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奥运:中国国际化的二次大考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5日18:37 新周刊
看不见的奥运:中国国际化的二次大考
看不见的奥运

  2008年8月8日至24日,有朋自远方来。

  借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国要摆一场世界局。

  看得见的奥运是比赛,看不见的奥运是国家形象和国民形象。

  看得见的奥运是金牌银牌铜牌,看不见的奥运是优化礼仪、升级城市、改造环境、提升民智。

  看得见的奥运是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看不见的奥运是五千年文明令国民素质更高、三十年改革开放令发展速度更快和国际化令国力更强。

  若把加入WTO视作中国在国际化进程中的第一次大考和机遇,近在咫尺的北京奥运会则是第二次大考和机遇。中国能否取得优异成绩顺利过关,关乎中国在全球化时代的国际行情和“和平崛起”的大国形象。

  奥运17天,全世界都将见证中国的这场国际化毕业典礼。

  且让我们把目光移向奥运场馆外的中国,了解看不见的奥运的精彩故事。

  奥运是新的WTO

  中国国际化的二次大考

  奥运来临时,在中国报道和采访的外国记者将达到3万人,境外游客将达到80万人,他们眼中的中国呈现出什么面貌,要看我们届时怎么表演,这决定了我们能否在这场国际化的仪式上顺利毕业。

  文/胡尧熙

  廖晓义的名片上多了一个头衔,除了“北京地球村主任”之外,她还是奥组委环境顾问。但对于奥运会的口号“更高、更快、更强”,廖晓义一直怀有疑问:“那只是一个体育规则,而且是竞技体育的规则。运动、文化、环保才是真正的奥运精神。”她所说的后两者,可能要在赛场之外才能有真切的感受。

  全球化的成人礼

  2006年夏天,一群美国游客在慕田峪长城脚下看到一个耸人听闻的标志牌“请注意阴部卫生”(Please take care of pubic sanitation),它从1994年起就竖在那儿,被喻敏洪当成反面教材拿到新东方的课堂上传诵。但这个标志牌屹立不倒10多年。一个自称“杜大卫”的美国人向中国文化部自荐,要让中国的所有英文标识牌学会“正确发音”,在他辛苦工作了6年之后,慕田峪长城脚下的标志牌于去年被拿下。奥运即将到来,一切不曾规范过的事物都在自动自觉地试图走上正轨。

  “蓝天计划”还在进行,T3航道楼正式投入运营,北京在奥运之前完成了城市升级;荒废多年的山海关被重新开发,滨海大道终于贯通,奥运小城秦皇岛也在悄然自我改造;还有青岛、沈阳、香港,在改革开放进行到第30个年头的时候,每一个和奥运有关的城市都点燃了助推器。

  历史上,韩国是从奥运中得益最多的国家,它借助体育赛事找到了国家的方向,进入国际舞台,迅速成为现代化的“亚洲四小龙”;上世纪日本经济崛起的过程中,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是重要的一笔,本土的精工企业把欧米茄扫出门,逐步成长为世界领袖。对举办国而言,奥运会从来都是一个软实力的试炼场,它检验你的文化和国民性;它又是硬实力的助推器,让你参与到全球交流的会议桌上来。“更高、更快、更强”的标准不仅仅适用于运动员,更像一个国家对于奥运效应的期待。

  中国人口占世界1/5,把奥运会搬到中国,可能是国际奥委会最顺应时代的举措之一。但中国对于大多数外国人而言仍旧是一个陌生的地域,老外时常谈论中国有多大,但除了北京和上海,却对这片土地一无所知;他们在电影里寻找东方面孔,但并没有真正亲身体验过这个国家的人情世故。因此,奥运是一个T型台,走台步的只有中国,除了奉献体育比赛和鸟巢之外,他们更关心我们还能拿出什么。

  对于西方国家来说,举办奥运未必会被赋予这样重大的意义,但对于急行军道路上的中国来说,以什么方式向世界展示自己是一个巨大的命题。韩国《中央日报》提醒准备前往中国欣赏奥运的韩国人:“买东西要看找回的是不是假币,坐出租车要警惕司机绕路。医院、商品、饮用水甚至空气都让人难以相信。但是,迄今为止,成功发射载人飞船的国家只有3个,其中之一就是中国。中国外汇储备世界排名第一,夏季达沃斯论坛已在华举办。”这种口吻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境外媒体上,我们应该习以为常,但它很好地揭示了外国人对中国的困惑和矛盾。奥运来临时,在中国报道和采访的外国记者将达到3万人,境外游客将达到80万人,他们眼中的中国呈现出什么面貌,要看我们届时怎么表演,这决定了我们能否在这场国际化的仪式上顺利毕业。

  城市升级的契机

  德国广播电台在2004年年初公布了全球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名单,其中13个来自中国。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之际,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说:“如果北京的空气品质太差,自行车这种考验耐力的赛事也许要重新安排比赛时间。”今年的北京还没有出现沙尘暴,但环境问题并不是中国城市唯一需要改善的地方,奥运是一个契机,让我们有机会去正视一些遗留已久的弊端,去翻新城市,整修国家。

  1988年的汉城可以是参照系,这座城市为奥运进行了扩建机场、翻修公路、治理汉江等一系列城市升级行为,并重新规范了下水道和水质管理。在奥运会举办之后,这座影响力仅仅局限于朝鲜半岛的千年古城一跃成为国际大都市。

  更好的榜样是巴塞罗那,在举办奥运会之前还只是一个中等欧洲城市,但巴塞罗那奥运会组委会最重要的一项举措就是改善城市环境和设施,约耗资362亿比塞塔,建成了5公里长的海滨沙滩,改造了港口,修建了两条环形公路、两条隧道,改建了飞机场,改建了城市的排水系统,建成了提供水、电、气和电话服务的网络。1989—1992年,巴塞罗那的道路设施增加了15%, 绿化带和海滨旅游区增加了78%,人工湖和喷泉增加了268%。在奥运会之后,巴塞罗那成为欧洲第七大城市,进入名城排行榜,西班牙人在欧洲说话的分量更重了。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把更多精力和资金投入到了可以福泽后代的市政建设中,而非运动场馆,这保证了在奥运之后每个人都能享受它带来的“遗产”。

  城建水平的升级也不只是硬件设施,还包括行政管理的升级。悉尼奥运会被萨马兰奇称作最成功的一届奥运会,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利润创下纪录,也因为其在繁忙的比赛期间提供了足够高效的市政管理。而这些,可能正是越来越拥挤的中国城市所欠缺的能力。

  交出30年的答卷

  每个国家对待奥运的态度都大相径庭:澳大利亚人把它当成一场游戏,顺便推广城市;希腊人是为了荣誉,让奥运精神回到本土;更早一点的韩国人想利用奥运实现经济模式和政治模式的双转轨,事实证明他们干得很漂亮;日本人希望通过它来增加国民收入,也成功了;美国人只想赚钱,在洛杉矶他们捞了一票创造历史,但等到亚特兰大的时候,情况不如想象的乐观,连开幕式都被臭骂一通。奥运对中国来说,则是毕业之前的大考,需要交上的是改革开放30年的答卷,之后领取毕业证书。

  2008年开年就不平静,南方暴雪、通胀继续、股市震荡、楼价不稳,加上领土主权问题,盛会当前却有紧张的气味,不能寄望于奥运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它们,但至少要消除由此带来的不安感,让人找到对奥运后前景的信心。

  鉴于奥运的规模,我们无疑打算激起世界的尊重、赞美,甚至敬畏。很多数字令人惊叹,仅是体育场馆的建设就花去18亿美元,新道路构成的迷宫以及数十公里长的地铁线又耗资350亿美元。一切都代价昂贵,足以衬托外汇储备量世界第一的排名。中国的经济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事实,研究经济的各国学者如果对中国的崛起视若无睹,饭碗肯定端不长。但普通的老外未必关心大国怎么崛起,把硬中国交给专家,他们只想深入了解软中国。对于我们来说同样如此,30年改革,除了贡献经济,我们总还应该拿出别的东西证明自己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走得如履平地,并且还保持着东方身段。

  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90年代财富觉醒,新千年之后网络公民崛起,进入议政体系。每个10年都有故事和传奇,都有可传承的精神财富,连同民俗风情和自然遗产,把它们打好包,在8月呈现给世界,让老外更公正地看待中国,让自己更清楚地对待生活,这可能才是北京奥运最打动人的部分。

  奥运改变中国,中国也改变奥运,在全球化时代,它是内涵更丰富、看客更多的WTO。肯德基有老北京鸡肉卷,中国人也应该在源自西方的奥运上书写自己的故事。

 [1] [2] [3] [4] [下一页]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