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24年前温州龙港造就中国首座农民城(图)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1月17日11:49  都市快报
24年前温州龙港造就中国首座农民城(图)
24年前的龙港

24年前温州龙港造就中国首座农民城(图)
现在的龙港

  浙江的十个全国第一

  改革开放30年特别报道②

  记者 施予 文/摄

  沿着104国道温州段一路往南,从平阳县钱仓镇拐入龙港大桥,是一座繁华的现代化小镇:路网纵横交错、行色匆匆的生意人、各地牌照的小轿车、周杰伦和蔡依林的流行音乐、超市、商场、影剧院、肯德基、麦当劳……

  这座城区面积约15平方公里、常住居民约15万人的城镇,24年前还只是一片海涂,有几个不起眼的小渔村、数千户渔民。1984年仲夏,一场当时被视作“触犯天条”的卖地运动,改变了这片土地的命运,并诞生了“中国第一座农民城”——龙港。

  集村建镇

  1983年10月12日,苍南县正式批准以一个叫“方岩下”的渔村为中心,集村建镇。划入该镇辖区的,还有鳌江南岸的10个小村庄。

  次年6月,苍南县原钱库区区委书记陈定模主动请缨到龙港镇担任镇委书记。一同来到该镇的,还有负责设计规划、计划生育、城市管理等工作的8个文员。他们面对的,是一片人烟稀少的滩涂,当时有句民间谚语形容此地的冷清:“方岩下,方岩下,只见人走过,不见人留下。”而与之隔岸相望的鳌江镇,则已经成为平阳县的经济中心,车马喧嚣、热闹非凡。

  “我们的目标是,不花国家一分钱,在这里造出一座超越鳌江的现代化城镇。”回忆起当年的情形,陈定模神采飞扬。

  如今看来,陈定模没有食言。他是怎样做到的?“一靠嘴皮,二靠地皮。”陈定模说。

  一些上了年纪的龙港居民,至今仍然记着那个时候“陈书记”到周边县区游说时公开发表的演讲:“想到大舞台发展的乡亲们,到龙港去,你们不是老埋怨乡下耳目不灵?龙港敞开大门等你们去,那里靠着青龙江,对面就是鳌江镇,水陆交通方便,你们可以开店办厂,做生意,跑运输……”

  卖地筹钱

  光靠嘴皮,只能吸引农民进城,城市仍是一具空壳。为了筹集到建城所需的费用,陈定模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土地有偿使用。

  如今看来稀松平常的点子,在当时却无异于“太岁头上动土”。按照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的土地政策,农村土地只能由国家征用,无偿划拨,绝对不允许买卖。

  尽管1984年中央1号文件出台了“允许农民自带口粮到集镇落户”的政策,城乡户籍制度这堵筑在中国城镇与农村之间的高墙破了一个小口,但是土地政策这条高压线还是不能碰的。权衡之下,陈定模改变了最初“卖地”的提议,换了一个相对不那么激进的提法:进城落户的农民,必须缴纳公共设施费。

  这个实质等同于“卖地”的政策很快拟定完毕,为了说服县里的其他官员同意自己的提议,陈定模甚至搬出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有关“级差地租”的论点,其他干部在找不出更好的反驳理由的前提下,默认了陈定模的方案。

  土地分级

  1984年9月25日,龙港镇政府(84)19号文件《关于本镇农民、居民建房的有关规定》正式颁布。该《规定》提出,龙港辖区内的土地,按照不同地段征收不同的市政设施建设费,其中最贵的是金钗河至方岩老街每间(一间相当于八分之一亩,包括门前道路)收5000元,纯属解决住房困难而在居民点建房的每间收200元。造房子的钱,原则上由进城农民自付。

  交了钱、造了房子,就能进城当“城里人”。各地农民纷纷赶来,当时龙港镇惟一的信用社——沿江信用社的柜台前,从清早到傍晚,随时可见排队交钱的长龙。次年元月,规定的交款日期结束后,工作人员数了数,天哪,一亿两千万元!这当中,包括以“公共设施费”名义收取的9000万元土地使用费。

  直到1988年,全国人大修改《宪法》,才正式在法律上认定“土地使用权”的商品化。但是在共和国一个不起眼的小镇龙港,陈定模以“土地有偿使用”“公共设施建设费”的名义,已经悄悄搞了四年土地改革试验。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感动2008,留下你最想说的话!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