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10月09日11:48 参考消息

分享

参考消息网10月9日报道 港媒称,志愿者带着捐款箱站在街头的日子在中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装有一些应用程序的智能手机,这些应用程序通过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等支付平台将资金汇往慈善机构。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7日报道称,在北京一家儿童慈善机构,姜英(音)和她的团队开玩笑说,他们每年工作362天,除了9月份的3天。

报道称,在那几天,作为“99公益日”的组成部分,捐款会通过电子商务平台从全国各地涌来。

报道称,这些资金在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年度资金中占大部分,并且正在迅速增长。今年9月7日至9日,该基金会收到了2亿元电子捐款。

与其他慈善机构一样,该基金会越来越依赖电子支付来筹集资金,但研究人员警告称,在线筹款方式可能不是一劳永逸的。

报道称,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操作简便,与此同时,中国公众的回馈意识不断提高,这使得人们对慈善机构的捐赠激增,而这些捐赠者之前可能并不认为自己是慈善家。

慈善组织爱德基金会秘书长丘仲辉说,在中国,电子支付方式正在重新定义慈善捐赠。

丘仲辉说:“电子支付的便捷的确打破了认为只有富人才能帮助慈善事业的传统思维。”

他说:“这些应用程序有助于宣传我们的工作和向不同社交圈子发出的捐赠呼吁。哪怕是一元钱我们在网上也会接受。我们认为这种捐赠方式未来会进一步扩大。”

爱德基金会2016年包括捐赠在内的收入达到创纪录的2.35亿元。其中约有55%来自网络平台。

在姜英所在的基金会,通过电商平台接收的捐款由2012年的650万元增加到去年的1.74亿元。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慈善蓝皮书》,2016年中国社会捐赠额约为1346亿元。

报道称,电子捐款也正在弥补一些慈善机构的海外捐赠减少的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这份年度中国慈善报告的编者之一杨团称,有关中国经济成功的消息使得中国看起来没那么贫困,海外援助大大减少。

这意味着像丘仲辉所在的慈善机构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国内。

他说:“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开始把宣传工作的重点放在国内。”

丘仲辉称,爱德基金会过去有90%的资金来自外国捐赠者,主要是美国和英国,但这一比例已经下降,自2013年以来,有一半以上是通过移动平台从国内来源获得的。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所长王名曾告诫慈善机构不要让依赖于在线捐赠者的资金超过一半。

王名说:“依赖大批在线捐赠者具有很高的风险。他们捐款的积极性、金额和承诺都非常不稳定。”

姜英说,电商公司也对慈善机构获得捐赠者信息的权限进行限制。

她说:“与过去相比,我们的捐赠者数据库更小了,因为通过电商平台支付的捐赠者是在这些公司注册的,不是在我们这里。”

她说:“捐赠者的信息对我们来说非常宝贵,因为我们需要这些信息来评估并了解如何改进我们的工作,并与他们保持联系。”

丘仲辉说:“慈善是有关人与人接触的东西。如果我们完全依靠屏幕上的按钮,我们将丧失慈善工作的本质。”

相关阅读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冯骥才:100岁母亲愈来愈像我女儿(图)
  • 库尔德人公投独立,真能建立新国家吗
  • 细数:那些为国庆献礼的大好河山
  • 故事:办公室里上演“莫泊桑的项链”
  • 《羞羞的铁拳》:年度最佳喜剧没跑了
  • 面对公婆的打压,女人该如何应对?
  • 十一,这地方吸引了大半个摇滚圈的人
  • 新浪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