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不支持Flash
跳转到正文内容

蜗居“胶囊公寓”能否成为蚁族避风港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4月20日14:16  SMG《七分之一》

  热点新闻:蜗居“胶囊公寓”

  胶囊公寓里的蜗居

  打开房门,三扇铁制防盗门出现在眼前,而铁门后的小隔间就是黄日新设计的所谓胶囊公寓。

  小是胶囊公寓最大的特点,一间不大的出租屋被分割成了宽不到一米,面积不到2平米的三个隔间,每个隔间里只能纵向放下一张床和一张写字台。看上去,每间胶囊公寓比普通的火车卧铺车厢大不了多少,但是黄日新认为他的设计基本能适应多数人的身高和体形。

  能否成为蚁族的避风港

  黄日新今年78岁,退休前是华北电力设计院热能动力装置高级工程师,去年,一本名叫《蚁族》的书让他产生了设计胶囊公寓的冲动,书中提到,北京的唐家岭地区聚集了5万名高校毕业生低收入群体,他们一般群居在出租房里。

  说干就干,黄日新马上租了三间出租房,再把这三个房间分割成了8间胶囊公寓。黄日新说,自己的目的就是希望为北漂一族的住房问题提供一个新的思路。

  价格实惠和空间私密,正是黄日新设计胶囊公寓时,要凸显的两个特点。胶囊公寓的定位,就是收入不高的外来人员的临时住所,它寄予了黄日新服务社会的理想。黄日新说,自己没有想过要牟利,因为即使他把8间胶囊公寓全都租出去,扣除他自己租房子的成本,每个月也只能收益300元。而为了建设胶囊公寓他已经投入了3万元,这意味着要8年才能收回成本。

  胶囊公寓 引发种种争议

  其实,胶囊公寓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伴有争议,为了回应外界的质疑,黄日新特意委托一家网络媒体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胶囊公寓是否属于群租成为媒体质疑的关键。

  黄日新说,在设计胶囊公寓前,他曾咨询过有关房屋租赁的法律法规,得到的信息是,北京没有明确禁止群租的相关条例,只是在消防条例中有对建筑防火的相关规定。黄日新说胶囊公寓设计方案已经获得了国家专利,但这只是对胶囊公寓技术创新上的肯定,而对于群租这样一种房屋租赁方式是否能够长久,他希望能够尽早有明确的法律解释。

  新型空间 “蚁族”是否欢迎?

  秦兵,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曾任北京市律协物业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对于胶囊公寓,他持反对意见,他认为黄日新设计的胶囊公寓虽然很有创新性,但是,多人群居在如此密闭的空间将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其实,消防安全同样是黄日新老人最关心的问题……

  就在胶囊公寓引发多方关注的同时,被称为“蚁族”聚居区的唐家岭整体改造工程现在也全面启动了。唐家岭,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这两年因为众多关于"蚁族"的报道而成为焦点。黄日新的胶囊公寓究竟能不能对那些即将另寻居住地的“蚁族”们产生吸引力?

  社会故事:守望东滩

  他,在东滩护鸟几十年

  凌晨4点,天还没有亮透,金伟国已经准备出发去捕鸟了。金伟国今年50岁,是崇明东滩鸟类国际自然保护区的一名护鸟人。每年4、5月间,他都要住在滩涂上的一条小船里。

  在泥泞的滩涂上走了两三公里后,金伟国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捕鸟点。

  在光滩上铺开一张大网,插上七八只诱鸟,金伟国捕鸟时更主要的是靠他自己的一项绝活儿,吹鸟哨。

  金伟国说自己吹鸟哨的本事,是父亲的真传。不过,过去父亲抓鸟是为了卖钱养家,现在金伟国抓鸟是为了给鸟儿戴上环志,以便研究它们迁徙的途径。

  保护东滩,建立人造缓冲带

  今天金伟国抓到的鸟,大都是一种叫做斑尾塍鹬的候鸟。这种候鸟每年往返于澳大利亚和西伯利亚之间,每年光飞单程就有12000公里,中途在东滩短暂停留。每年金伟国都会遇到几年前被他放飞的"老朋友"。

  在距离光滩不远的鸟类保护站里,金伟国的同事们会给抓回的鸟儿做环志,环志上带有崇明东滩特有的黑白双色旗标。

  这片占地面积241平方公里的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驿站"。从澳大利亚起飞,途经中国大陆的候鸟,有80%都在这里歇脚。但东滩湿地的作用和意义,不仅仅在于它是候鸟的栖息地和补给站。

  最近几年,天天和鸟儿打交道的金伟国有些隐隐的担心。因为他发现,由于周围环境的不断改变,这里鸟儿的种类和数量都在减少。

  隧桥开通 游客大量涌入

  “到东滩看鸟”,一直是崇明岛开发生态旅游的品牌项目。不过,2009年10月31号,长江隧桥开通以后,大量游客涌入东滩,给当地的生态环境带来严峻考验。有资料显示,隧桥开通后一周,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共接纳游客近7万人次,比上年同时段增长了54倍。

  有专家提出,东滩的存在对上海来说,相当于是在长江口建立一个高效的污水处理厂,如果用货币进行评估的话,这块湿地每年每平方公里可以给我们带来46万元的环境价值,如果进行开发的话,还可以带来26万元的旅游价值,那么我们该如何平衡环境保护和旅游开发之间的关系呢?

  旅游开发,怎样保护东滩的清静

  进入"隧桥时代"后,崇明当地的旅游收入大大提升。但很快也有越来越多的游客发现,以"看鸟"闻名的东滩,却很难找到鸟儿的踪迹。

  这把竹哨子跟着金伟国的父亲已经35年了,如今78岁的老爷子吹起鸟哨来,还是一点都不差气。金伟国告诉我们,他的父亲在20多岁的时候就能模仿出30多种鸟的叫声,捕鸟一抓一个准。可如今,他继承了父亲的绝活,却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

  金伟国现在最担心的问题是,如果吹鸟哨的技术没人再学,以后保护站捕鸟做环志的科研工作该怎么继续。他希望能有人愿意拜他为师,把这个绝活传承下去……

  新闻人物:江君芬--我和浦东20年

  37岁,来到还是一片农田的浦东

  江君芬和浦东的缘分,始于1987年。因为浦西老石库门的房子太小,她把房子置换到了浦东。当时浦东还没开发,浦江之东,大部分还是一片农田。

  1990年4月18日,中央决定同意上海市加快浦东地区开发,浦东因此迎来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此后上海开始了产业结构大调整。江君芬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离开工作了28年的纺织企业,来到浦东一个叫白莲泾的居委会工作。

  再就业,跟随白莲泾感受浦东巨变

  1996年,江君芬下岗了,当时她是上海针织23厂的党委书记兼副厂长。和她一起被分流的,是上海的50万纺织女工。

  此后经过一系列笔试和面试,江君芬被浦东新区周家渡街道录取,担任白莲泾居委会党总支书记。

  当时,在浦东的一些老城区,基础设施仍然比较落后,江君芬工作的白莲泾地区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日常生活有“三大难”。

  江君芬和同事们带着巨大的压力,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新浦东的社区建设之中。从一片阡陌纵横的经济处女地起步,浦东的开发开放不断走向深化,白莲泾地区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先的这些生活难题都一一得到了解决。白莲泾居委会还被评选为全国模范居委会,江君芬也因为工作出色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但江君芬没有料到,很快这个让她自豪的集体就要不存在了。

  60岁,担任浦东“世博第一站”站长

  2002年,上海申博成功。按照规划,位于浦东卢浦大桥和南浦大桥之间的白莲泾,将成为世博会主会场。这也就意味着将有一场1100多户、近4000名居民的大动迁,新的难题摆在了江君芬面前。

  为了顺利动迁,当时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江君芬每天晚上都是等居民们下班回家后,再去家访,做说服工作,自己经常要到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

  2006年下半年,白莲泾的老居民们陆续搬进了浦东世博家园。这时的浦东,已是街道宽阔,规划周详,生活设施配套齐全,居民们处处感受着浦东日新月异的变化。

  尽管已经退休,但这现在江君芬仍然特别忙,除了城市站点的工作外,她还要负责组织很多志愿者活动。

  居住在浦东23年,工作在浦东15年,经历了白莲泾的改造,申博,拆迁,回迁,现在又即将迎来世博会的开幕,江君芬怀着骄傲、自豪的心情看着自己身边的改变。

转发此文至微博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