆满的结局,但让天通苑小区居民感到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在整个过程中,管理部门回馈的信息太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感到很茫然。

  采访

  楼必成:1720哪怕你跟我们说,我们考虑了,不行。那我们也会很舒服,但是没有。1830 我相信也不是它不愿意,也可能有各种考虑,我相信他们也有苦衷。

  采访

  张亚东 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基础建设处 处长:我们应该跟老百姓有一种沟通的渠道,就是把过程研究的这些内容,阶段性成果跟老百姓有一个告知,可能会更好一些。

  解说

  天通苑站的设立,是我国地铁建设史上第一次因为民意要求而变更建设规划。在一直关注事态进程的公共行政管理研究专家浦兴祖看来,“天通苑站”的诞生还有更为深刻的含义。

  采访

  公共行政管理研究专家 浦兴祖:这件事情体现了对公民表达权的尊重。公民有需求,他表达了,然后这种表达被采纳了,对于公民参与公共事务的信心是一个很大的鼓舞。/(政府)决策的时候,要听见老百姓的声音,要不断地改进,这才是根本。

  (一组地铁+小区横幅镜头)

  (转黑)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