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记者杨锋)8月23日早上,黑龙江绥化庆安县看守所内,一名在押人员在监室上吊自杀。今日(8月26日)上午,庆安官方正式通报此事。

  通报称,23日8时许,庆安县公安局接到该县看守所教导员徐福忠报告称,庆安县看守所一在押犯罪嫌疑人在监室内自缢,随后经当地医院急救人员抢救无效身亡。

  “他在监区内把自己的黑背心撕成布条,挂在监区门铁栏上上吊自杀。”当地知情人士称,这名自杀的在押人员,涉嫌一起团伙盗窃大案,该案由绥化市公安局办理。“这人是个累犯”。

  上述知情人士称,由于这名犯罪嫌疑人是艾滋病携带者,绥化市其他看守所都不愿意羁押。最终,经绥化市公安局协调庆安县公安局,最终临时羁押在庆安县看守所。“从收押到自杀,就十来天时间。”

  事发后,当地警方立即组织相关人员立即赶到看守所勘查。当地通报称:“经当地公安局党委会决定,对事发当日看守所的一名带班所领导和两名民警(其中有一名辅警),由公安局纪检委、督察大队,按规定停止工作。”

  “庆安县检察院负责调查,绥化市检察院督导。”今日中午12时许,庆安县委宣传部一负责人称,目前,当地检察机关已对此事介入调查。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让百姓“死得起”需顶层设计

“死得起”是一项起码的权利,就像每个公民都有生存权一样。用国家公帑来补偿丧葬费用,应该成为一种必须。然而,长期以来,殡葬行业基本都属于地方民政部门的垄断行业,高度统一的监管权与经营权以及被诟病已久的政企不分问题,造就了殡葬业就是“暴利冠军”的传说。

股市大震荡暴露了哪些真问题

此次暴跌非一日之功。这是因为,全球市场就是开始了更年期。它这一轮年华确已衰老,动力欠缺,积弱已久。想要新生,尚未准备充分。而且谁愿承受蜕变之痛?偌大身躯,看上去还可撑过这个世代呢。谁能够承担变革之责?好好一番巨景幻象,维持好过动手,万一败了呢。

大学单纯校门相像倒也没什么

单纯地只是校门相像倒也没什么,这毕竟只是“面”上的东西,值得引起关注的,应该是我国高等院校“里子”层面的趋同。比方把你空降到某个大学城,不看招牌,你未必说得出身处哪个省份。又比如专业设置上“你有我有全都有”,办学理念上都要“创建一流大学”。

让《贞子》零票房就是爱国?

信息中,“5月12日”或者变成了其他日子,但没有一个是“12月13日”——真正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这是不可谅解的。可就是这样一条“垃圾”信息,却一直被大量转发,相信今后它还会被转发,即便2014年12月13日中国已举行了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 嫖宿幼女罪名有三大病症
  • 钱夙伟:麻将打得好也能上哈佛?
  • 左右为难:汪伪傀儡政权的内幕档案
  • 《三体》有纯文学中难以企及的尺度
  • 《滚蛋吧!肿瘤君》悲喜剧的融合
  • 妈妈和别的男人暧昧我怎么办?
  • 中国最后一个少数民族的原生态生活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