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图)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21日08:58 每日新报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图)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图)
从中学教师到大学博导,从青春少年到耄耋老翁,

  教师始终是他心目中最美好的名字;讲台永远是他生命里最宁静的家园。

  化学大家,92岁高龄,教书育人,传递薪火。

  师道尊严直抵内心深处。

  入选

  理由

  申泮文,92岁,我国当代无机化学学科奠基人之一,1980年当选中科院院士,目前为南开大学新能源材料化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国家“863”计划新材料领域储氢材料专题组顾问。申先生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至今已经执教六十八年,即使92岁高龄仍坚持为本科生上课。

  2007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正是申先生给本科生上课的时间,忽然狂风大作,白昼如夜,暴雨瓢泼。

  “很多同学都没能赶来上课,天气太糟糕了。”2007级大一新生马长青说,正当同学们焦虑不安时,申先生出现了,他自己打着伞冒雨而来,当额头的雨水顺着皱纹的间隙滴落在讲台的那一刻,教室里掌声如雷。

  “如果在科学家和教育家这两个身份中选择,我宁愿做一名教育家。”

  申先生说:“如果在科学家和教育家这两个身份中选择,我宁愿做一名教育家。”

  “他是一名真正的教育家。”说起申先生的“教育”,来自新疆的博士研究生粟智告诉记者,没有申先生,自己能否步入南开园还是一个未知数。

  粟智本是新疆师范大学化学系主任,2003年学校安排给他一个访问学者的指标,让他到东部沿海城市进行学习和交流。他首先联系的是江苏一所高校,却被对方当场拒绝。

  此番碰壁让粟智郁闷了好几天,但访问学者的工作还是必须要完成的,此时他想到了南开大学,南大化学系的实力在全国乃至全球都堪称一流,更主要的是,这里有一代化学泰斗申泮文。

  在同事和领导的一再催促下,粟智硬着头皮联络了申先生,他说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自己已经做好了接受拒绝的心理准备。

  但听完粟智的陈述,申先生沉吟半晌道:“粟老师啊,您是系主任,来我这里做访问学者,不是太委屈您了?”

  “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是申先生啊,是1980年的中科院院士啊!”粟智说,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为无机化学奠基人的申先生竟会如此谦逊温和。

  就这样,当年9月粟智来到了南开大学,走进校门后打通了申先生的电话,传到他耳中的第一句话则是:“粟老师来了,我去接您吧。”

  一年的访问学者生活,粟老师过得“非常充实”,临近结束时他又“斗胆”向时年已经88岁高龄的申先生提出一个请求,“我们新疆的教学实力非常薄弱,很希望先生能到那里做一次讲座。”

  又一个“没想到”出现了,申先生痛快地接受了邀请,“去西部讲座,是我的荣幸,更是我的责任。”

  于是,2004年的新疆师范大学,首次出现了中科院院士的身影,只能容纳千人的大礼堂内破天荒地挤进了2000多人,连过道上都挤满了慕名而来的听众,上至全疆范围内的高校领导、教师,下至普通的本科生、研究生,全部屏息静气,两个多小时的讲座,除了申先生的讲话声,没有任何一点其他的声音,讲座结束的时候全场起立鼓掌。

  七天的新疆之行进一步拉近了粟智和申先生的距离,他萌生了报考申先生博士研究生的念头,“专业课我不担心,外语真犯嘀咕啊。”果然,考试成绩出来后,粟智的外语成绩距离要求差了5分,“还没等我着急呢,先生就急了。”

  这一次,申先生亲自上书侯自新校长,直言“对待西部考生不能完全照搬东部标准,需要特事特办,再说他的英语差得也并不多”。很快,粟智就收到了南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几乎与此同时他也接到了申先生的电话,“粟老师啊,您被录取了,但很不好意思,只能让您上自费了,学费贵了点。”

  “阅读博客的人不少,讨论的人有点少。”

  在南开大学,申泮文是一个“永不落伍”的人,他80岁起学电脑,85岁便以研发的《化学元素周期系》多媒体教科书软件,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

  化学系大三学生章雪锋偶然发现了申先生的博客,立即向同学们推荐阅读。但令人略感意外的是,申先生博客的主题不是化学而是教育,博客站名开门见山——“申泮文教育家博客”。

  “一位化学家为什么不谈化学,谈教育?”记者很好奇,先生的回答则是:“因为我最关心的是教育。我们教育工作者要增强危机意识,为国家的教育事业提供意见。教育改革可是要摸着石头过河。”

  申先生所说的“石头”有两块,在他的博客中均有阐述,一是中国教育史上的成功范例,如“西南联合大学和张伯苓创立的南开教育体系”,二是国际先进教育的规律与游戏规则。

  一位“过客”留言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并对中国教育发展表现出了疑惑:“我觉得要想改变中国高等教育的弊端,不一定非要坚持重建西南联大这个形式,坚持西南联大的精神才是对的。个人一点意见,与申院士探讨。”

  申泮文读后,立即作答:“我已再三说明‘邹承鲁建议’的重要意义,并不在于具体去办恢复西南联大,而在于将邹承鲁的愿望和西南联大成功办学业绩当作是今后我国高校办学体制改革‘摸着石头过河’的那块石头。”

  “过客”再度造访后,看到申先生的回复大感意外:“我还以为这个博客是您的秘书以您的名义发的,没想到您会亲自与我讨论,能与您对话,我非常高兴。”

  “阅读的人不少,讨论的人有点少。”申先生的学生兼同事车云霞老师不止一次听到申先生这样抱怨,“他希望自己的博客能够引起读者的思考。”车老师随手打开申先生的博客,果然首页就特别声明“本博客欢迎关心我国教育发展的同仁们访问、讨论、批评指正、转载、复制。”

  “按照国际上女士优先的原则,请前三排男生起立,将座位让给女生。”

  “我一生的追求就是要做一个像申爷爷一样的教师。”今年就要本科毕业的彭宇星主动报名参与了学校组织的“百人计划”,毕业之后将去国外读研,毕业后再返回学校任教。

  彭宇星清楚地记得,自己入学后的第一节课就是申先生上的《双语化学》,因为知道是资深院士讲课,所以同学们都提早一个小时来到教室,抢占有利地形。

  上课铃响后,申先生准时站在讲台上,环顾整个教室,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让所有同学目瞪口呆,“按照国际上女士优先的原则,请前三排男生起立,将座位让给女生。”时至今日,化学系所有班级都保留着这样一个传统,无论大课小课,前三排的座位永远属于女生,足以羡煞其他院系的同学。

  “我是在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格魅力,什么叫做君子风度。”

  “在我看来,申先生是真正的大师。”彭宇星说自己期待着学成之后,像申先生一样为祖国、为南开效力。

  看到年轻学子们有这样的思想境界,申先生自然也是喜不自禁,他亲自为彭宇星指导毕业论文,亲笔为他修改写给国外院校的申请信,“说是修改,其实爷爷简直就是为我重写了一遍。”拿回自己申请信的那一刻,小伙子的眼睛湿润了,整张A4打印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申先生的修改意见,大到专业方向,小到词汇语法,都事无巨细修改妥当。

  “孩子们懂得爱国爱校是大好事,我要支持。”申先生坚持爱国主义教育是育人之本。他说:“没有爱国主义做基础,任何教育都是空谈。”

  2006年“九一八”纪念日到来时,申先生在校园内举办了抗日爱国图片展。这些图片均由他亲自选择和制作,其中13张被日军炸毁后南开大学校园残骸的照片,是他几经辗转,从日本友人处得来的。

  “‘七七事变’时,我在南大刚上了一年学,7月28日,日军在海光寺架起大炮,炮轰南开大学。先是炸图书馆,后是宿舍。那时我家就在学校旁边,我亲眼看到的。”

  申先生痛心地说。

  正在南开中学读高三的王普周和他的同学们就更深刻地感受到了申爷爷的“可爱”,“我们搞爱国主义团日活动,想拜访爷爷,听爷爷讲南开精神,可当时爷爷正住院呢。”小伙子说,他和同学们本来都不抱希望了,但却传来消息说,申先生答应接待他们,“电话中爷爷还告诉我们要下午3点去,因为那时护士长不在,没人查房。”

  这些同学都不知道,申先生1993年就罹患胃癌,切除掉了五分之四的胃,“真的啊?”当从记者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王普周的同学高晓辰瞪大了眼睛,她清楚地记得申爷爷笑呵呵地告诉她,“我是感谢疾病的,它让我有了休息的时间,也让我更加珍惜活着的日子,更好地为国家、学校和学生工作。”

  本版撰文 新报记者 任 桐

  本版摄影 新报记者 魏孝明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