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潜:真正推动世界先进还是科学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28日12:29 SMG《七分之一》

  解说:

  李大潜说,在少年时代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并且在读书和游戏中激发了对数学的浓厚兴趣。

  骆:您说在上中学的时候对数学产生非常大的兴趣,兴趣在什么地方?

  李:它整个的构成都是逻辑推理,从这步到下一步是非常清楚的,等于说是丝丝入扣,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天衣无缝,所以很容易激发你对数学的兴趣,感到有一种美感,这个东西天衣无缝,丝丝入扣,有一种美感。

  骆:现在很多孩子觉得很难,数学对他们很艰难。

  答:我想这个和我们教学的方法是有关系的。我总是回忆我那时候中学时代,那时候的课程并不重,数学这门课教你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不引导你花精力做难题、偏题、怪题,难题、偏题、怪题对人生的生长没有什么大的好处。

  骆:有老师说宝剑锋从磨砺出,不管学什么东西都得下功夫,等于说我们现在觉得,李老师您没有下过大的工夫。

  李:下工夫也下,/经过了非常严格的训练,但是这个非常严格的训练是自觉自愿这样做,/现在中学的教育,为了升学,甚至于还有为了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很多同学的精力做很多大量的题,题海战术,我想这不是一种好的教学方法,和素质教育的基本理论是相违背的。/某种意义上讲,说得不好听一点,越学越讨厌。

  (唱歌的影像资料)

  解说:

  与很多人心目中对数学研究者枯燥刻板的印象不同,大学时代,李大潜就是复旦合唱团的成员,同时他还爱上了文学,后来又迷上了武侠小说,在他看来,数学研究和武侠小说中的境界,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采访:

  骆:您喜欢谁的武侠小说?

  李:金庸和古龙。

  骆:这两个人的风格有差异。

  李:有差异,但我还是都比较喜欢,/比如说在这两个,金庸小说有,古龙的也有,武功最高的人不是一门一派的掌门人,武功最高的人往往是由于各种机缘,接触了各种武功,最后融会贯通自成一家,郭靖如此,令狐冲也是如此。

  穿插实况:

  《笑傲江湖》电视剧里练武场面

  采访:

  李:我想从做学问的角度来讲,你还要兼收并蓄,把各家之长化成自己的东西,这点对我们还是有启发。/另外就是说他们主张一种“心中无剑”的境界,/从做学问就是这样,真正到了一个化境的时候,该用什么定理就用什么定理,该用什么方法就用什么方法,该创造什么方法就创造什么方法,这个完全给我自己启示,我想这是最高的境界。

  骆:现在的学术体系,你说它完全没有门派,完全变成“心中无剑”,可能不大,我们对您的评价是复旦或者苏门的第三代,苏步青先生,谷超豪夫妇加上您。

  李:我想你讲的也是事实,作为数学家来讲心胸要放开,不要太计较门派的事,也不要为门派所累。//就是不可能没有门派,但是这个门派的概念,假如就是这么几招就是门派,不是的。

  片花2:

  苏门弟子,严师出高徒

  (李:你假如准备得不好,他叫你当场下去)

  一段特殊经历,让数学走出深闺

  (李:自己将来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

  稍后请继续关注《1/7》

  正文(下)

  解说:

  当年15岁的李大潜考入复旦大学数学系后,在苏步青、谷超豪组织的微分几何讨论班上,以其过人的才智,受到了两位先生的赏识,从此接下了深厚的师徒情缘。人们把这三位数学家称为“苏门三代”。

  采访:

  骆:我们听说苏先生脾气很大,您那会上大学的时候,他还在教课,您考上大学的时候跟谷先生相差不大,很多人很怕苏先生,您当时有没有怕,他有没有骂过您?

  答:苏先生我倒没有怕。当时我们做学生的时候,他因为要求比较严格,我们班他有带我们,你假如准备得不好,他叫你当场下去,那些人很怕,我没有碰到,以表扬多一些,但是他也碰到不好的事,他还要批评。

  李:您现在也是教师,也在教大学,您究竟采取比较严厉的方式对待学生,还是会采取相对宽厚的方式?

  答:我还是比较严厉。/我觉得现在学生也好,社会上也好,这个批评的东西太少了/你这样马马虎虎的,我现在不给你指出来的话,不见得对他们有好处。

  解说

  上世纪60年代,李大潜在复旦大学数学系任教并继续读研究生,但当时一帆风顺的他并不知道,人生中第一个真正的挑战即将到来。文革时期,李大潜被下放到宝山的一家电机厂做了普通工人。

  李:这个阶段正是所谓知识越多越反动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理论东西可以做,/自己将来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就是坚持,就是我们苏老带我,毕业的时候给我讲的一句话,贵在坚持,就是在顺利的情况下要坚持,在困难的情况下也要坚持,坚持有什么用?我感到我自己比较充实,没有虚度这段时光。不像你在那个时候也可以聊天,也可以逍遥掉,当时没有。

  解说:

  尽管原本憧憬中的学术道路被完全改变,但工厂里大量迫切需要解决的生产实际问题,却又激发了李大潜的钻研冲动。

  采访:

  李:当时厂里面看到一大批的生产实际问题,再仔细了解,这些生产实际问题背后实际上都是有数学问题,/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自学了大学的物理系的物理,和力学专业的力学,包括电动力学、相对论、量子力学,包括材料力学等等,一大把。

  问:就是爱好吗?

  答:就是爱好,/当时绝对想不到四人帮打倒,迎来新的1978年,到现在的30年科学的春天,自己将来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这个阶段,是我认认真真地思考这个数学怎么联系实际的一个阶段。/是我后来走上应用数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支点。

  解说:

  回到复旦校园后,李大潜开始在此后的研究中深入油田、矿山、工厂,将数学理论与解决生产实际问题相结合,成果丰硕。1995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此外,他还是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法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并获得了我国数学界最高奖项——华罗庚奖。但在生活中,这位数学大师的生活一直十分简朴,他至今仍住在复旦大学的老式教师公寓里,每天骑一辆旧自行车上下班。

  采访:

  骆:作为我们普通老百姓比较关心的是,国家奖您50万,钱也不算很多,也不少,这50万您有没有打算,这50万您打算怎么花?

  李:现在还没有仔细地考虑,不过已经有了一个打算,我要把其中一部分捐献给我的中学,南通中学。

  骆:管理学院旁边一个数学系,原来的,原来那个楼被管院拿过来重新建,很多数学的老师见过,一墙之隔,现在搬到这个楼里,人家这边来上课的,开着奔驰宝马,我们这怎么来的,李教授还骑自行车去上班,这么巨大的差异,还有人愿意去学数学吗,您学应用数学的,数学对我们现实生活中的财富有什么用?(贴管理学院与老数学楼关系画面)

  李:这个是一个现实问题。不过我想这个,特别做数学这种基础研究的人,恐怕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面,没有一种自甘寂寞的这种精神是不行的,/知识无用一段时间非常盛行,那时候我给学生做报告讲,知识怎么可能无用,越是知识无用论你越要拼命学,一旦知识有用,你就可以发挥作用。/从政府的角度,从领导的角度,要多考虑一点,稳住一批非常优秀的人,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上,/真正推动世界先进的,我相信还是科学。

[上一页] [1] [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