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犯罪嫌疑人周世锋。警方供图 犯罪嫌疑人周世锋。警方供图
锋锐律所涉案律师及相关人员在多起案件中操纵组织“恶炒”案件。微博截图 锋锐律所涉案律师及相关人员在多起案件中操纵组织“恶炒”案件。微博截图
周世锋(图左)。微博截图 周世锋(图左)。微博截图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他通常负责去案件审理地制造影响给法院施压。央视截屏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他通常负责去案件审理地制造影响给法院施压。央视截屏

  ■ “北京锋锐律所多名律师被刑事拘留”追踪

  日前,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锋锐律所)周世锋、黄力群、王宇、谢远东、刘四新、吴淦等人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据警方调查,锋锐律所涉案律师及相关人员在多起案件中操纵组织“恶炒”案件,人为制造热点事件,涉嫌触犯法律。

  据调查,锋锐律所背后,存在一个以律师、推手、访民为组织的利益链:先由律师前期炒作制造热点,再由推手组织访民“围观”,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均有利益分成。

  相关办案人员称,涉案的数名律师以维权、公益之名“炒作”,背后却牺牲当事人的利益为自己图名牟利。据一些涉案人员供述,他们在代理的一些案件中牺牲当事人的权益炒作,最终造成案件被动。

  近日,公安部指挥多地公安机关,依法对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黄力群、谢远东、谢阳、刘建军9名律师,和刘四新、吴淦、翟岩民等相关人员采取了强制措施。

  据了解,涉案律师多以代理敏感、热点案件而出名。他们在访民圈、民间维权领域颇有声望。

  据办案民警介绍,锋锐律所负责人周世锋等人依靠其“炒作”代理案件模式,形成一个由个别律师策划,网络大V、推手为推动,裹挟不明真相访民“围观”的利益链条。

  另外,警方还初步查明,周世锋等人还涉嫌行贿国家公职人员、挪用资金、偷漏税等罪名。

  重金招聘网络大V专职炒作

  “锋锐所还年轻,2012年中才转成合伙所,和有影响的所没法比,我想搞几个大案,尽快出名,一出名就挣钱去。”近日,周世锋向警方交代称,代理敏感案件或炒作案件是其主要方向。

  近几年,周世锋招聘了王宇、黄力群、王全璋、谢远东等律师。王宇、王全璋以办理敏感案件、访民维权案件出名;黄力群、谢远东曾分别在国家机关、中央媒体工作过,在律师圈、访民圈小有名气。

  据谢远东介绍,周世锋还重金招来吴淦、刘四新等没有律师资格的人。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成名于邓玉娇案,为网络大V;刘四新具有法学背景,敢说敢拼。“他们善于抓住案件‘炒点’,在网上炒作引发关注。”

  谢远东说,周世锋办案同样“有文有武”。

  “文”就是准备法律材料,提出方案,在法庭上辩论的法律手段;“武”就是让吴淦等人上场,使用非法律手段。“只要他过去闹,很多很普通的案件就变成了敏感案件,无形中就会给当地司法机关带来麻烦。”谢远东说。

  今年6月,周世锋让黄力群代理河北一涉嫌敲诈的案子。黄力群说,庭前,审判长与公诉人说了几句话,这个场面被旁听席上的周世锋看到,他指使身边的人拍照并将照片交给吴淦在网上发表“法官反串检察官”的文章给法官施压,随后又派人将文章给相关部门投递检举。

  黄力群当天见证了这个场景。他证实,当时只是庭前法官与公诉人说了几句话,并非网帖写的那样。

  派非执业律师闹场干扰审案

  去年1月,周世锋让谢远东代理云南大理一起案件,并派吴淦“助阵”。

  “当时我就知道吴淦去了肯定要闹事。”谢远东说,他们去大理之前已分好工,两人各干各的。吴淦制造影响给法院施压,让谢远东在代理案件时得利。

  谢远东说,吴淦等人以法院不让外地车进入为名,开着车在法院门口不停兜圈。法院保安让其车辆进入后,他们又开着车在法院内转悠,并高喊法院院长名字。

  在锋锐律所代理的很多案件中,吴淦均参与炒作。他一方面在法庭外打横幅、拉标语、高声叫嚷,制造社会影响,另一方面在网上发动网民“人肉搜索”主审法官或有关领导,发布举报、投诉帖。

  今年6月,江西高院门前,吴淦做了两个易拉宝,一幅印着该院院长侮辱性照片,另一幅做成带有院长照片的墓碑形状。吴淦还在法院门前高喊,引起多人围观。随后,吴淦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据黄力群、刘四新介绍,周世锋为吴淦和“人民监督网”的“公民记者”朱瑞峰专设办公室。让他们打着锋锐律所的名义,哪里有访民的案件就去哪,借助他们的网络名气发帖炒作。

  黄力群供述,有一次周世锋对黄力群说,“咱们一些话不好说,他们(指吴淦、朱瑞峰)又不是律师,他们成天大鸣大放的,让他们说。”

  “尽管吴淦不是律师,但他能起到律师不能起到的作用。”周世锋供述,地方公检法听说吴淦来了,就会很重视。

  警方另查明,王宇、王全璋、吴淦等人在代理案件过程中,除在网上炒作外,还频频接受境内外媒体采访,意图通过舆论向政府和司法机关施压。

  不守法庭纪律不辩案情闹庭

  多名涉案人员称,锋锐律所的一个办案模式是在法庭上“闹庭”。

  谢远东、翟岩民、黄力群等人交代,锋锐律所的很多律师在法庭上只要揪住一个问题就不放过,不遵守法庭纪律,大吵大闹,制造事端,迫使法官将其驱逐出庭,随后又把自己被逐的照片发上网再次炒作。

  其中,王宇、王全璋分别在辽宁、山东、江苏等地不同案件中因不遵守法庭纪律,庭上喧哗被驱逐出去。

  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长焦玉玲说,2013年4月,王宇等数名律师代理的一起刑案现场,一开庭辩护人就开始吵闹,经多次提醒,他们仍不遵守法庭纪律。王宇带头走出辩护席,指着审判席、法警,“大骂法警流氓,将法庭变成骂人、撒泼之地。”最终法庭将王宇和另一名律师强行带离。

  去年,锋锐律所代理内蒙古一起商标侵权案,周世锋带领9位律师为多名被告代理,其要求律师团队“闹庭”。

  黄力群说,事前,周世锋先安排两名能闹的律师在前面发言,他排在第三,均是站起来对审判长、公诉人大吵。庭上,审判长斥周世锋,“这不是菜市场,你这么闹对当事人没有任何好处”。

  黄力群说,他们中间几位律师未听从周世锋指挥,准备稿子为当事人辩护,后来还被周世锋骂。

  “有些案子以牺牲当事人利益,凸显律师个人。”谢远东说,如果一些案件“炒点”突出,热点敏感,周世锋等人反而不在乎保障当事人的利益,会以自己出名为主,对本应做轻罪辩护的案件,采取无罪辩护,对敏感案件则不辩案情,揪着法院作文章。

  2013年4月3日,江苏省靖江市法院一起案件中,王全璋未经法庭许可,擅自用手机录音、拍照。另一辩护人李某某未经允许,两次擅自闯入审判区,严重违反法庭秩序。王全璋当时被依法治安拘留。

  随后,周世锋、吴淦等人在网上发起“紧急营救王全璋律师”行动,鼓动一批人在靖江法院聚集闹事。靖江法院领导及主审法官的电话号码被公布在网上,电话连续几天被打爆。

  “公益维权”背后名利双收

  嫌疑人苟某某表示,周世锋等人给他之前的印象是“维权公益律师”,他今年召集周世锋等为农民工讨薪维权支招,但与会的周世锋等人婉拒表态,态度冷淡。

  “感觉因为给工人打官司挣不到钱,所以他们不感兴趣,也不会帮助那些工人。”苟某某说,这改变了他对周世锋等人“为民请命”的印象。

  周世锋热衷代理炒作热点事件意欲何为?

  锋锐律所行政助理刘四新称,一是吸引案源,二是提升他本人和锋锐律所的名气好赚钱。“我曾经劝过周世锋,说他‘玩大了’,炒作敏感案件弄得有些过分了。”

  多名嫌疑人称,锋锐律所专挑敏感案件、热点案件、访民案件代理;如案件不够敏感、名气不够大,就想尽办法炒热、炒大。“把一些普通案件炒作成热点案件,把一些敏感案件炒作成政治案件。”

  翟岩民供述,今年周世锋邀请其到锋锐律所工作,就是看重他在访民圈的知名度,能组织访民围观案件炒作。

  庆安事件后,翟岩民第一时间给前去炒作的吴淦打电话要求声援。吴淦说,庆安事件没有政治因素不好炒作,让他们先等等,由前方律师将事件闹大后,再由他们带访民跟进。

  “他们炒作每一个敏感事件,希望把事件炒大,大到让老百姓上街,发生官民冲突,造成流血事件,最好国际社会介入。”翟岩民说,事件越大,对他们律师越有利,他们可以提高代理案件的标的,并借此出名,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翟岩民说,锋锐律所一些律师也常以“无偿代理”、“公益代理”的名义参与敏感、热点事件,而实则在网上召集募捐。

  他举例称,去年,王宇声称无偿代理江苏范木根案,实际上吴淦等人在网上发起为律师代理费募捐。

  在这起案件中,王宇等人号召全国数百网民到法院门前围观。一些访民在现场因扰序被拘后,律师再为这些访民作代理,将此事件升级为境内外关注的热点。

  募捐资金私自使用监管虚设

  在每起“围观”热点事件前,吴淦等人都会多次发动网友捐款。

  翟岩民说,为让募捐表面上看起来公开透明,募捐活动中设有“协调人、持卡人、监督人”。协调人组织调动各方力量参与行动炒作,持卡人对外发动募捐并持有募捐资金,监督人主要监督募捐资金使用情况。

  锋锐律所的吴淦、刘四新等人发起并担任多起事件的“协调人、持卡人和监督人”。

  据刘四新等人供述,这些募捐资金使用状况混乱,有些资金被持卡人自用,有些十多万元的资金账目也从未监督过。

  据多名嫌疑人供述,去年,在郑州一起十人被拘的案件,吴淦为声援活动发起人,他推荐滕某作为协调人,推荐林斌(已被控制)作为持卡人,另外滕某推荐两人作为募捐活动监督人。

  他们通过微信、QQ群等方式在网上募捐,并发动各地推手、访民到郑州聚集“围观”。

  据林斌供述,他没有去过郑州现场,只是在网上号召大家向其持有的账号上捐款。两名监督人和他也从未见过面。

  “账号是我的,卡在我这里,他们监管不了。”林斌说,募捐的钱从他这里转账给滕某,监督人同样监管不了。“设监管人就是让这次捐款活动显得正式一点,让大家觉得这笔钱是公开透明的,有人监督的,不会乱用。”

  郑州这起活动共计募捐17万多元,林斌自称,他分别转给滕某指定的几个账户,钱怎么花,滕某怎么用,林斌和监督人都不知道。

  另据刘四新供述,今年1月,他与吴淦等人参与炒作黑龙江建三江一起敏感事件,在网上发起为声援律师活动募捐经费。刘四新作为“监督人”,吴淦作为“持卡人”。

  “建三江事件募捐资金有十几万,我虽然挂名监督人,但从来都没看过账目。”刘四新承认,吴淦事后曾在群内发过一次活动账目,但刘四新并未核对账目,他也不知道剩余钱款去向。

  在潍坊事件中,来自杭州的张卫红说,从邓玉娇案到庆安事件中,吴淦每次对捐款的使用都不明不白,他们每次都追问钱款去向,“吴淦从来都没有正面回答”。

  今年5月,吴淦因在江西高院门前闹事被警方刑拘。林斌等人又在网上号召访民前去声援,并在网上发起“温暖福建”募捐活动。

  林斌供述,这个项目共有150多人向其捐款共计1万多元。这笔钱名义上要发给前去福建声援的访民,但直到林斌被抓前,已被他私自使用仅剩下5000多元。

  “我骗他们说,公安机关知道捐款的事,不让我把钱分发下去。”林斌说,他近段实在比较穷,需要钱,就想把募捐来的钱自己用。

  裹挟访民参与围观造势

  在周世锋等人炒作案件的现场,总会出现很多各地前去“围观”的访民。翟岩民说,周世锋等人的炒作离不开这些访民。

  周世锋、王宇等人炒作的案件中,先由律师网上发声,吴淦在网上网下推波助澜,翟岩民、刘星等“访民经纪人”组织访民前去围观助阵。

  据办案民警介绍,北京存在一群类似翟岩民、刘星这样小有名气的“访民经纪人”。他们热衷组织访民“围观”事务,并从中谋取私利。

  翟岩民说,访民群体对律师有天然的信任,一旦周世锋、吴淦等人在网上炒作,访民们乐意在他的组织下前去围观。他介绍,访民参与律师发起的热点事件有其自身的想法。一方面到现场围观后,访民户籍地政府就会被通知接人,访民可以达到自身目的;另一方面,围观热点案件,可借机认识律师或记者。此外,围观的访民还有路费补助。

  翟岩民称,他所参与吴淦发起的多起事件,就是看到前期的募捐后才过去的。

  今年5月,翟岩民接到一个“活儿”。山东律师刘建军出资1万元让其组织“访民”到潍坊法院门前围观,事后另有报酬。

  翟岩民、刘星等人组织十多人到达潍坊,拿出以往常用的横幅——“公民有权监督司法”站在当事人后面助阵。

  另外,翟岩民等人在自己的QQ群组织访民出发前,也会发动公众为其团队募捐。

  张卫红是山东曲阜一起热点事件的捐款监督人。她说,曲阜事件向普通网民共募捐十几万元,翟岩民从中拿走了2.7万元,但一直没有说明钱款的用途。除了这笔钱,其他围观访民也领取500、1000元不等。“同样没问过钱的用途,我只能说,大多数用在了食宿和差旅费上了。因为数目小就没有深究。”

  7月15日,在潍坊看守所,刘星说,他跟着翟岩民到处声援事件,就是想到没去过的地方转转,另外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

  刘星承认,在庆安事件中,翟岩民跟他说,被警察打死的是访民,访民们应该去其他的围观事件,他们大部分也都不了解详情,被人叫着去围观造势。

  锋锐律所还涉嫌行贿及偷税

  警方还发现了锋锐律所涉嫌偷税漏税、行贿等其他犯罪线索;同时,周世锋个人的其他涉嫌违法犯罪问题也逐渐暴露。

  在代理鄂尔多斯案件中,周世锋让对方将100万元代理费和30万元交通费都打到自己的账户上。江苏一起案件的30万元代理费,河南一起案件的70万元代理费,也都打到周世锋个人的账户上。

  锋锐律所财务人员交代,所里员工每人每月发多少工资,财务上都不知道,都是由周世锋通过个人的银行卡发放,但工资表上都显示只有3500元左右。刘四新曾对此表示质疑,工资应该由财务发,周世锋个人给他发工资“有逃避个人所得税的嫌疑”。

  另据警方初步查明,为能打赢官司,周世锋还涉嫌向个别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

  新京报记者 北京、山东报道

(原标题:锋锐律所“恶炒”案件利益链调查)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小偷真的能偷出“清官”吗?

为何不少人习惯于观察官员的表象呢?比如,关注官员抽的什么烟,戴的什么表,束的什么腰带,坐的什么车。究其因,他们掌握不了官员的实际情况,也就只能通过表象来判断官员是廉是贪了。

当上主笔的凤姐励了谁的志?

有无数人像凤姐一样身处底层,他们都想要成功。只不过有的人觉得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有的人即使身处困境却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后一种人或许不如前一种显眼,但更显眼就代表更值得赞美吗?

谁杀死了牛市?谁能阻止熊市?

即便决心救市,也要在坚持市场机制的前提下展开,同时还要对救市对金融全局稳定产生的影响和它本身可能造成的新的系统性风险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能陡然逆转去杠杆化方向,转而用吹大泡沫的方式去阻止泡沫破裂。

  • 马未都:恶搞花木兰触动文化底线
  •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 漫说日本战国:织田信长之特别翁婿
  • 杨绛迎104岁生日:名满天下人淡如菊
  • 《捉妖记》:影票要奉献给良心电影
  • 心探索:忠于自己的心才会遇见幸福
  • 云南纳西族痴男怨女的“殉情地”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