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将中国职业经理人做到极致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3日10:19 新民周刊

  无论微软还是盛大,唐骏都是在公司一个新的“巅峰期”离开,而他自己也完成了一个个漂亮的“大灌篮”:没有宾主不和,没有内部清洗,每一次都是风光而来、全身而退,堪称皆大欢喜。

  撰稿·张 静(记者)

  唐骏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前彻夜难眠,第二天的履新致辞眼中含泪、声音微微发颤。这让台下两三百家媒体,甚至新东家陈发树都大惑不解:唐骏开过那么多次发布会,经历过无数类似的场合,这次是怎么了?

  他完全有理由意气风发。

  至今还没有一位职业经理人在跳槽的时候,引发媒体如此大规模的轰动。正如一位参会者所言,这绝对是他参加过的最疯狂的一次发布会。人们前呼后拥,争相上台与唐先生合影,架势堪比娱乐巨星。要知道,这些并不是某娱乐偶像的粉丝群体,而是国内最顶尖的财经以及IT媒体的资深记者。

  华丽转身让他成为“中国身价最高的经理人”,此番10亿元“转会费”,就连贝克汉姆这些著名的体育球星都望尘莫及。

  在他之前,李汉生被称为“中国IT第一空降兵”,吴士宏被誉为“打工皇后”,何经华曾立志把用友打造成中国ERP的领头羊……但这些民企试水者大多没能走出壮志未酬的悲喜剧。都说“空降兵”有三怕:一怕水土不服,二怕和老板处不好关系,三怕不能好聚好散。但无论微软还是盛大,唐骏都是在公司一个新的“巅峰期”离开,而他自己也完成了一个个漂亮的“大灌篮”:没有宾主不和,没有内部清洗,每一次都是风光而来、全身而退,堪称皆大欢喜。比尔·盖茨送来“微软中国终身名誉总裁”的头衔,陈天桥称他为“职业经理人的榜样”,并让他继续担任盛大CEO顾问和董事会董事。人已走,茶不凉。在这其中,我们既看到了顶尖企业的风范,也看到了唐骏确实可以说是中国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

  拒绝创业

  从2005年6月,唐骏开始执行期权、抛售股票套现。除去期权成本约3185万美元,其5次减持共实现净收入5254万美元。

  不是所有职业经理人都如此幸运。何经华从用友离职时,期权收益分文未得。

  盛大前高管朱威廉说:“唐骏对于盛大是有贡献的,这种贡献体现在他与资本市场的频繁沟通以及华尔街的多次路演。盛大对唐骏也是尽心尽意的,其所获得的巨大期权和收益不仅仅体现出陈天桥用人之道的宽容和信守承诺的心胸,也对盛大今后的职业经理人起到了推动和模范作用。”

  唐骏也认为能够实现二者共赢的局面,与陈天桥个人的气度与厚道不无关系。巧合的是,他同样用“厚道”形容自己的新东家,他认为男人最优秀的品质就是厚道。在盛大的4年,陈天桥给了唐骏足够的舞台和发挥空间。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2003年10月15日,陈天桥与唐骏同时出席上海市软件外包国际研讨会,恰好坐到了一起。12月15日,唐骏应邀去了盛大,交谈了两个小时,陈天桥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一起做好不好?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唐骏立刻回答:“好!”第二天,两人再次碰头,一拍即合。由此诞生了2004年初最大的一桩“跳槽”。

  唐骏与陈发树的初相识也是一场邂逅。

  那是去年年底,陈发树在上海约一位朋友吃饭,这人恰好是唐骏朋友的朋友,于是干脆改为4人聚餐。陈发树看过央视给唐骏做的一期对话,他最深的感受是唐骏强调的沟通两字。而一个半小时的“海阔天空”里,唐骏也在细细地倾听陈发树。“新华都下面的高管基本都做了8-10年,忠诚度这么高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陈董对人家厚道。中国的民营企业很少会像他这样,经常送高管去读EMBA、到国外培训。我们在香格里拉吃完饭,意犹未尽又约着去浦西喝茶。路上仅仅用了一分钟时间就清楚了对方的心意,这就是我们男人之间的默契。”

  大凡打工者跳槽,其标准基本上是越跳越稳定,但是唐骏却总是选择一家“潜力股”,在其快上市的时候进入,将企业推到顶峰的时候离开。用唐骏自己的话说,他是“最高级的风险投资人”。

  作为天使投资人,唐骏已投过地产、钢铁、铁矿、医药、造船……但是他拒绝创业,声称“要将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做到极致,让别人永远有追求的可能性”。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感觉职业经理人不如自己创业,主要原因是经理人相对弱势。在我们国家,高端的职业经理人现在只有我一个。我就像职业经理人里的暴发户,所以得到了特别关注。但是美国高端的职业经理人,至少有100人的收入在1亿美元左右,转会制度非常普遍。即使加入到微软的最普通的工程师,都有1万美元的转会费,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将这一制度引入到中国的企业当中来。”

  “我连秘书都不带”

  相比这次加盟新华都,4年前,唐骏从微软空降盛大的发布会则显得高调而激昂。

  “一开始大家对网游这个产业的前景将信将疑,社会上也有一些非议,我必须在不同的场合通过高调的方式改变人们对网游的理解,以至于很多人说我更像网游的代言人。”

  唐骏在盛大拥有三次辉煌的华尔街之旅,第一次是上市,第二次是在盛大股价低迷之时力挽狂澜,帮助华尔街重建对盛大模式的信心,第三次更是直接带来了超过8亿美元的市值增长。

  “当时我在华尔街第一次上市路演,投资人对网游并不了解,我就问,你们相信我吗?我放弃了还有3年就到期的500万美元的微软期权,加入了盛大,我赌的肯定是更多。如果我不看好,我敢把自己都赌进去吗?”

  自从2004年4月盛大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之后,特别是在2005年底盛大转型最困难的时期,业界对于唐骏的去留问题一直议论纷纷。但是唐骏对于盛大的坚守出乎人们的预料。

  他总结自己跳槽的三大法则是:“第一要提升自己。我从微软到盛大,无论是资本市场、民营企业的经验,还是自己的价值、社会影响力,我都得到了提升。很多人说我在微软时赚1个亿,到盛大后赚4个亿。第二是跳槽的时候一定要和过去东家保持良好的关系,发自内心地感恩。不只是对得起过去的10年、4年,也是为了自己未来的发展。如果我与微软、盛大都闹得不欢而散,新东家会想这个人肯定有问题。第三是一定要在企业辉煌时期离开。如果我两年前在盛大低谷时弃它而去,身价不会这么高,人们也不会尊重我,给予我这么高的评价。中国人认忠义这两个字。”

  “空降兵”最容易犯的错误莫过于把自己当成企业的救世主,而唐骏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在公司里面,陈天桥做的事情我不做,他不做的事情我全做。我们之间没有冲突,只有互补。所以4年里我们从没有红过脸。我去盛大是辅佐陈天桥,而不是取代陈天桥的。辅佐的意思就是,公司只能出现一个形象,而不是‘两座大山’,让员工搞不清楚,是靠这座山,还是靠那座山。”

  唐骏觉得自己在盛大最大的成功,就是找到了职业经理人在民营企业、家族企业的生存法则。“六个字:尊重、共赢、沟通,缺一不可。”

  刚到盛大,唐骏就制定了“学习盛大、了解盛大、融入盛大”的三步计划,几乎天天在吃晚饭的时候去陈天桥的办公室聊天,简称“双规”。其实他们的作息时间并不合拍,但陈天桥每天去吃饭路过唐骏办公室的时候都会问候一声。唐骏发现晚餐可以成为沟通的最佳时间,于是调整了自己的作息,很多决策就在他俩一起吃饭的过程中酝酿出来。但这种交流仅限于工作,不掺杂个人感情。唐骏的职业化就是严格分清工作和个人的关系。

  他在盛大的前两年非常低调。据朱威廉回忆,唐骏在加入盛大的头几个月几乎一言不发,每周五的高层管理会议上只有在陈天桥问及其意见的时候才以简单的几个字表明态度,除了参加一些会议外极少在盛大各个中心走动,午饭和晚饭通常由秘书从食堂打包上去。

  “空降兵”跳槽后习惯带旧部去新东家,构建自己的管理体系。唐骏说:“如果我带十个人到盛大,和盛大的旧部肯定会有矛盾,势必形成微软帮、盛大帮,党同伐异,无疑会影响我和陈天桥之间的关系,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不欢而散。办公室政治是目前中国职业经理人的一个杀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而且更多是败。我可以忠告所有的中国职业经理人,带你的旧部到新企业里面去,去一个,失败一个。想带就不要去,想去就不要带,这是最基本的原则。”

  唐骏表达诚意最彻底的姿态是:净身出户,连秘书都不带。

  业界担心唐骏离开后的盛大能否再续辉煌。他回应道:“如果说我的离开会给盛大带来任何问题,那我绝对不会离开。经过4年时间,盛大已经从一家创业型公司真正变成了一家成熟的公司。虽然还是一家家族企业,但更多的是家族控股,用企业的结构在管理。今天盛大几乎所有的高管都是职业经理人。”

  华尔街的反应是最好的佐证。在盛大宣布唐骏辞职的当天,盛大网络的股价仅仅微跌了0.53%。

  捡砖头 盖房子

  加盟新华都前夜,唐骏想到自己从软件工程师花了7年时间成为微软中国区总裁,在盖茨身边工作,被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授予‘终身名誉总裁’,他知足了。他同样感慨在世人都不看好网游的时候从微软辞职加入盛大,现在盛大已是中国最优秀的民营企业之一。也许他的思绪还会飘得更远:三个瘦小的男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拉着板车、挑着竹篓,泡在冰冷的运河水里捡石头。

  “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后的第一年,小时候家境不是一般的困难。父母亲都是普通工人,最发愁的事情就是我们家的房子那么小,将来三个儿子没有新房怎么娶媳妇。”

  为了这桩遥远的头等大事,唐家作出了重大决定: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用自己的双手,盖一栋房子。那个年代,在城里盖房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唐父用了数年的时间跑遍各种关系,终于在城郊买下一片小小的土地。初一、初二两年时间唐骏基本没去上学,每天和哥哥一起去常州京杭大运河边捡砖头、石头和瓦片。家里没有额外的收入,所有买材料的钱都是省下来的。为了尽可能降低盖房成本,小唐骏的任务就是争取仓库管理员的好感,这样他可以花很多时间从5000根荆条里挑选自己中意的200根。如果跟卖黄沙的搞好关系,1吨的黄沙就可以装到1.2吨。

  父母亲的决心、毅力和盖房子的苦难、磨炼,让唐骏“刻骨铭心”。这个一般3年左右就会迎接一场新冒险的人常常告诫自己:“小时候什么苦我都吃过。现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再回到一无所有我还是有信心重新来过。”

  从小对于人际关系的认知,为他日后出众的公关能力打下了基础。当年他在北京邮电学院读硕士研究生时,有两个保送出国的名额,他觉得不用想肯定有我的,结果事与愿违。唐骏打听到北京广播学院还有出国名额,但报给教育部的期限已过,需要自己把材料交上去。他一大早就跑到教育部的门口,见到主管此事的李司长,问候道:“李司长您早。”中午看到他打招呼说:“李司长您出来吃饭?”他吃完饭,唐骏又致意:“您吃好饭了?”下班的时候,唐骏再说:“您下班了?”第一天,李司长觉得这个陌生人很奇怪,第二天他开始担心小青年有什么偏激行为,第三天觉得这孩子看上去很可怜,第四天终于忍不住问他有什么事。第六天,李司长告诉唐骏:“你可以出国了。”

  这次以唐骏个人而不是新华都名义举办的“履新仪式”,被称为“最有人情味的新闻发布会”。他亲自给媒体记者发去了“亲爱的朋友,希望与您一起见证我职业生涯的新里程碑”的邮件、短信和签名信,在红地毯的另一端热情洋溢地与每一位来宾握手、拥抱。他说:“我希望发布会更像一场老朋友的聚会。”

  微软公司负责全球移动技术的总监迈克·威尔斯说:“唐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家伙……他能让你在跟他吃完一顿饭后就立刻喜欢上他,我就是这样。”-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