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的龙溪乡:五分之四耕地已经垮塌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7月07日09:36 央视《新闻调查》

  【第三部分】:

  解说:龙溪乡代表了汶川县典型的高半山羌族聚居区。这里的村子基本都建造在古冲积扇和塌方体上,所以地震之后这样的地质极易受到损害,道路变得极其艰难。我们在几名村支书和民兵队长的引领下徒步进入龙溪村。

  村干部:原来我们这个地方没有水,地震过后又出来了这些水。

  记者:全渗到地里面去了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就是,你看这外头是干的,看到吗,你看这个就是稀的你看,树枝拦不住它你看这个,你看抓起来一看就是这种,稀了。

  记者:要是这么渗的话

  村干部:就危险多了

  解说:地震之后,汶川的地质结构发生变化,龙溪乡多出了许多出水点,这会直接导致山体不稳定。再往前走我们又看到一段塌陷的路段,一条山路错成了高差接近两米的两部分。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这个是一条路,你看下面这个路跟这个是一条路,现在这路断了,我们只有跳下去了。

  记者:只能跳下去。

  村干部:这水管每天都要加一节这个水管。

  记者:怎么了?

  村干部:因为最早他们这儿缺水的,所以从外面引,这水断了,没水。如果要在这上面生存,每天都要上来接。

  解说:在我们走过的这面山上随处可见巨大的裂缝,每一道裂缝都有可能导致山体垮塌。

  记者:这裂缝有多深啊?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现在土给填了,这是最危险的,越加越重。

  记者:所以这种地形现在要是再来一场余震或者下场大雨。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就完了,就下去了。

  解说:绕过山体,我们在远处能清楚地看到对面山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舌头形的裂痕,直接威胁下面村子的安全。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这个以前没发现,今天才发现。

  记者:就是白色那个滑坡体吗?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那儿水更多,都在朝下走,顺这边过来看,看我们这边正对面,这边很显眼。

  记者:如果这么走法的话,咱们现在看到这个村子,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就淹没了 看不到了

  记者:但是会发生一下子全部垮塌的结果吗?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 民兵连长):那个是肯定的,假如是暴雨连着两三天那肯定下去。

  记者:现在这片山上还能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吗?

  陈文兵(四川省汶川县龙溪村村支书):根本找不到,我们搭建临时帐篷都是下面在晃,后面也在晃,坐在那个地方就好像坐在摇篮里面一样。

  陈明军(四川省汶川县龙溪村村委主任):都有这种感觉,感觉地朝下沉,能听到声音。

  记者:能听到什么声音?

  陈明军(四川省汶川县龙溪村村委主任):就是咯吱咯吱响的声音,那就是朝下沉发出的声音。

  陈文兵(四川省汶川县龙溪村村支书):当时我们老百姓就说跑到哪里去 ?跑哪里去都不安全。

  解说:在山路上走了三个小时后,我们到了龙溪村。这里已经成为一片瓦砾。龙溪村很多路都在山崖边上,地震后路垮到山谷里,房子一面是滑坡体一面是悬崖。我们甚至是在倒塌的墙垛上边搭路便往前走。

  解说:龙溪村的房子大多是用石头和木头盖起来的,地震中死伤十人左右。我们在龙溪村碰到一户留守的村民正搬一头猪下山。

  记者:这是要干什么呀?

  受灾女村民:猪要卖。

  记者:要卖啊。

  受灾女村民:没有粮食喂了,什么东西都砸了无法生存下去,两个娃要读书,只有我们想点办法去打点工挣点钱。猪没办法喂了,家里的东西全都垮到山下去了一点都没剩。

  记者:你没有喂猪的粮食了。

  受灾女村民:没有了。

  记者:你现在拿去卖给哪儿?

  受灾女村民:不晓得是理县还是茂县的。

  记者:那价钱呢?

  受灾女村民:八块钱一斤,连本钱都卖不到,本钱我们买的时候是13块5一斤。

  记者:你到哪儿找活路啊。

  受灾女村民:不晓得,现在不晓得哪里去。

  记者:你现在觉得这高山上能不能生活现在。

  受灾女村民:无法生活了,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财产全部垮在山下面,一无所有。

  记者:地还有没有呢?

  受灾女村民:地全部塌完了。

  记者:地也塌完了。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民兵连长):那个地方现在已经滑了第二层下来了。

  记者:原来这个地是在那的啊

  杨文勇(四川省汶川县布兰村民兵连长):就是。整个在走,一直在那边整个在走,

  解说:根据乡干部介绍,龙溪乡五分之四的耕地已经垮塌。仅剩的土地也因为震后水源干涸而失去灌溉条件。下午两点,村支书在山上发现了一条新的裂缝,他立刻向指挥部汇报情况。

  周光辉 (四川省汶川县龙溪乡乡长):喂,刘书记啊,我跟你说,我们现在这个地方太危险了,可以说这个地方是最严重的,已经把石沟门威胁到了,你马上跟指挥部说一下,绝对不能回来了。如果再下两场雨就百分之百下去了。

  解说:我们已经徒步五个多小时,经过了俄布乡、布兰乡和龙溪乡,不但看到了次生灾害的严重,更切身体会到了一旦雨季来临,它们将给人们带来怎样的威胁。下山的道路已经被塌方冲毁,十分危险,我们没有选择,只能从这一片塌方体上小心翼翼地下山。

  记者现场解说:我们刚从龙溪下来,今天一天走了三个村子,这三个村子的次生灾害都非常严重,房子跟地都已经垮了,四周的山体还在不断地垮塌。如果说雨季来临的话,爆发严重的泥石流和堰塞湖的可能性极大,龙溪现在还有六个村子,因为情况更加危急,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进入。

  解说:汶川县的13个乡镇全部受灾,而且有些乡镇连最基本的物资都很难运送进去。去往草坡乡的道路在地震之后被整体摧毁,路旁已经形成小的围堰体。

  记者:从你们现在对整个汶川的情况的观察,有多少个地方形成这种围堰了?

  陶遂贵(四川路桥公路二分公司副总经理):光是草坡乡7.5公里,有三个地方形成了围堰。

  解说:这条通往草坡乡的道路一共7.5公里,但是一个月以来,不断的塌方和飞石让修路修好的不到三分之一。

  陶遂贵(四川路桥公路二分公司副总经理):汶川和北川比较,那么汶川道路抢修的难度至少是北川的20倍以上。

  记者:20倍以上

  陶遂贵(四川路桥公路二分公司副总经理):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呢?因为北川植被丰富,它的山体结构相对而言要稳定得多,那么汶川它的植被相当差,整个山体是破碎的。举个例子就像人一样,汶川是属于粉碎性的骨折。这条路现在从政治的角度考虑打通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也有这个信心,毕竟里面有几千名群众,但是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打通以后,这个保通太难,投入成本太大,还有就是说我们的群众,到时候可能就不是三五个人(受伤)的问题,也许可能是三十个、五十个,我建议至少暂时,这三年或者五年不要修,即使要修的话,等这个地质条件基本稳固以后再修,这样可能好多了。

  解说:雨季还没来到,有的乡镇次生灾害已经十分严峻。这里是雁门乡麦地村,在雨季到来之前泥石流就已经爆发了。

  记者:我看到那个电线杆都已经淹到那个位置了,

  乡麦地村村民:七米的杆子

  记者:七米的杆子,现在上面也就剩下不到三米,两米吧。那底下淹的还有什么?

  乡麦地村村民:底下的全是庄稼 树枝

  记者:田地在这底下吗?

  乡麦地村村民:田地在底下。

  尚贤禄(四川省汶川县雁门乡麦地村党支部书记):一旦突发暴雨就有泥石流了。

  记者:你去看了吗?沟里面现在土跟石头是什么情况?

  尚贤禄(四川省汶川县雁门乡麦地村党支部书记):看过,那里我们都不敢走了。我们冒着生命危险过去看的,看了之后,那个石头有十几米的,对面堆满了,如果发大水就全部要冲出来了

  解说:根据地调队调查提供的情况,汶川县部分城镇乡村需要紧急转移,7万余人要离开他们的家园,在雁门到棉池公路沿线的三个紧急避险安置区紧急避险。

  (转移的资料影像,大妈唱羌歌)

  解说:汶川县境都在狭长的河谷里,即使是紧急避险的安置点也难以找到能绝对保障安全的空间。

  高坎的安置点小姑娘:前天晚上就垮得比较凶,人都吓得不敢睡了,都爬起来了坐着看对面的山上垮,好吓人的那个垮塌。

  记者:前两天下雨的时候你害不害怕?

  高坎的安置点小姑娘:害怕

  记者:能睡着吗?

  高坎的安置点小姑娘:不能。

  记者:别哭了,你跟阿姨说你想住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高坎的安置点小姑娘:安全的地方。

  记者:这个地方能保证绝对的安全吗?

  吴光旭(四川省汶川县副县长):不能保证,为什么保证?这离岷江很近,汛期来了以后,很有可能面临洪水的威胁,然后第二个威胁是什么,就是很多地方容易垮塌下来以后形成堰塞湖,岷江的水量是比较大的,因为下面有几个地方已经形成堰塞湖的迹象,然后如果遇上连降暴雨,上面再垮塌的话,会有很大的威胁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