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渔场走向没落调查:生态现状十分严峻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7月14日13:41 SMG《七分之一》

    SMG《七分之一》栏目7月13日播出《东海“补”鱼》,以下为节目实录:

  片花(一)

  野生大黄鱼为何远离百姓的餐桌

  采访:这两年一般基本都很少见了

  昔日世界闻名的渔场为何走向没落

  采访:放了一千多个蟹笼只捕了三只螃蟹

  采访:可以讲是到了已经非常严峻的这么一个程度

  一次迫在眉睫的选择一份关乎子孙后代的责任

  敬请收看本周《1/7》——《东海“补”鱼》

  正片

  字幕:2008年7月11日舟山附近海域

  实况

  海上放流

  解说:

  7月11号是中国第四个海洋日。这天上午,东海区渔政局在舟山群岛附近海域,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人工放流活动。

  记者串场(渔政船上)

  这里是舟山群岛附近的东海海域,我现在是在中国渔政东海总队的渔政船上。我们可以看到,志愿者和渔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把成群的鱼苗投放到了东海中。有人形象地把这项活动称为"东海补鱼",不过这个"补"并不是捕捞的"捕",而是补充的"补",补偿的"补"。

  解说:

  这次投放的鱼苗有大黄鱼、黑鲷、海蜇等5个品种,总尾数达到3万尾。物资丰富的海洋为何也需要人工的补充和补偿呢?

  采访

  东海区渔政监督管理局局长李富荣:因为东海区海洋生态的现状可以讲是到了已经非常严峻的这么一个程度。

  解说:

  李富荣,东海区渔政监督管理局局长,人工放流增殖活动的发起者。

  采访

  东海区渔政监督管理局局长李富荣:就拿大黄鱼来说历史上产量好几十万吨现在几乎是见不到了野生大黄鱼几乎是见不到了

  解说:

  人们熟知的海产品为何变得难觅踪影呢?记者的调查从上海最大的铜川路水产市场开始。

  随机采访(铜川路水产市场鱼贩)

  鱼贩1:你这个大黄鱼是野生还是养殖的现在一般都是养殖的有没有野生的大黄鱼呢

  野生现在很少/这两年一般基本都很少见了

  鱼贩2:你这边养殖大黄鱼是多少钱一斤现在是20多块钱一斤那如果是同样分量的野生大黄鱼呢这个几十倍达到一千多块钱

  鱼贩3:野生它不是想有就有的渔民打鱼也是偶尔才会打到比较稀少比较珍贵

  解说:

  在铜川路水产市场,记者了解到,这里卖的黄鱼,基本上都是人工养殖的,而野生大黄鱼难觅踪影。这种曾经是上海人餐桌上最平常的鱼,如今为何几乎消失殆尽?记者前往上海水产品的主要产地舟山,继续调查。

  (黑转)

  (老渔民王安来实况一点)

  解说:

  今年60出头的王安来,是舟山长涂岛土生土长的老渔民,有着30多年的捕鱼经历。说起当年捕鱼时丰收的景象,老人有些兴奋。

  采访

  舟山渔民王安来:一般的年产量大概是四五千吨五六千吨左右/那时候条件差鱼多

  解说:

  舟山群岛附近的海域,海底表层土质松软,浮游生物丰富,水温和盐分都非常适合鱼类生长繁殖。因此,舟山渔场一度成为我国最大的近海渔场,也曾经是世界著名的渔场。大黄鱼、小黄鱼、带鱼和目鱼,都是这里特有的水产。

  采访

  浙江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徐汉祥:大黄鱼多的时候起网的时候网上可以站人不会沉下去非常多的鱼

  解说:

  80年代初,丰富的渔业资源,成了舟山经济的主要支撑,占了总收入的50%,王安来就是当时远近闻名的捕鱼能手。

  随机采访

  舟山渔民王安来:这是这么多年的证书证书很多了这也是一部分有些都丢了这个是什么这是全国人大的照片这是您被选为第几届人大代表这是第七届您在哪个位置您给我指指看在这儿

  解说:

  因为捕鱼产量突出,王安来获得了很多荣誉。1988年,他还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这个从小生活在海边的渔民,第一次有机会去了北京。

  随机采访

  舟山渔民王安来:那个时候像您这样打鱼的渔民选上代表的多吗只有两个还记不记得那个时候你进到人民大会堂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那当然高兴了这个是说不出高兴的可以参加全国人大代表这是不得了的心里面很兴奋

  解说:

  这些荣誉证书,见证了王安来的人生历程,也从一个侧面,记录了当时捕鱼业的辉煌。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辉煌的背后,危机正悄然降临。

  采访

  舟山渔民王安来:1983年的时候我捕大黄鱼还是可以两三千吨到1984年以后就可能几百斤没有了

  采访

  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龚进交:最严重的到90年代初我们有的船出去放了一千多个蟹笼只捕了三只螃蟹

  串场:(海中船上)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舟山群岛海域,这里曾经是中国最著名的渔场,也是带鱼、大黄鱼、小黄鱼等东海特色水产最集中的产卵地和捕捞地。据当地渔民介绍,三十年前渔汛的时候,他们在渔船上都可以听到大黄鱼的叫声。然而这种情况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人们甚至很难再探测到明显的渔汛。

  解说:

  有数据显示,1974年,东海区大黄鱼的年产量,为19万6千吨。此后就迅速减少,到2002年,只剩下了5 500吨,连1974年的零头都不到。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水产的急剧减少呢?

  采访

  浙江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徐汉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捕捞力量太强大不节制地放任捕捞引起的

  解说: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水产市场的放开,水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刺激舟山渔场大肆捕捞,当时渔场内的渔船数量激增,马力不断加大,而捕捞技术也突飞猛进。

  采访

  浙江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徐汉祥:有的渔具我们过去没有的比如说有的网一张开网口

  一个网口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大/渔场里面它几乎可以顶天立地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大的网口

  你说鱼还逃得掉吗

  解说:

  密密层层的渔具,不断提高的捕捞科技,让各种鱼类无处可逃。而随着中日、中韩渔业协定的相继签订,舟山渔民可捕鱼的海域范围比以前减少了很多。

  采访

  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龚进交:当时我们是十万渔民一万两千条渔船每年的捕捞量是多少呢每年的捕捞在130 万吨左右那么舟山渔场的渔业资源能够支撑这么大的捕捞量吗

  已经不能适应这个资源的再生

  采访

  浙江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徐汉祥:造成的后果可能习惯的说法就是鱼越捕越少越捕越小

  解说: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渔民们每次撒下渔网,收获上来的基本是零星的小鱼小虾,有时捕上来的带鱼比筷子也粗不了多少,而小黄鱼还没有汤勺长。更可怕的是,过度捕捞,使海洋的鱼类资源失去了自我更新的能力,曾经是东海特产的大黄鱼,就此濒临灭绝。

  采访

  浙江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徐汉祥:生态系统破坏以后它会直接反馈到我们人类生活环境当中来/我们现在森林砍伐的问题水土流失的问题我们的沙尘暴荒漠化问题其实海洋跟陆地是一样的

  解说:

  渔业收成连年下降,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们,生活也受到了影响。上世纪90年代,曾经的捕鱼能手王安来,也不得不告别了他赖以生存的大海。

  采访

  舟山渔民王安来:您现在再回想到以前打鱼的生活您怀念过去吗有些事情是怀念因为这些(渔)老大忙起来还是有过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