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安官员放开媒体报道应对信任危机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7月09日04:00 中国新闻周刊

  这场意想不到的群体性事件,让瓮安县政府面对空前的信任危机。一系列应急反应中,放开媒体报道以及组织专人网上辟谣,被认为是化解此次危机的关键

  ★ 本刊记者/王维博(发自贵州瓮安)

  像一只不断膨胀最终炸裂的汽球,这场群体性事件在2008年6月28日下午爆发了。

  警戒线没能隔离开群情激昂的人群

  15点,约30多人从大堰桥出发,前往瓮安县县政府请愿。走在前面的是两名约十三四岁的男孩,“为人民群众伸冤”的白色横幅被他们高高扯起。

  目击这一过程的瓮安居民杨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游行队伍经环市东路前往县政府,中间不断有人加入。大约15:30——队伍抵达瓮安县政府办公大楼时,已有两三百人的规模。

  请愿者在县政府门口停留了大约半小时,但无人接待。16时许,队伍涌向距县政府100米左右的公安局。

  此时,瓮安电信局会议室,县委书记王勤,分管信访、公安工作的副县长肖松正在参加“全国处理信访突出问题”电视电话会议。

  “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电视讲话刚到1/3的时候,我接到雍阳镇派出所所长的电话,紧接着玉华乡政法委书记也打来电话,称李树芬的家属和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在文峰大道游行。”7月5日,肖松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回忆,“跟县委书记王勤汇报后,我就带着县文明办副主任黄亚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守菊等人往公安局赶。”

  路上,肖松看到不断有人往县政府方向聚集。曾处理过多起群体性上访事件的他隐隐感到不安。李树芬一事已调解多次,为何突然有这么多人上访?果然,半小时后,上访演变成一起震惊中外的打砸政府办公区的恶性事件。作为此次事件中唯一公开露面的县级领导,肖松同时被推上风口浪尖。

  16:10,肖松一行人来到了公安局门口。

  “有什么事情可以按照信访条例办,大家推荐5名代表来对话。”肖松说。2005年5月1日起施行新《信访条例》规定,多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共同的信访事项的,应当推选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

  “我刚说完,马上就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冲到面前,拿一个矿泉水瓶指着我的脸,骂‘对你妈的屁’!”肖松说。听口音,这个青年不是县城人。

  旁边的县文明办副主任黄亚华喝道,“不许说脏话,这是肖副县长!”人群中马上有人骂:“卵县长!”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在现场的官员们一时语塞。

  “包括黄亚华的干部都开始被骂,我们就进了大厅。”肖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几分钟后,30多余警察在大厅外拉起了警戒线。

  然而黄白相间的绳子,没能隔离开群情激昂的人群。16:30左右,站在最前面的少年开始往警戒线里冲。警察们试图用警棍推走他们,但此时,后面的人群已经挤成一堵难以移动的墙壁。有少年在前后夹击中受伤,于是请愿者上前跟警察理论,一些人乘机用砖头等往警察队伍里扔。

  16:50,30多名警察组成的人墙被人群冲开了。一些人冲进办公楼,在一楼大厅打砸,并用花钵、砖头砸向警察。

  这一切,被摄影爱好者王诚用摄像机记录了下来。镜头里还包括一波波往里面冲的人群。十几台停在公安局门口的警车都被砸坏、掀翻,有人开始点火烧车。站在大厅里的肖松一边打电话给书记王勤,一边命令警察退向二楼。

  “冲进大厅的人越来越多,我只好让警察们戴上头盔,用盾牌边挡边往楼上退。”肖松说。撤到二楼的时候,他向州政法委书记打了第一个电话。

  “三楼有枪械库,要拼死守住!”

  此时,一辆警车及一辆民用车被抬进公安局一楼大厅,有人点燃了它们。还有人将一楼户籍大厅的门砸开,大量户籍资料被付之一炬。

  被迫撤到三楼的肖松只能向消防队求救。但闻讯赶来的消防人员也被人群挡在了百米之外。甚至有人开始登上消防车打砸,据瓮安县消防大队关于“6·28”事件的处置报告中称,被打的消防官兵有13人,包括指导员尤永忠。

  事态迅速恶化让肖松始料未及,他下令警察用摄像机拍下打砸人员“锁定证据”。

  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长罗邦平和两位负责摄像的人站在二楼走道口,用盾牌挡住机器。或许是摄像头刺激了那些疯狂的人,越来越多的砖头、空酒瓶砸向警察。最终,他们只好继续往三楼撤。

  “除了死死守住三楼楼梯口,别的什么也干不了。”罗邦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接到了肖松的命令:三楼有枪械库,要拼死守住!

  十几名警察手持盾牌,在二楼到三楼之间筑起人墙,终于挡住了打砸者的脚步。

  但“失守”的一楼、二楼内,几十个房间全部被砸,收缴的大量管制刀具被夺走,成为制造骚乱者的武器。

  “我害怕县政府大楼也被烧,赶紧打电话给县政府办主任,让他赶紧通知其他部门的干部来保护政府大楼,同时劝围观人员离去。”肖松说。

  但干部们的劝说收效果甚微。夜幕渐沉,有人开始冲到县政府里打砸,甚至抱来成捆的烟花礼炮,对着公安局大楼的楼顶“轰”。礼炮一个个在楼顶上炸开,站在马路边的摄影爱好者王诚用摄像机拍下了这一切,镜头中,隐隐可以看到警察和当地官员困在楼顶无处可退。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