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ne Westwood眼中的世界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22日18:01 外滩画报
VivienneWestwood眼中的世界
Vivienne Westwood

VivienneWestwood眼中的世界
Vivienne Westwood 眼中的世界

  “我喜欢把衣服变得简单”

  “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 一向言论大胆,行事出位。最近在接受i-D杂志采访时,这位老太太又大开话匣,从流行音乐到宗教信仰再到执政当局统统被她骂了个够。相对她的设计而言,她这种反叛精神反倒更加深入人心。在2007 年1 月15 日开始的香港时装周上,著名香港本土设计师邓达智也谈到了“西太后”之风是如何“东渐”,因而深深影响了他在时尚圈的处世态度。

  文/ 项珏 图/ Nancy Coste

  她是时尚王国的女王,也是最有才气但行为古怪的大师。她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在以下无法无天的采访中,从外套到自由到布莱尔首相又或者洋葱浓汤,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 和我们无所不谈。

  关于时尚

  我喜欢把衣服变得简单,越简单越好,所以它们看上去往往就是一个长方形或者就是一件T 恤衫。我最钟爱的是斗篷。我喜欢就这样将斗篷围在脖颈上,我觉得这再好不过了。试试!

  关于流行音乐

  我对此丝毫不感兴趣。我非常讨厌这样的噪音污染。通常我出去都是骑单车或者搭

出租车,有的时候也会坐地铁。但我无法忍受出租车里放的音乐。我觉得这真是太可怕了。如果你在某个地方吃饭,而那里正放着音乐,你就几乎没有办法交谈了。

  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住在纽约,朋友带我去了一个非常新潮的餐馆。

名模Ivana Trump 刚好也在那里,她非常迷人,但我们还是马上离开了,因为那里竟然也放着音乐。我们一路逃走,而他们在后面大叫:“回来啊,快回来!”太吵了,太可怕了。

  关于节食

  最近我确实有

减肥的想法,我觉得自己比起二三十年前重了。其实要变得苗条些并不难,我正准备着称一下自己,然后开始减肥。

  现在我已经有一天半没吃东西了,所以其实我已经瘦下去一些了。我没有什么毅力,如果我早上就开始吃东西,就会一整天停不下来。有的时候,我会吃块黑麦饼干,有的时候,我什么都不吃。今天我买了一袋西洋芽菜,如果我觉得饿了,我会把它拌着橄榄油来吃。我想我在晚上吃的东西要比白天多。

  关于洋葱汤

  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洋葱切成片,在出门之前用最小的火煮着,等你再回到家里的时候,你可以往汤里面再放一些先前切好的剩下的洋葱片,再加点芝士。这实在是非常美味。我每天晚上都会煮点儿不一样的东西。

  关于上帝

  我觉得所谓的宗教信仰简直就是场灾难。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托尼·布莱尔完全就是个白痴。“让我成为一名改革者,我能拯救世界。”这想必就是他做事的准则。我真不明白他怎么能够受得了自己。

  凭着信仰自我膨胀起来是非常可怕的。所有的关于信仰的书籍都是虚构的—从没有摩西存在过,他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就像鲁宾逊那样。这些都是假的,而非真实的。

  关于物质与消费

  我并没有说不要消费—而是说少买一点。我也并不是说完全不能去迪斯科俱乐部,而是说少去一点。你可以去做些其他的事情,思考一下怎样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在英国著名记者Jonathan Dimbleby 的电台节目里,一个女孩子提出这样的问题:“什么是文化,怎样才能了解它?”没有人能够回答,因为没人懂得什么是文化。

  关于为自由而战

  没有自由和公正就提不上文化。这也是为什么当一个人被误囚时,你需要站出来反击。人们应该发挥自己的潜能去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完成自己最终的目标,当有人想要从他们手中夺走属于他们自己的生命和自由的时候,那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这正是为了真正的文明而战。

  我一直以来都为那些被误囚的人而战,为他们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而战。据我们所知,这些人甚至没有经过公正的审讯就被拘捕起来了,而他们仅仅被告知自己的罪因是恐怖分子嫌疑犯。到如今,这竟然演变成了彻底的软禁—这些人的处境非常可怕。

  关于布莱尔首相

  他只会继续造成损害。如果他不存在,那么多无辜的人就不会死去。在我看来,他简直就是个恶魔。玛格丽特·撒切尔决不会这样做。我曾经是名教师。我比布莱尔大出12 岁,我敢说他在学校里一定是个自我膨胀的马屁精。

  关于超级模特

  有一次,Jerry Hall 在后台候场,她往自己身上喷了一些香水—你能够想象吗? 她对我说:“我能赤着脚上场吗?”她希望能够把鞋子踢掉。我的丈夫Andreas 非常喜爱Naomi,他称她的走台是“世纪之步”。他认为Naomi 就是女神,是上帝的宠儿——而Naomi 确实如此。

  我们也非常欣赏Linda Evangelista,她对衣服有着很好的悟性。她非常关注设计师的想法,也的确能够明白这些想法。有一次,我们用了一个非常极端的妆容,她看到有个人在乱动,破坏了妆容,就当即谴责她说“: 你别这样乱弄,赶快回去让化妆师重新补一下。”而有一次,Linda 一直等了我半个小时,只为了对我说声谢谢—当时我甚至没有意识到她是在等我。

  关于谁来执政

  我认为这就取决于人民和领导者本身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让维珍集团的理查德·布兰森来当首相。如果他不用继续同时兼顾着他的生意,他一定能做得非常出色。Bono 一定能替代Hilary Benn 胜任国际发展部国务大臣的工作。

  我会让《独立报》记者Robert Fisk来做外交联邦大臣,而人权团体Liberty的现任主席Shami Chakrabarti 来管理民政事务,导演Neil McGregor 管文化,Noreena Hertz 教授则担任总理。这些人一定会马上废除软禁、恢复人身保护权,因为这些人有着最起码的良知和判断。

  关于电视

  尽管我从不去电影院,但有的时候,我也会看看电视新闻—看电视和去电影院都是很被动的体验,这完全不像是在剧院,在那里你可以想想东西。我从电视上看到帝国大厦倒下,也看到马丁·巴舍尔就迈克尔·杰克逊猥亵男童事件对他所作的采访。其他的我就没有看到多少了,除了去年圣诞节我丈夫Andreas 在看的音乐剧,我也看了一点。

  关于女爵士的头衔

  有的时候,这个头衔也会有些震慑作用,就好比在为反恐事业做些什么的时候,他们会称呼我Vivienne 爵士,但我宁愿人们叫我Vivienne 或者Vivienne小姐。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