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不支持Flash
跳转到正文内容

农民工在非法诊所打破伤风针后死亡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2月23日15:50   SMG《七分之一》

  热点新闻:农民工就医状态调查

  一支破伤风针,让人命丧黄泉。

  春节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案件。原告刘文夫妇状告张正达非法行医,导致他们的儿子刘二建死亡。

  刘二建是刘文夫妇的小儿子,2009年5月21号,刘二建在叔叔家吃晚饭时,不小心被玻璃杯割伤了手指,家人随即把他送到了附近的一家私人诊所。开诊所的人名叫张正达,和刘文夫妇同是江苏老乡。当天他在给刘二建简单包扎过伤口后,又给刘二建打了一针破伤风针。没想到,针刚打下去,刘二建就感到非常难受。

  刘二建随即被送到附近的中山医院抢救,六天以后,这个年仅20岁的青年不幸身亡。

  事发当晚,刘二建是在他叔叔家吃晚饭时被玻璃杯割伤的,而他叔叔家,距离斜土街道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只有600米左右的距离,而离三级甲等医院中山医院,也不到1公里。而刘二建就诊的私人诊所,其实比这两家正规的医疗机构还要远。

  非法私人诊所受青睐

  因为拆迁,张正达的私人诊所早就不见了。据刘文介绍,拆迁以前,那个诊所在这里已经开了5年,老乡们常常会到这里来看病。

  司法机关在调查中发现,张正达在给刘二建注射破伤风针之前,没有按照医学常规进行过敏皮试。而张正达,这个来自江苏的乡村医生,只有小学文化,在上海根本没有行医资格。一支小小的破伤风针,就让一个年轻人命丧黄泉。类似的事件,在上海庞大的农民工群体就医状态中,决不是个案。这些受害者绝大多数都是外地来上海的农民工;而这些诊所,无一例外都是非法行医。那么农民工就医,为何青睐私人诊所?

  农民工就医,薄弱环节何在?

  在农民工聚集的浦东三林镇归泾村,记者找到一户普通的农民工家庭 。桂平一家来上海打工已经七八年了。一家四口靠丈夫开修车摊维持生计。虽然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但也井井有条。最让桂平担心的,就是小儿子的身体一直不好,常常生病。

  医药费,占去了这个家庭支出的重头,为此,一家人一直节衣缩食。

  在农民工同样较为集中的嘉定区,那里农民工的状态也基本相同。

  可是,这些具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也承认,即便是看同样的病,农民工实际付出的费用,平均还是要高于本地居民。

  虽然一般情况下,农民工在自己的老家也都参加了当地的农村合作医疗,但当地的医疗保障体系,显然对长年在外地生活的农民工来说,是“远水不解近渴”。

  一方面,农民工的收入大多低于本地居民,而另一方面,因为不能被医疗保障体系充分覆盖,他们在城市就医的费用就更高。因此非法的私人诊所,因为费用低廉而最终成为了农民工就医的主要去处。

  但是这样的选择,却隐含着巨大的危险……

  农民工群体的就医窘境究竟该如何破解?

转发此文至微博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