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寿光洪灾第七天 村民仍在艰难自救(图)

寿光洪灾第七天 村民仍在艰难自救(图)
2018年08月26日 18:24 环球时报

  原标题:寿光七日,村民仍在艰难自救

  8月26日,寿光洪灾的第七天,本该络绎不绝的G308国道羊田路段却显得格外冷清。这条横跨寿光市稻田镇、纪台镇的公路原本是附近村镇将蔬菜外运的必经之路,如今洪灾过后却只见稀稀拉拉铺满了灾民们晾晒的农作物。

G308国道羊田路段部分封锁 图:GT/胡雨薇G308国道羊田路段部分封锁 图:GT/胡雨薇

  连日来的暴雨袭击让山东寿光多地被洪水淹没,位于弥河东岸的纪台镇受洪水影响较大,村镇里的大棚区、住宅区、农田等大面积被淹,损失惨重。8月25日,环球时报记者走访了纪台镇、上口镇的5个村落,以及当地最大的蔬菜物流中心,直击被洪水洗劫后的“蔬菜之乡”。

  养殖户排水多艰

  走进纪台镇的孟家村,泥泞的土路上偶尔可见散落地上的稀软的茄子。村民告诉记者,纪台镇的很多村都以大面积种植茄子为生,这次大棚茄子受灾严重,和当地的辣椒、黄瓜、丝瓜还有西红柿一样,让人“很难再指望看到今年的收成” 。

  村子里平日热闹的果蔬购销中心,如今只剩下空荡荡的塑料泡沫箱子被随意地堆砌在门口。毗邻的孟家菜市场也大门紧闭,丝毫看不见往日的鲜活气息。

  村路两侧的蔬菜棚仍然浸满积水,大量的绿色浮萍在水面蔓延开来。根茎腐烂的气味一旦凑近也非常明显,就连盖在大棚上用作蔬菜保温的棉被都被污水浸黑,在太阳下泛着刺眼的光。

  种植区的水位居高不下,几乎快要和3米半高的拱棚顶相齐平,低洼地区水面甚至几乎要没过棚顶。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菜棚往往深入地基1.5-2米,绝大部分农作物的根茎经过长时间浸泡已经全部坏死。

  然而更惨重的是由于长时间的浸水,棚墙承重的压力可能会将水泥柱压断,从而形成大面积的塌陷。

  据村民们预估,“重建一座大棚约花费十万元到二十万元不等,而这些钱足以拿来在村里盖一座新房子了。可谁会想得到,这大半辈子的积蓄,说塌就塌了。”

  “干着急,没办法,只能看着它一点一点塌陷,因为这棚里的水没地方排,也没办法排。”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

  8月26日早8时,记者致电寿光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寿光市各部委已经开始逐层部署大规模的排水抢修工作,这也是当下救灾的重点任务。但由于受灾面积较大,抢修排查工作正在逐步展开。

  饲养户忧心疫情

  相比南部的上游地带,位于下游的寿光上口镇口子老村则比上游的纪台镇则多了一层忧虑———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疫情。

  潍坊寿光上口镇口子村生猪养殖基地有养殖户86户,是当地最大的母猪繁育基地。其中,规模最大的养殖户李敬宗一共养了6000头猪,而这场洪涝灾害却带来了几乎所有猪的溺亡,据其估计的直接经济损失可能高达700万元以上。

  因洪水长时间不退,口子村养殖的鸡鸭牲畜尸体早已开始腐烂,即便相隔养殖场一公里外,空气中也已经难掩刺鼻的气味。

  记者8月25日晚8时来到口子村的养殖场,正逢当地一家养猪场在对溺亡猪做最后的清运工作。负责运输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场里原本有150余头母猪,现在仅存的也就12头左右,剩下的都先进行深埋处置或者直接拉走。这位村民说,养猪场因为这次受灾损失惨重,等牲畜全部妥善安置之后,场子可能面临关闭,工人也会遭到遣散。

  参与亡猪掩埋清理工作的王阿姨告诉记者,由于场区清理工作规模较大,养猪场特地从劳务市场雇佣他们来协助清理,仅在25日当天就差不多雇佣了30余名劳工,从早到晚整整忙活了两天才接近收尾。王阿姨表示,清理牲畜时每个人都会佩戴有防毒口罩和手套等,但一天下来还是很难躲避空气里弥漫的恶臭因子。

  截至25日,该村死亡的约25000头生猪已经基本都按国家标准进行深挖深埋的无害化处理;同时对所有有水面的区域全部喷洒足量的消毒剂。

  而上游的纪台镇因为养殖户较少,疫情风险较小,在记者走访的半天中也只碰到了两三名防疫工作者对居民家逐一喷洒消毒液。

  灾情发生后,省、潍坊市畜牧部门成立了专家工作小组,进驻寿光市现场办公,寿光也成立了溺亡畜禽无害化处理及消毒灭源工作小组,与镇(街区)一起开展工作。截至目前,全市累计动用机械1500台/次,人员8000人/次投入溺亡畜禽无害化处理和消毒灭源工作中。

  据市委宣传部消息,潍坊和寿光两市疾控人员也已部署在各个过水村开展消杀工作,对村里的大街小巷、游园、村委等公共区域以及公共厕所、垃圾堆放点等重点部位进行消杀;对各家庭户,由卫生防疫人员为其配制好消毒药液,并详细告知其消杀区域和注意事项,自行进行消杀,但确保过水区域全覆盖;对村中的老弱病残户,卫生防疫人员和志愿者上门为其清理和消杀。

  灾民们艰难自救

  据纪台镇的村民们反映,由于受灾面积较大,目前还鲜有相关部门的专业人员来蔬菜大棚引导排放积水。但在村落接壤处的小道上,确实可见装满官方救援物资(主要是抽水泵和皮水管)的小型皮卡车。

载有政府救援物资的皮卡货车 图:GT/胡雨薇载有政府救援物资的皮卡货车 图:GT/胡雨薇

  在政府有限的物资应援下,不少村民不再是坐以待毙,而是选择发起自救,想法设法将自家蔬菜棚里的水往外引流。

  记者在纪台镇丁家尧河村走访时,多次看到大棚旁被挖开一口半径长达5米左右的大圆土坑,上前一问才知道,这是村民们自制的“蓄水池”,先把棚内的水引到水池来,还要提前在挖好的土坑里铺满油脂薄膜以防渗漏,等设备齐全之后再统一运出村外,或向停在G308主干道上的大型消防车援救。

村民们自制的“蓄水池  图:GT/胡雨薇村民们自制的“蓄水池  图:GT/胡雨薇
来自山东日照的三辆消防车停靠在邻村的主干道中央 图:GT/胡雨薇来自山东日照的三辆消防车停靠在邻村的主干道中央 图:GT/胡雨薇

  308国道上的两侧分别是纪台镇的两个村落,据当地村民介绍,他们在洪灾降临之前彼此多有往来,可洪灾的突袭一下子打破了这种平衡,让两边村民都急切地着想要把自家菜棚里的水引流给对面的村子里去,这就造成了这些天来偶尔爆发在路边的小摩擦。

  丁家尧河村村民栗女士对记者坦言,“有口角也是因为心里太急,有点乱了阵脚,毕竟靠自救能力是有限的,抽水工作全靠村民自身力量还是不够的。希望尽快看到统一部署的专业化救援力量。比起各地援助的救援物资,其实现在村民们更想要的是如何快速恢复生产建设的专业指导。”

  对于目前有多少已进驻地方村落的专业指导人员,宣传部负责人表示,因为当前各部门主要人手都集中在一线救灾,尚未掌握具体的统计数字,但表示会想办法加大人员部署和协调的力度。

  对于村民们关心的后续相关补偿事宜,寿光市委宣传部回应本报称,救济金的相关事宜属于后续问题,且会牵涉各个级别多个部门,或将由市委牵头部署,由第三方机构出面评估,相关部门将会谨慎、高效地应对此事。

  但他强调,当下阶段最重要的工作还是集中在救灾排水上,“补偿工作当然很重要,但是从时间来看,眼下更重要的是救灾有序进行”。

  洪灾对全国蔬菜供应网络影响不大

  记者8月26日上午走访了位于寿光市文圣街的寿光农产品物流园,该物流园目前是中国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处在中国南菜北运、北菜南调的中心地带,从凌晨两三点开始这里就陆续有前来交易运输的商贩。

  物流园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最新统计的数据来看,相比洪灾来临之前,物流园的交易量不减反增。数据显示,物流园8月17日当日总交易额为2935吨,8月23日的交易额上升至3387吨,8月24日的交易额为3280吨,并无明显的下降趋势,反而有轻微幅度的上涨。负责人表示,当前正处于北菜南运的小高峰,也是夏秋淡季中的一个小旺季。而物流园囊括的是全国范围的蔬菜产业供应链,寿光本地的交易量仅占交易额的5%左右,影响较小。

  从蔬菜均价来看, 8月17日至8月20日的平均价格为2.48元每斤,8月21至8月24日的平均价格为2.78元每斤,期间最大涨幅为12%,负责人表示菜价波动范围属于正常。

  洪灾的影响虽然看起来并未在庞大纷杂的交易网络中留下明显的痕迹,但记者随后在走访寿光市西关农贸市场时却发现,部分菜价还是有明显涨幅,以西葫芦为例,平日里价格约0.6到0.7元每斤的西葫芦现在买到了1.4元每斤。一位菜农告诉记者:“香菜价格最近一两日虽然有轻微回落,但总体还是比之前贵多了,大水之前香菜不过十块钱左右每斤,现在差不多得二十块,进货不敢多进,买的人也少了。”

  物流园内一位种苗商贩告诉记者,很多反季节蔬菜的种苗最近也供不应求,很多村民寄希望于受灾较轻地段的种植区,希望尽快晾干土壤以便抓住“最后机会”重新播种。“反季节菜的播种再晚十多天也就过了适种时节,好多村民来我这边一面求种子,一面烧香求退水,今年能不能有收成,全指望最后这些天了。”

  文/图:环球时报记者 胡雨薇

责任编辑:刘光博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