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被男友施暴致死 几度想分手未果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被男友施暴致死 几度想分手未果
2018年09月13日 09:33 重庆晨报

  原标题:四川广安女副区长黎永兰被男友施暴致死

四川广安市广安区政府副区长黎永兰生前照片。图片来源/广安市政协官方网站。四川广安市广安区政府副区长黎永兰生前照片。图片来源/广安市政协官方网站。

  黎永兰,女,1976年4月生,九三学社成员,曾任四川广安市政协常委,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分管科教文卫等方面工作。2017年10月22日晚,黎永兰被男友林雪川袭击后重伤入院抢救。2017年10月27日,黎永兰因颅脑重度损伤,抢救无效死亡。

  上游新闻记者(爆料微信号:shangyounews)了解到,黎永兰的男友林雪川涉嫌杀害了这位时年41岁的女副区长,事发后林雪川还一度谎称黎永兰是自己摔倒,直到4天以后才向警方坦白了案情。

  林雪川归案后,黎永兰的家人才发现,至少从2015年开始,副区长黎永兰就长期生活在男友的暴力阴影下,几度试图分手未果。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8年9月21日开庭审理此案。

2017年6月10日,广安区政府副区长黎永兰“畅享院坝 欢乐农家”大赛上向先进示范户赠送摄影家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  2017年6月10日,广安区政府副区长黎永兰“畅享院坝 欢乐农家”大赛上向先进示范户赠送摄影家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

  女副区长的最后120小时

  2017年10月22日,上午8:00。

  同居近三年的情侣黎永兰和林雪川起床后,一直在争吵。

  黎永兰的母亲李玉(化名)发现,以往都是晚上洗头的黎永兰居然在早上洗头了。李玉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她看到黎永兰洗头发的泡沫里有血迹。

  吵架以及反常的洗头发,母亲李玉看在眼里,也不好说些什么。

  李玉煮了红薯稀饭,招呼黎永兰吃早饭。黎永兰说,要到学校视察,公务繁忙,且已经有车在楼下等着了。说话间,头发未干的黎永兰向门口走去。

  这时,李玉听到林雪川从房间里边骂边走出来,“黎永兰,老子要弄死你”。着急出门的黎永兰没有理会林雪川,径直出了门。

  黎永兰的母亲李玉听到林雪川对女儿的叫嚣,忍不住回了几句。

  哪曾想,黎永兰在2017年10月22日早上出门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黎永兰曾担任副区长的四川广安市广安区政府。摄影/胡磊 黎永兰曾担任副区长的四川广安市广安区政府。摄影/胡磊

  2017年10月22日,晚10时许。

  黎永兰和几个同事一起在广安鼎虹歌城唱歌娱乐,林雪川来到KTV包房,敬了黎永兰同事几杯酒,打招呼后便走了。

  据林雪川事后的供述,黎永兰和林雪川出了KTV大门之后,黎永兰说林雪川“怎么才喝了两个就喝不得了”。一来二去之间,两人便争执了起来。

  林雪川在广安当地经营了数家公司,涵盖了水业、建筑、物流、旅游开发等多个行业,但效益一直不好,欠债上千万元。

  黎永兰在争执中,提到了林雪川失败的生意,这似乎激怒了林雪川。

  在林雪川和黎永兰争执的过程中,一名过路的出租车司机说,他看见后来被证实为林雪川的男子从背后推搡黎永兰,黎踉踉跄跄的走到出租车跟前,黎永兰向出租车司机求助,“快点打110,要打死人了”。

  出租车司机以为夫妻吵架,便驾车离开,同时也拨打了110报警。当地警察约10分钟后来到了现场,但林雪川和黎永兰已离开现场。

  林雪川曾透露,当时他提出两个人一起跳河自尽,首先把黎永兰的手机往地上砸坏,并把黎永兰白色的手提包也随意丢在路边,拖着黎永兰往西溪河边走过去。

  林雪川和黎永兰走向西溪河的过程中,黎永兰多次表示不愿意和他一起跳河,但林雪川坚持拖着黎永兰往河边走过去,黎永兰拼命呼救。

  在距离鼎虹歌城以北1.2公里外的南城印象小区门口,黎永兰向路过的罗先生求助帮忙报警。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个渠道证实,当晚,路人罗先生曾被黎永兰求助。罗先生表示,后来被证实为黎永兰的女子曾在南城印象小区门口,拉着他的手求助,反复说“我老公要杀我”,林雪川则表示“快点走哦,别个也有事情”。

  路边火锅店的老板也说,当晚10点过左右,看到了一男一女在大街上争执并呼救。

  黎永兰被林雪川试图拖往河边的过程中,至少有包括出租车司机、市民罗先生、沿路商户在内的三拨人看到了这一情况,出租车司机还拨打了110报警。遗憾的是,这些都没有能改变41岁的副区长黎永兰被重伤致死的事实。

  林雪川表示,自己抓着黎永兰继续往河边走去,在走了一段路之后,黎永兰咬了林雪川的左大臂,林雪川于是顺势左右手一起往黎永兰的头上打去,黎永兰就往后面倒下,脑部着地。

  根据林雪川的说法,黎永兰倒下之后,左边耳朵就流血出来了,嘴里也吐白沫,他自己也吓倒了。林雪川将倒地的黎永兰通过出租车送到了广安市人民医院。

  2017年10月22日,晚11点15分。

  黎永兰被林雪川送到了广安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当时入院的黎永兰鼻子、头发上都有血迹,医护人员询问黎永兰相关情况,均没得到回应。知情人士介绍说,黎永兰当时被送往医院的时候,身上除了血污之外,没有明显的伤口,医生判断是颅脑损伤,于是立即进行安排了开颅手术。

  林雪川此时对院方介绍说,黎永兰是因喝酒后自己不慎摔伤的。

  2017年10月23日傍晚18:00,黎永兰自主呼吸消失,血压靠大剂量升压药物维持。医院邀请了权威专家进行了会诊,得出了结论是病情危重,自主呼吸基本无法恢复。

  4天后的10月27日8:20,黎永兰心率下降到34次/分,院方开始抢救。8:27,黎永兰自主心跳停止。8:57分,广安市人民医院确认黎永兰临床死亡。

  2017年11月1日,黎永兰的尸检报告出炉:黎永兰的头部骨折,硬膜下有血肿,脑组织广泛挫伤,头部损伤是其致命伤。黎永兰因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2016年11月,新一届广安区政府班子成员合影,右为黎永兰。图片来源/广安区政府网站 2016年11月,新一届广安区政府班子成员合影,右为黎永兰。图片来源/广安区政府网站

  黎永兰:从老师到工作能力突出的副区长

  黎永兰殁年41岁,去世时任广安市广安区政府副区长,主管科教文卫等工作。据介绍,黎永兰在去世前刚刚明确了正处级待遇,还没有来得及落实,就突遭横祸。

  黎永兰毕业于广安当地的师范院校,1993年毕业后在广安市观阁镇的中学当老师。

  据知情人回忆,黎永兰的教学成绩优异,她所带班级在广安名列前茅。2003年,黎永兰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告别讲台成为了一名公务员,先后在广安大有乡、龙台镇等地担任了副乡长、镇长等职务,“工作很有一套”。

  2008年,黎永兰担任广安区监察局副局长、广安市广安区招投标监督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等职,2015年3月升任广安区林业局局长。

  2016年8月,在广安区人大会议上,黎永兰当选为广安区唯一的女性副区长,主要负责科教、文化、卫生等工作。在广安区政府的官网上,现在仍然可以看到黎永兰在任时调研、开会、陪同上级检查的新闻。

  她的前同事评价说,黎永兰工作能力较为突出,能够统筹协调各方面的关系,上级组织部门对她较为认可。

  除了广安区副区长的职务以外,黎永兰还是政协广安市第五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从提案记录来看,黎永兰的提案都和基层群众相关,如《关于加快推进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建设的建议》、《关于强力推进产业扶贫的建议》等,提案内容集中在她较为熟悉的科教、文体方面。

  和顺畅的仕途相比,黎永兰的情感经历就有些坎坷。

  黎永兰有过一次婚姻经历,和前夫育有一女,2010年离婚。对于第一次失败的婚姻,黎永兰认为是家里人有过多的介入,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局面。正是这个原因,黎永兰的父母和其家里人对于她离婚后的感情生活也不好多加介入。

  “我就说他们(林雪川和黎永兰)两个应该分开的,我又不好说的。”黎永兰母亲懊悔地对上游新闻记者说。黎永兰在2014年的时候将林雪川介绍给了家人认识,黎家人普遍对这个男人不满意。

被控故意伤害罪的犯罪嫌疑人林雪川。图片翻拍/胡磊被控故意伤害罪的犯罪嫌疑人林雪川。图片翻拍/胡磊

  林雪川:有家暴史登上媒体的慈善企业家

  林雪川和黎永兰相遇于2012年。在他们共同的老师组织的一次饭局中,两人相识,闲聊中才发现两人都是观阁镇当地中学的校友。

  和黎永兰一直在广安发展不同的是,林雪川去过广东东莞等地谋生,之后才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回到广安。

  多位熟悉林雪川情况的知情人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林雪川初中毕业后在观阁镇当地的邮电部门送报纸,开始时工作较为认真。但不久之后,林雪川利用送报纸的机会,以帮村民取邮政汇款为由,多次偷窃村民从省外汇回家乡的款项。被村民发现之后,林雪川前往广东打工,因数额不大,警方也未予追究。

  林雪川在广东东莞大朗从事贸易加工产业。根据广安当地媒体报道林雪川事迹的相关内容显示,林雪川在广东从一名毛织工人做起,在掌握了技术和管理流程之后,在广东创办了服装品牌“依哥弟”,“林雪川从一个打工仔摇身一变,成为拥有五六十号工人,年产值300多万元的毛织厂老板,走上了属于自己的创业之路。” 

  2011年,林雪川终于在家乡将黄莲丫水厂建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老板。熟悉林雪川的人说,他是一个善于包装自己的人,互联网上现在仍然可以看到大量当地媒体对于林雪川在环保、教育、慈善等方面的报道,给家乡修村道、捐资助学、鼓励当地中小学生爱护环境等等。

  林雪川的努力失败了。

  当地人知道林雪川是一个有家庭暴力史的人。知情者透露,林雪川至少有过两段婚姻,两任妻子都为他生了孩子。林雪川的第一任妻子在为他生下了孩子之后,就因受不了林的打骂而离开,留下儿子给林雪川抚养。林雪川在东莞认识了一个湖南女孩并结婚。林雪川在东莞的邻居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他们经常看见或者听见林雪川殴打自己的妻子。邻居们说,林雪川最为严重的一次家暴,是将当时约五六岁的儿子打住进了医院。很快,林雪川和第二任妻子也分道扬镳。

2017年11月,广安区法院调解的林雪川需返还黎永兰继承人借款85万元及利息。摄影/胡磊2017年11月,广安区法院调解的林雪川需返还黎永兰继承人借款85万元及利息。摄影/胡磊

  “我认识你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林雪川的水业公司从2011年建立之后,经济效益一直不怎么理想。在和黎永兰确立了情侣关系之后,林雪川多次通过黎永兰向黎的家人借款。

  黎永兰的母亲李玉说,自己和丈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开始在当地经商,从事建材等方面的生意,家庭条件较好。对于黎永兰这个女儿,相较于另外两个儿子他们也更为关爱,所以每当黎永兰提出借款的请求,他们都会尽量满足。

  在黎永兰出事之后,黎永兰的父母就林雪川借款一事将他告上了法庭,仅经过法院确认的向黎家借款的金额就有146.5万。李玉说,这146.5万还是有凭据的并通过法院确认了的,剩下的还有许多借款连收据都没有。

  林雪川除了借款之外,黎永兰的工资、奖金等收入被林雪川控制,黎永兰平时只能拿到一个月约2000块的生活费。

  黎永兰母亲李玉愤恨的说,自己的女儿还是一个副区长,但平日里穿的衣服都是淘宝上买的几十块的平价货,遇到重大场合才舍得穿一件几百块钱的好衣服,生活品质连刚毕业的大学生都不如。

  黎永兰的家人在出事之后才知道,黎永兰长期生活在林雪川的暴力阴影中,“分手”成为了黎永兰不能完成的任务。

  据黎永兰的生前好友透露,黎永兰和林雪川2012年认识之后,林雪川提出交往,但黎一直以阅历、层次相差太大等为由拒绝。直到2013年,林雪川以“无耻的非法手段”逼迫黎永兰和他确认了恋爱关系。

  上游新闻记者(全国爆料热线:M17702387875@163.com)获得的三段黎永兰和林雪川在2017年5月13日的通话录音显示,黎永兰多次要求 “好聚好散”结束两人的关系,甚至说出了“你一分钱都不还,我再给你一百万,我们就分手吧”。但林雪川不同意分手,“分手后我要杀你全家,我要你活不过三天““我就是要你死”“我动你一下,你家头一家人都要死完”等。

  黎永兰的多位朋友证实,2015年元旦,在广安当地一家餐馆中,林雪川当着黎永兰多位亲人的面将黎永兰打伤,多人劝阻无果,黎永兰一位朋友也被打伤,眼睛肿了一个月。据黎永兰母亲李玉说,这次林雪川的施暴造成了黎永兰住院并被院方下了病危通知书,也直到这时,家里人才知道黎永兰和林雪川的关系如此的危险。

  广安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对林雪川提起了公诉,黎永兰的家属对此并不认可。黎永兰家属认为,林雪川对黎永兰的施暴从2015年开始就有据可查,多次反复对黎永兰进行殴打,性质恶劣。同时,林雪川至少从2017年开始就明确的对黎永兰发出了死亡威胁,这是有预谋的行为。

  其次,2017年10月22日林雪川对黎永兰施暴之后,无论是对医院的护士、黎永兰的工作单位广安区政府、黎永兰的家属,都谎称是黎永兰喝醉酒之后自己滑倒摔伤的,根本没有告知实情。直到10月25日,黎永兰的家属发现情况有异常之后报警,警方将林雪川挡获之后,他才说出了施暴的详情。

  黎永兰母亲李玉说,林雪川在事后第一时间隐瞒了真相,试图以意外来掩饰故意,这是不悔罪的表现,从事发到被抓,三天的空档时间,林雪川也有机会将不利的证据毁灭,这都应该罪加一等。

  “我认识你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黎永兰曾在电话中对林雪川说的这句话,一语成谶。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胡磊

责任编辑:张申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