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马馼。 全国人大代表马馼。

  过去的一年,纪检监察部门掀起反腐风暴。京华时报独家专访曾经作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三位女性中纪委副书记、第二位女性监察部长的全国人大代表马馼。谈政府工作报告,她为“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力度”点赞,指出政府对自身权力的约束是源头治腐的措施——通过权力的“瘦身”,为廉政建设强身,打掉权力寻租的空间;谈过去一年的反腐工作,她称赞党风政风好转,打虎拍蝇成效显著,深得党心民心;被问及过去在纪检监察战线的工作,她澄清网络传言,指出自己确曾参与刘志军案调查,从事具体工作,但并不是薄熙来案专案组组长。

  谈报告

  通过权力“瘦身”为廉政“强身”

  京华时报:听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马馼:总理的报告是一个客观全面求真务实的好报告。有几个数字让我印象非常深刻。1300多万的增加就业,粮食产量达到1.21万亿斤,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了一半以上,科研和试验的经费已经占到了2%以上,农村1200多万人口脱贫等等,这说明我们国家的综合实力有了很大增强,成绩振奋人心,也来之不易。

  京华时报:对于去年一年深化改革,特别是政府自身的改革,您有哪些体会?

  马馼:去年各个方面改革敢于啃硬骨头,突破了一些难点,落实了全面深化改革开局之年的任务,特别是政府的自身改革取得明显进展,一年取消下放276项政府审批项目,而且本届政府减少三分之一行政审批项目的目标提前完成,用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承诺。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实际上是我国政治管理方式和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改革。

  京华时报:这是否也跟治腐相关?

  马馼:我对报告改革部分提出的“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印象特别深刻。一方面提出法无授权不可为,另一方面法定职责必须为,听报告的时候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前者是我们要继续减少和下放行政审批权,通过权力的“瘦身”,为廉政建设强身。打掉权力寻租的空间,这是一个源头治腐的措施,同时也为增强市场的活力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这一点非常正确。而法定职责必须为就是要解决在其位不谋其政,不作为不办事的问题,也就是解决勤政的问题。克强总理报告中有一句话: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我非常赞同。

  “任性”是对执着的形象表述

  京华时报:很多人都对总理说的“任性”印象深刻。

  马馼:“任性”我想是对追求目标特别执着的一个形象表述,但是它很随意。而政府的职权是法定的,怎么能够任性呢?

  京华时报:审议报告,您有哪些意见和建议?

  马馼:首先,建议政府在简政放权的同时,一定要把工作的重心从审批转变到监管服务上,切实加强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等领域的监督管理。在这些方面我们的监管不够。原来认为审批就是管理,现在不审批了政府干什么?就是要加大监管力度。天津方面有很好的经验,在滨海新区集中了审批权,同时要切实关注监管。

  管理要精细化,改变过去粗放的模式。我们在科技方面跟发达国家有一定的差距,同时在管理上我们的差距可能更大一些。精细化管理,提高服务水平是下一步政府发力的重点。

  京华时报:结合您目前自身的工作,有哪些具体建议?

  马馼:关于社会建设方面,报告提到了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我建议要更好地处理好政府和社会的关系,深化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现在要体现社会共治,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通过社会组织联系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管控风险,维护稳定。这些方面我们还是短板。

  现在,我所在的全国人大内司委正在牵头制定慈善事业法,这是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年立法规划的一项任务。慈善作为社会保障的重要补充,我们试图通过这项立法体现国家支持、鼓励发挥社会正能量,扶危济困,促进发展,一些社会问题让社会解决,大家同心协力,不能光靠政府解决。

  谈反腐

  “我并不是薄熙来案专案组组长”

  京华时报:作为曾经工作在纪检监察系统的领导,您对去年一年反腐工作有哪些深刻的体会?

  马馼:这方面我跟大家的感受是一样的。去年的反腐工作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效,深得党心民心。特别要说的是,党风政风好转,跟我们打虎拍蝇的成效同样重要。抓作风建设、制度建设是反腐倡廉的治本之策。

  京华时报:就快到三八节了,您曾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三位女性中纪委副书记、第二位女监察部长,您如何看待自己作为女性干部的身份?

  马馼:当前反腐败形势越来越好,深得民心,而且成效越来越明显,能够在这样的岗位上做一点工作,我感到很光荣。

  京华时报:作为女性干部,办案能狠得下去吗?

  马馼:我想恐怕没有性别的差别,只有工作职责的要求。

  京华时报:网络有盘点您办了很多大的案子,包括薄熙来案、刘志军案……很多网络消息说您是薄熙来案专案组的组长?

  马馼:不不,我得澄清一下。首先,这些大案都是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查办的,而我只是参与调查刘志军案件,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大家可能觉得我是在部长的位置上,当时的大案都是我在办,其实不然,薄熙来案的调查另有他人,我并不是薄熙来案专案组组长。

  京华时报:在办理刘志军案的过程中您有什么样的体会?

  马馼:我体会到政府的权力必须受到监督。我们的铁路建设在高速发展当中,中国的高铁是一张名片,但刘志军滥用职权,出了很多的问题。查办了案件以后,促进了从制度上堵塞漏洞,现在的高铁发展得很好。

  京华时报:对于未来的反腐有什么要说的?

  马馼:我坚信我们的反腐工作会一如既往,越抓越好。

  谈履职

  人大不是腐败分子藏身之地

  京华时报:您现在到了人大工作,跟之前比有什么不同?

  马馼:到人大以后,我在纪检监察战线的工作任务应该说是已经完成了。在其位,谋其政,现在我主要的一个体会是“要和法打交道”。

  人大的工作一方面是立法,就是要使我们国家政府的各项工作还有改革都于法有据,我现在所在的委员会是关注社会方面和司法方面的立法。

  另一方面,跟法律打交道就是加强对法律执行的监督。政府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计划目标任务的组织实施者,作为人大要依法加强对政府工作的监督,也要支持政府依宪施政,依法行政。通过我们加强监督,帮助政府改进工作,更好地履行职责。对政府的监督,我现在关注的是社会领域里面一些职能部门的工作,对他们执行法律情况进行监督。来到人大还是很充实的,任务也很重。

  京华时报:去年也有一些人大代表因为腐败被剔除出这个队伍,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马馼:政协提出“绝不是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人大也是一样。当然我们实事求是地讲,他们的腐败问题很多不是发生在人大或政协工作的期间。这也反映我们的反腐工作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过去在岗位上发生的问题,你离开这个岗位,甚至进入人大这样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也要受到追究。案件查结之后,要把涉案的人从人大的队伍中清除出去。

  京华时报记者张然

  京华时报记者范继文摄

(原标题:“源头治腐”须政府约束自身权力)

编辑:SN123

相关阅读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 中国孕妇赴美产子究竟是不是违法
  • 央企境外资产不能成了监外资产
  • 民国和清朝历史有惊人的重合
  • 朱伟:从文化的意义上看“惊蛰”
  • 《平凡的世界》农村世界很精彩
  • 吴淡如:谁是感情中的恐怖份子
  • 走进《狼图腾》拍摄地乌拉盖(图)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