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不支持Flash
跳转到正文内容

防暴队政委李钦生命最后一刻用身体护卫战友

防暴队政委李钦生命最后一刻用身体护卫战友
李钦(左一)

  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追忆遇难政委李钦

  22日,地震过去10天,第八支中国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营地内,各组队员借助对讲机互报平安,唯独一个声音不再响起。以前,一旦有外出执勤队员汇报情况,政委李钦的声音总是抢先从对讲机传出。但这一次,那个熟悉的声音却不再响起。防暴队员6天前在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联海团)总部大楼废墟中找到政委的遗体和政委的对讲机。政委身体下,护卫着自己的战友……

  痛心回忆“政委怀中抱着一个人”

  海地首都太子港,防暴队营地内,16日上午,强烈地震发生后92个小时,对讲机发出声响。

  “10时47分,发现两具贴在一起的遗体,上面一具疑似李钦,”中国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员张宏文在救援现场冲着对讲机大声汇报,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听到这句话,营地内哭声一片。

  “一根大梁重重压在政委左腰、左臀和左大腿上,”张宏文回忆道。“救援人员用吊车和钢绳把大梁向上吊起。看到政委怀中抱着一个人,一看就是在保护他。政委当时的姿势,历历在目。”李钦,47岁。他的身体下,他的双手护卫下,是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郭宝山,60岁,中方遇难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地震海地时间12日下午发生时,包括李钦和郭宝山,8名中方人员正与联海团团长赫迪·安纳比在联海团总部大楼4楼会面。

  惊心一幕“大楼整个一下坍塌”

  中国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副队长杨天宇还清楚地记得地震发生的瞬间。“地震前,我就在联海团总部大楼楼下停车场,坐在前卫车副驾驶的位置,等政委下楼。当时我还在对讲机里跟队友说:‘差不多再有10分钟,政委他们应该就要下来了’。“这时,突然地震,车上下抖起来,抖得相当厉害。”“我赶紧下车,抬头一看,眼前的联海团总部大楼正在左右摇晃。然后,地面狠狠震动了一下,联海团总部大楼整个‘砰’一下坍塌,大楼整体滑下去,重重砸在地上,”杨天宇说,“我们带着枪支,跑到坡上面,与上面的队员汇合。外面的队员全都在,但楼里的人却被埋在废墟内。”

  撕心呼叫“政委!政委!”

  焦急时刻,杨天宇发现,“石头缝里钻出一个人,是联海团民事警察行动处处长让·克劳德,法国人。他的办公室在一层。”“然后,我们发现一名菲律宾籍女伤员。”杨天宇带着两三名队员冒着余震爬上废墟。“一站到废墟上,我心都凉了。5楼、4楼、3楼全都挤扁在一起,一点空间都没有。我大叫:‘政委!政委!’我向队员喊:‘赶快拿手

  电!’那真是无计可施……我想用手电照,拿石头敲。”即使地震10天后,杨天宇说起那一天的经历仍然神色焦虑:“我只听见里面有动静,知道脚底下有活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防暴队二分队五小队副小队长邓学海说,“那天,我知道政委他们就在我脚底下。坐在那堆水泥上,我流干了眼泪,我抡起大锤,拼命敲,但人的力量实在太小……”

  最后留言“政委对我说好好干”

  如果没有前一天地震,13日原本是第八支中国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接受“和平勋章”的大日子。

  邓学海说,“政委最后一次和我说话是8日,那时我们正为授勋做准备,练刺杀操。我站在第一排,政委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好干吧。不要出错。”把脸埋在手掌中,邓学海回忆:“政委最后留给我的一句话是‘好好干吧’。”

  谈及自己最后的记忆,李治全脸上呈现一抹淡淡的笑容:“9日凌晨3时左右,我和政委在营地咖啡屋聊天。政委搂着我的肩膀说:‘治全,我们走一下。’从咖啡屋到菜地,从菜地到营房,我们用了半个多小时,把整个营地走完一遍。他说,这8亩半营地是我们亲手建成,应该在营地每个角落都照两张照片。”说到这里,李治全抑制不住眼泪。“政委是一种精神,是一种信念,”防暴队值勤官王润泽如此认定,“他是防暴队的灵魂。”

  无尽思念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做什么都想着别人。” 防暴队队员王铋

  “政委是一种精神,是一种信念。他是防暴队的灵魂。”防暴队值勤官王润泽

  “他全身心地把所有的爱、所有的情都倾注在我们队员身上,”防暴队一分队指导员李治全

转发此文至微博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 相关专题: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更多关于 海地 维和人员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