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从何来:两国多方调查未有实质定论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2月22日02:43 南方都市报

  毒从何来―――两国多方调查未有实质定论

  中国饺子毒倒人的消息一经报道,许多日本人的第一反应是:可能是饺馅所用蔬菜农药残留超标。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受到质疑。

  饺馅所用蔬菜量很少,即使农药残留超标,难以想象能在几十秒内将人毒倒。据底梦路介绍,天洋食品是按日本标准生产,以前从未发生过退货现象,保持着良好的出口记录。按照日本《食品卫生法》,蔬菜甲胺磷残留允许浓度很低,如韭菜为0.3ppm,卷心菜为1ppm,而千叶县千叶市毒饺子中检出的甲胺磷浓度高达130ppm.东京都健康安全研究中心残留物质研究科科长永山敏广指出,这与农药残留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

  退一步讲,如果是农药残留超标导致中毒,有毒饺子应该是成批成批的。但患者都反映,所食饺子属于同一袋,有的苦有的不苦。更需一提的是,兵库县中毒者所食饺子购买于2007年10月20日,一袋20个装,当天曾开封吃过5个,没有发生问题。在回收的同批次饺子中,绝大多数没有检出甲胺磷。

  在兵库县一家三口所食毒饺子的包装袋上,警方发现一个直径约3毫米的小孔,小孔开口方向朝内。而包装袋内盛放饺子的托盘上,也有一个直径约1毫米的小孔。

  种种迹象表明,这很可能是一起蓄意投毒的刑事案件,而不是因为农药残留超标而引发的系统性食物安全事件。

  投毒?谁干的?动机何在?发生在中国的生产包装环节,还是日本的流通环节?

  日本方面怀疑发生在包装过程中。因为在回收的天洋饺子中,警方至少从30多个包装袋上检出甲胺磷,有的在外侧,有的在内侧,有的内外侧都有,浓度多数是微量。这些包装袋,除一个有人为扎孔的痕迹,其余的都完好无损。换句话说,包装袋打开之前,有些饺子已经带毒。

  还有一个细节令人遐想:中毒者所食饺子的生产日期是2007年10月1日和10月20日,正逢节假日和休息日。这两天,天洋的上班人数少于平日。

  共同社曾报道称,从石家庄市公安局专案组获悉,可能有工人对厂方待遇不满而蓄意作案。

  从质检部门到公安部门,有关单位曾先后多次派人前往天洋,对数十名工人逐个询问盘查,其中包装工人是重点对象。结果,均未发现异常。2月13日,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魏传忠公开回应:“因不满厂方待遇蓄意作案”是主观的猜测性报道。

  “天洋职工待遇和福利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从未发生过拖欠工资等损害工人权益的事。”在底梦路看来,职工没理由自断生路。职工薪酬的具体数字,他拒绝透露,因为“这是职工的个人问题”。

  至于携带毒药进厂的可能性,底梦路坚称“不可能”。

  据介绍,工人进厂要经过两道关口,作业时头戴白帽脚穿白靴身穿白色工作服,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最受怀疑的包装工序,是二三十个人一起作业,“不可能带进异物。”

  祝军也不相信是工人作案,“去年10月之前,天洋没有劳资纠纷。”

  真相是什么?中日两国高层更急于知道,双方相互派出政府调查团。

  国家质检总局进出口食品安全局副局长李春风等一行5人,于2月3日飞往日本,6日回国。回国当天,即把从日本采集的饺子样品交由中国检验检疫科学院检测,检测方法和检测仪器是中日共同确认的。结果显示:未检出甲胺磷和敌敌畏。

  早在1月31日,国家质检总局曾派专家组急赴石家庄,从天洋食品厂抽取了涉事批次及相邻批次产品的30个样本,包括水饺、面粉、卷菜、空白包装袋、水饺包装袋等,同样委托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进行检测,结果是“未检出甲胺磷”。

  日本内阁府国民生活局消费者企划课长原山岛耐治等一行4人,于2月5日和6日来到天洋食品厂,实地考察饺子的整个生产流程。得出的结论是:车间整洁,管理完善,没发现任何异常。

  在此之前,天洋食品的进口商JT和销售商“生协”也来调查过,同样没发现厂方使用过甲胺磷。

  “运输过程中也未查出有漏洞。”据河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程方介绍,饺子装入集装箱后,经天津港分别运往大阪港和横滨港,然后进入日本市场销售。对于天洋食品,天津港是验证放行,而不是验箱放行。

  与此同时,日本对进口冷冻食品也免检。日本免检的理由有二:冷冻食品保鲜期短,海关没时间检查;饺子等带馅食品所用蔬菜种类繁多,但各种蔬菜的农药残留标准不一,没法查。农药残留问题,一般交给进口商把关。

  调查似乎陷入僵局,突破口又在哪里?

  2月16日,日本警方发布消息称,经详细检测认定,千叶、兵库两县毒饺子所含甲胺磷不是日本制造。与日本产甲胺磷不同,该检测样品中含有大量不纯物质,怀疑是作为灭虫剂使用的农药。

  据了解,甲胺磷在日本被禁卖,主要提供给研究机构,作为实验药品用于检测残留农药,纯度接近100%,几无不纯物质。

  日方据此认定,饺子发生在中国染毒可能性大大增加。

  但从去年1月1日起,中国已明令禁止销售使用甲胺磷等5种高毒农药。

  难以离开―――“离开中国食品的生活不可想象”

  2月16日,中毒最严重的5岁女孩出院。至此,10名受害者全部出院。对于当事人来说,毒饺子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但对于中日食品贸易的影响,还远未结束。

  多名日本受访者表示,即使最后的调查证明天洋没有责任,天洋食品也很难重新在日本市场立足。潜意识里,日本人对中国食品或多或少存在疑虑。

  “中国食品在日本名声不好,其实非常冤枉。”俞天任认为,这是中国国内频频发生假冒伪劣食品案所带来的恶果。

  去年7月,日本厚生省公布过一组数据:2006年五大食品进口国中,中国食品的合格率为99.42%,高于美国、澳大利亚、泰国,仅次于加拿大,位列第二。

  “可以负责任地说,中国食品是安全的。”2月6日(除夕),李春风一行飞回中国。临行前,他参加了日本记者会。“今天晚上,中国有十几亿人要吃饺子,我回家也要吃饺子,请日本的朋友们继续消费中国饺子。”说到最后,这位副局长流下了眼泪。

  日本地窄人稠,目前,71%的食品依靠进口,自给率在国际属于低水平。日本农水省的调查表明:如果仅靠日本自己生产的食品,日本人两天才能吃一小碗面条,9天才能吃一顿肉。

  日本进口中国食品,大约开始于15年前。目前,中国食品所占份额仅次于美国食品,排名第二。其中,中国蔬菜和冷冻食品在日本占据绝对优势,市场份额达五六成。日本人爱吃的牛蒡、大葱、芋头,100%来自中国。毫无疑问,日本的厨房严重依赖中国的食品。

  面对低廉价格的诱惑,计划今后不再买中国食品的75.9%的日本受访者,有多少能将想法变成持久的现实?

  “在日本,离开中国食品的生活不可想象。”日本青年日笠山说,同样一种食品,日本产的起码要比中国产的贵百分之三四十。最近十几年来,日本经济不景气,买东西当然要拣便宜的。这段时间,毒饺子是热点话题,的确影响了消费者选择。“但我相信,事件平息后,人们买食品时不会在意是否中国产。”

  如果没有中国食品,日本的食品公司、餐饮业和学校会面临更大的经济问题。事发前,日本共有578所学校订购了天洋食品。全面停用天洋食品后,“这些学校一度陷入混乱之中。”

  中日关系试金石―――毒饺子事件祸福相倚

  去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访华。根据计划,今年春天樱花盛开之时,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访日。两国关系刚刚冰消雪融,有人担心毒饺子事件会破坏这种好势头。

  “此次事件在民间产生了诸多影响,但不会使两国外交关系恶化。”2月1日,日本外相高村正彦向到访的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何亚非表了态。在随后的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上,他重申重视日中关系的发展,“将抓住胡锦涛访日这个机遇,把双边关系提升到新水平。”

  “这是非常不幸的事件,但不能让它妨碍日中两国关系。”2月10日,日本财务相额贺福志郎会见到访的中国财政部长谢旭人时说了这番话。双方表示,将携手合作查明真相,并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这是毒饺子事件发生后,两国部长级官员首次举行会谈。

  2月20日,外交部长唐家璇访日,为胡锦涛访日做铺垫。在与日本外相的会谈中,毒饺子事件是另一个焦点。

  “对于刚刚走出停滞状态的中日关系来说,毒饺子事件是块试金石。”朝日新闻发表社论称,如果双方能通力合作,不隐藏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尽力减轻事件的负面影响,那将是双边关系走向成熟的一大步。

  “毒饺子事件表面上是个技术问题,实际上是全球化背景下民族情绪的一次集体爆发。”日本问题专家王新生认为,世界发展的趋势是全球化,有意思的是,各国间依赖程度增进的同时,民族情绪也会不同程度地反弹。近些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对于邻居的强大,日本人还不适应。两国间一旦出现问题,在彼此的信赖感与亲近感比较脆弱的当下,很容易被放大化严重化。不过,毒饺子事件是坏事也是好事,有利于中国重新审视一些习以为常的问题,督促食品企业将食品质量置于关系到自身生死存亡的高度来看待。

[上一页] [1] [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