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11月5日,日军入侵浙江,台州温岭青年服务团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11月5日,日军入侵浙江,台州温岭青年服务团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潘国平等将诉状提交至省高院 潘国平等将诉状提交至省高院
潘国平(右四)和几位“温岭惨案”受害人代表。 潘国平(右四)和几位“温岭惨案”受害人代表。

  74年前,日军入侵温岭酿成惨案

  77名受害者昨起诉日本政府

  要求登报道歉,并赔偿每户200万元

  鉴于到日本法院起诉容易遭到刁难,这次将通过省高院提起国际诉讼

  本报驻台州记者 陈栋 文/摄

  1941年4月24日(农历3月28日),日军入侵温岭松门、淋川等地,烧毁民房及庙宇2300多间,杀死无辜群众40多人,酿成“温岭惨案”。

  时隔74年,昨天,经历“温岭惨案”仍在世的77名受害人,在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专家潘国平的协助下,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日本政府,要求登报道歉,并索赔每户200万元。

  省高院工作人员

  加班加点受理诉请

  昨天上午十点多,潘国平陪同两名“温岭惨案”受害者代表,来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两位受害者代表拿着厚厚的文件,上面记载着日军当年在温岭犯下的累累罪行。

  因一路堵车,潘国平他们从台州赶到省高院时,已是昨天中午,省高院就要午休。

  “省高院非常重视,当即接收了材料和诉讼请求,并开始整理材料。一直到午饭时间,几名工作人员依然在加班加点,这让我很感动。”潘国平说。

  省高院的工作人员表示,会尽快将相关情况向上级部门汇报。

  潘国平透露,受害者们有两个要求,一是要日本方面登报向受害者道歉,再者是要求日本向77个受害人家庭赔偿200万元(起诉的77位受害者,代表77个家庭)。

  高龄的受害者们忘不了

  日军在温岭犯下的罪行

  为了这次诉讼,潘国平做了许多准备工作。他一次次从重庆赶到台州取证。

  潘国平是椒江人,现在是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教授、军事法研究所负责人。他1995起关注我国民间对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所犯罪行的索赔行动,曾参与过南京大屠杀受害者对日索赔起诉等行动。

  在与温岭惨案77名受害人接触中,潘国平记下每个人的悲惨经历,“听到当年的这些事情,我很愤怒,我决定要尽自己努力帮他们打这场官司”。

  潘国平随口就讲了好几位受害者的经历:

  今年90岁的许铭,当年才16岁。他回忆,日本人杀到温岭淋川时,他和家人已逃出来。三天后,日本人走了,他们回家一看,哪里还有家啊,大片的房子都烧毁了,到处都是焦炭。

  曾合满当年只有5岁。日军来之前,父母带着他逃跑到街对面的山里,后来就看到淋头街上火光冲天。等日军走后,曾合满一家回来发现,全部家当已付之一炬。就剩了些烧焦的米,当时没东西吃,曾合满的父亲就拿这些米煮饭吃,不料因此患上肠胃病去世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日子极为艰难。

  潘明高老人当年7岁。他说,日本人见人就开枪打,把一个人的腿都打断了。还有一个老乡被日本人抓住,然后被反锁在房子里活活烧死。

  据统计,日军烧毁温岭松门镇民房及庙宇500多间,烧掉了淋川全镇房屋1800多间,造成2300多户家庭流离失所,6000人无家可归。

  由于家园被烧毁,很多人不得不流浪他乡,乞讨为生。

  “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我会努力利用法律武器,为当年的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潘国平一字一句地说。

  通过国内法院起诉日本政府

  一样困难重重

  潘国平称,日本政府长期掩饰和逃避战争责任的态度,让人激愤,“我觉得运用法律武器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以民间方式追究日方侵略罪责,捍卫受害同胞正当权益并敦促日方真正反省。”

  但他知道,要打赢这场官司困难重重。起诉日本政府,主要有两条路:一条是到日本当地法院起诉,但会遭受法院的百般刁难。

  “日本当地法院对于中国人的此类诉讼申请,倒也不是不受理,态度也很热情客气,但他们会提出许多证人证物方面的要求,而这些证物往往都是你不可能拿出来的,再加上你在日本那边吃住的开支很大,一拖再拖你也耗不起,只能不了了之。”

  另一条路,是通过国内法院提起国际诉讼,一样难度很大。

  “在过去我国民间对日索赔的多个案例中,日方法院惯以‘中日联合声明放弃赔款’、‘国家无答责’(主权豁免)、‘时效失效’等理由驳回诉讼请求。”潘国平表示,日本政府这般“耍无赖”让很多这样官司有始无终,官司拖着拖着就不了了之。

  其实,日方的这些理由是没有国际法依据的。

  “中日联合声明放弃的是政府对日索赔权,不是公民对日的索赔权,任何政府无权代替公民放弃民事权利。根据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豁免》及习惯国际法,日本政府的战争罪行属于大规模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不应享有主权豁免!”

  基于上述理由,潘国平认为,日本政府作为侵华战争的罪犯,对于包括本案在内的全部战争罪行,理应承担全部责任,理应深刻反省、真诚道歉,并合理赔偿。

  “温岭同胞就‘温岭惨案’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这一举动对于今后类似事件,以及对日方战争责任的法律追究模式形成,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当记者问到对这次诉讼的信心时,潘国平底气十足:“我们没有理由输,我们必须赢,一定要赢。”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四十年后重启特赦意义何在?

我国时隔四十年后重启特赦制度而实施的此次特赦,其中蕴含的“政治意义和法治意义”值得认真体味,不应囿于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这一特殊的时段,而应基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视野,持续予以关注和研究。

有一些检查叫走后就发生事故

当全国媒体与网友的目光聚集在天津之时,淄博的这起化工厂爆炸事故很难再有强烈的反响。可是,小事故也是事故,如果说天津爆炸事故撕掉了生产安全的底裤,则淄博润兴化工厂爆炸事故也可以管中窥豹,并成为反面教材。

哄抢苹果的农民为何如此无情

其实如果我们走进这些村民内心世界,或许他们会觉得自己才是真正朴素的一族。他们或许觉得拦路抢劫是丑陋的,或许觉得偷窃其他村民的东西才是丑陋的。他们也有同情心,他们或许会为村里哪户人家遭遇不幸而慷慨解囊,但他们的同情心则止步于陌生人。

白种黄种人都应为苏炳添鼓掌

在本届田径世锦赛上,苏炳添闯进百米决赛,着实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他不但创造了黄种人首次闯入世锦赛决赛的历史,而且是决赛跑道上唯一一位非尼格罗人种运动员。尽管苏炳添没能战胜博尔特、加特林和盖伊,但他依然是一个伟大的例外。

  • 一个价值5000元的书包为什么那么火
  • 京津冀三地新定位将带来什么
  • 现代战争打响为何首要争夺制空权
  • 愿刘慈欣的《三体》获奖成为转折点
  • 張智霖:做演员的我只是颗旗子
  • 如何走出男人逃女人追的怪圈?
  • 中国中产以上家庭青睐的旅游方式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