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安康救助站。 陕西安康救助站。

  华商报安康讯 (记者 陈思存 实习生李 生超) 曾宣称24小时有人值守的安康市救助管理站,7月9日凌晨却发生一起恶性案件,一名李姓被救助者在救助站里打死了另外一名被救助者。而记者采访时,安康市救助管理站试图隐瞒此事。

  知情者:救助站内一人被打死

  “这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呢?”有知情人士向华商报安康记者站爆料称,位于安康市汉滨区马坡岭观星村的安康市救助管理站内,一名被救助者打死了另外一名被救助者,因事发凌晨且内部要求严格保密,具体原因和死者姓名并不清楚。

  针对此事,华商报记者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调查走访。

  嫌疑人7月下旬已被批捕 并做精神鉴定

  因该事件被安康市救助管理站及相关部门严格保密,华商报记者的调查颇费周折。在今年8月份的一天,华商报记者多方辗转终于找到一位该案的知情者。

  该知情人士介绍,今年7月9日凌晨,安康市救助管理站内,二十七八岁的四川籍被救助者李某突然行凶,将安康宁陕籍的被救助者张某打死。

  针对死者张某年龄,该知情人士称,经查,死者张某今年70多岁,系宁陕县退休干部;但华商报记者随后获悉,安康市救助管理站在事发后,给另一部门提供的信息显示,死者年龄为41岁。

  在随后调查中,华商报记者获悉,犯罪嫌疑人李某于今年7月下旬已被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并按相关法律程序,对其做精神司法鉴定。

  相关登记簿不翼而飞 其他日期的都能查到

  10月25日上午10时,华商报记者来到安康市救助管理站,该站办公室负责人翁伟称,根据站内规定和流程,所有进站被救助者或求助者,进门第一关就是通过安检门,然后在门口保安室做登记,包括年龄、姓名、性别等详细信息。

  针对华商报记者提出能否查看一下今年7月份的登记记录时,翁伟称,登记记录仅保存一个月,其他月份肯定查不到。

  当华商报记者快速下楼进入保安室时,发现室内保安正准备将厚厚一摞登记簿转移。记者随后电话联系安康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刘世林,其通知翁伟和华商报记者一起 查看。在这摞登记簿中,华商报记者看到了2013年至2015年7月2日以及2015年9月至今的登记记录,唯独缺失7月2日之后到8月底、有死者张某和 犯罪嫌疑人李某登记信息的那一本。该登记簿在哪里?保安不说话看着翁伟,翁伟支支吾吾不知所云。

  救助信息是否上网 救助站说法前后矛盾

  翁伟之前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按照流程,被救助者或者求助者在保安室安检后,要进入登记室,由站内工作人员对其信息进行详细登记,并上网将其信息录入民政部网站,按照要求对其实施买返程票、护送回家等救助措施。

  但当翁伟将华商报记者带入其所说的救助大厅时,里面工作人员竟称,10月12日以前的信息不上网,电脑也不登记,要查资料就得去档案室。

  就此,华商报记者再次询问翁伟,其又改口称,以前民政部门的救助系统不稳定,他们放弃使用了。

  站长不做正面回应 要等司法机关调查结果

  那么死者张某和嫌疑人李某当初是怎么来的?命案发生的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在这个对外宣布24小时有人值守的救助站,当晚的值班人员和值班领导又在哪里?

  翁伟称,因为每天接送人比较多,会出现遗忘的情况,具体的业务需要询问该站主管业务的副站长刘涛。

  10月25日晚6时许,安康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刘涛称,需要征得站长刘世林的同意,才能接受采访。

  针对那本有死者和嫌疑人进门信息的登记簿为何缺失的问题,站长刘世林在接受华商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公安机关当初拿走后,是否归还回来还不清楚。

  在电话中,面对记者关于“24小时有人值班的救助站为何会发生这种惨剧?救助站是否存在失职问题?是否应该有人为此负责?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等问题,刘世林并没有正面回应,他只是表示,目前此案司法机关正在调查中,具体详细情况得等司法机关调查结果。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别错愕月住宿费2万养老成本

钱理群入住高档养老社区的个案揭橥了一点,即养老院并非人们惯常认为的那样,那是生命的最后驿站,只能静候死神的到来,不是的,老人们完全可以像钱理群那样,将养老院当作自己的新家。

拯救中国经济要小放水真减税

还稳健吗?显然不大像了。从连续的降息、降准,再到信贷质押再贷款,央行政策宽松已是呼之欲出。只是稳健是一面旗帜,宽松有诸多弊端。于是,情况就变得很具有中国特色:表面上,稳健的大旗必须要高举;实际上,宽松的动作,决不能少做。

双降消息未泄,金融反腐见效

总结今天的四则新闻,它们共同构画了当下中国的一副图景——经济为了保持较高速度,正在试图成功驾驭高难度杂技,收割利益的人也有被收割到无路可逃的时候,而围观者们,总不嫌事儿大,觉得每一个人的倒下都不值得同情……

民主党派为何被当成修水管的

一说参政议政,圈内人士就知道你是民主党派,但社会上许多人只知道中国共产党,并不知道有民主党派,你得费一番口舌去解释,解释完了,他们还要惋惜地反问一句,“你条件不错,怎么不加入中共啊?”言外之意,我误入了歧途。

  • 侯虹斌:“低收入者合娶老婆”太雷人
  • 刘思敏:全部网络售票不可操之过急
  • 古代的那些名人是如何玩转自媒体的
  • "连译带改"的翻译为什么不可提倡?
  • 看过那么多烂片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 晚睡姐姐:离婚后恨过才能真正解脱
  • 去青岛旅游你不知的另一面(图)
  • 0